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花火杂志 > 2014花火杂志 > 正文

樱花落海洋2(二)

来源:未知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8-01-15

  上期回顾:

  曾经的少年远走异国,两年换了三座城市,南澄也努力地追寻他到过的每一个地方。

  两年后他终于回来,被总公司派回国内任大中华区负责人,在新闻发布会现场和南澄再遇。可他却当作不认识她,轻巧又快速地推开了南澄。

  她坐在昏黄的灯下,嗅到来自男生外套的淡淡香气,但令她失落的是,那已经不是她所熟悉的味道了。

  有时候再往前一步的靠近,是离别的开始。

  6.往昔的野玫瑰少女

  “我打开门用力抱住山口,然后发挥我高超的吻技把他亲的昏头昏脑的,然后告诉他:ごめんなさい(对不起),原谅我,永远永远不要再等我了。”苡米说,“那个吻呀,就像动外科手术要开胸破肚前打得麻药,我先给山口点甜头,然后再往他心口用力插上一刀!我当时都没敢看他就跑了,现在想想,我就是个怂包啊。”

  “你回国为什么不立刻联系我,害我以为你真的当日本主妇去了。”这个问题南澄想问很久了。

  “妈呀,我哪好意思啊?当初说得信誓旦旦,结果没两天就灰头土脸地回来了,之前的工作也丢了,我都不知道怎么面对你还有我爸妈。”

  苡米回国后恍恍惚惚过了三个月,直到她租的房子到期,付不出房租才给南澄电话,请求支援。

  “你和我讲什么面子?以后不许这样了。”南澄拍了她一下。

  “别动……哎呀,你害我眼线画歪了!”苡米出门前匆忙没有化妆,此刻正对着南澄家的落地镜描眼线。

  “等下还有约会吗?”南澄问道。

  “没有啊。”苡米擦掉画歪的眼线,又将眼尾妖娆地勾起来,“没有约会也要化妆,时刻保持美丽是身为女人的职责啊,况且我又不知道我的真命天子会在哪个拐角出现。你不知道日本那些欧巴桑,都一把年纪了,但是个个出门都化妆,就算只是出去倒个垃圾也打扮的像是要去走T台……一开始我也觉得她们也太装了,活得太累了吧?可是回国后看到大街上穿着睡衣拖鞋逛街,不穿内衣胸垂到肚脐眼上的妇女,突然觉得日本阿姨们好值得尊敬。”

  苡米说得犀利刻薄,但也不无道理,南澄不禁莞尔。

  苡米最后涂上口红,抿了抿唇说:“好啦,出门吃饭去吧。我新发现一家很好吃的港式茶餐厅……或许还会有一场意外的‘邂逅’。”

  起初南澄以为苡米说的“邂逅”只是句玩笑话,直到她看到司徒美娜,才明白原来她意有所指。

  那是一家港式茶餐厅,她们点单后在靠窗的位置坐下,没过多久,南澄就看到有个女人提着垃圾袋从楼道里出来。

  她穿着宽松变形的白色大T恤,牛仔裤,脚上踩一双廉价的塑料拖鞋,长发胡乱地在脑后扎成一个髻,黄色和黑色的发束间杂,显出许久未曾打理的毛糙质感。

  她将垃圾丢入街边的垃圾桶,因为路过的男人多看了她两眼便戳着手指头当街大骂,对方已经走出很远,她依旧骂骂咧咧,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直到那女人皱着眉头过街,正脸朝向南澄这边,她才惊讶地发现这个状若疯癫的女人竟然就是曾经风情美艳的司徒美娜!

  “她怎么……”

  “很惊讶吧?”苡米说,“她大约是年前搬到这一区的,我在这里看到过她两三次,每次都被狠狠SHOCK到。”

  司徒美娜径直朝她们所在的茶餐厅走来,她要了一份外卖,坐在门口的位置等。南澄一直看着她,司徒美娜有所感应回过头来对望,然后她张嘴做了某句脏话的口型,接着像恶作剧得逞的小孩那般没心没肺地笑起来。

  她好像没有认出南澄,只当她是奇怪的路人。而南澄近看,才发现眼前的司徒美娜与两年前她们最后一次见面时的样子相去甚远。

  两年前她青春正盛,像一枝怒放的野玫瑰,美艳带刺,只不过短短两年,她光洁的皮肤变得蜡黄松弛,黑眼圈浓重,看起来像是老了二十岁。

  南澄不知道这两年间司徒美娜身上发生了什么,但料想她如今的惨状和她去台湾后发生的事情分不开。

  雷诺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南澄不忍细想,也无法想象——她经历的事也不算少,但到底生活圈子单纯,世间种种丑恶多数只是听说,未曾真正亲历面对。

  司徒美娜拿了外卖就往外走,茶餐厅老板用带着浓重粤语腔的普通话喊她买单:“小姐,你还唔结账。”

  “一起吧老板。”南澄站在柜台边,看着司徒美娜的背影心里觉得惶惶的。

  她对苡米唏嘘道:“人生无常,你看她以前多嚣张风光,现在落得疯疯癫癫,孑然一身的下场。我曾经恨过她对我做的事,但看到她现在这样还是会觉得难过。”

  或许想起那些浪掷青春的曾经以及不愉快的过往,苡米突然感怀自身,低声说:“我多怕我以后老了,也会像她现在这样凄惨。”

  “胡说。”南澄打断苡米,“你和她不一样。况且无论以后发生了什么事我都会紧紧抓住你,拽着你,不会让你有这种可能。”

  “说说而已嘛。”苡米拉着南澄的手,转眼像个小女孩那样露出甜甜的笑容,好像坏回忆都已烟消云散。

  第二章 岁月冲刷不掉记忆

  1.我只想知道他在哪

  南澄和苡米逛完街,吃过晚饭后才回家,南澈正在家里打扫卫生,她忍不住扶额问他:“你是在用实际行动羞辱我吗?作为一个男生,你要不要这么勤快啊!”

  南澈笑笑说:“今天刚好有空嘛。姐,这些票据你还要吗?”他将手里的一个纸盒子递给南澄。

  厚厚一沓纸,都是这两年她出国的机票和随手买的明信片。

  顾怀南离开后对南澄隐形,可是他不可能真的和所有人都切断联系,偶尔会寄明信片给家人,南澄便厚着脸皮去求顾乔正。

  一开始,顾乔正根本不理她。

  他已经从顾家的大别墅搬了出来,住在一栋远离市中心的跃层公寓里,之前家里的佣人早已遣散,只有一个在顾家工作多年的老管家依然跟着他,照顾他的饮食起居。

  顾氏破产,他失去一生心血打造的基业,身体大不如前。近几年听从医生的建议修身养性,每天早上六点十五分都会到附近公园打太极拳,七点半左右散步回家。

  南澄知道后每天清晨就等在他公寓楼下,跟着他去公园,与他一起打完整套太极,再转车去上班。

  顾乔正不搭理她,她也不上前纠缠,只是日复一日出现在他面前。

  直至有一天,顾乔正终于忍不住,装过身问她:“你到底想怎么样?”他看到她就想到顾氏无故遭劫,当初得知顾怀南那么做仅仅是为了帮这个女人“报仇”这种可笑的理由后,他气得差点吐血。虽然这两年为身体着想,顾乔正逐渐释怀,肯承认顾氏没有了的事实,却依然无法做到心平气和面对旧人旧事,更别提原谅南澄了。

  南澄回答他:“我只想知道怀南在哪里。”

  “我不知道。”顾乔正见南澄并不相信,补充道,“我真的不知道。他有寄钱、寄明信片回家,但没有留地址……你以后别再出现了,我不想再看到你,那个孽子也不会再回来了,你等也没用。”

  “我可以复印他寄回家的明信片吗?”

  “你听不懂我的话吗?女孩子年纪轻轻,脸皮怎么这么厚?”

  南澄咬紧下唇,但过了几秒她依然低声请求:“我想看看他写得明信片。”

  “你走吧,我不会给你的。”

  “您不给,我就每天来这里。”

  顾乔正忍不住嘲讽道:“我以为你是很有自尊的那种孩子。”

  “以前怀南为了我,什么都可以不要,那我现在为他没有自尊又算得了什么。”南澄的声音和神情都显得平静极了,像夏末秋初的黄昏,像天边一抹半透明的流云。

  就这样,南澄坚持了半年,顾乔正终于妥协。他吩咐管家将之后怀南寄回家的明信片都复印一份给南澄,但有一个条件——“不要让我再看到你,你会唤醒所有不好的事!”顾乔正扬着嘴角却没有笑意,脸上是显而易见的厌恶和轻视。

  他还看着南澄说:“没有人会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三次,你不如趁早死了这条心。”

  南澄绷紧身体,深呼吸好几次后才僵硬地点头答应。

  她拿了复印好的明信片准备走,顾乔正在她身后用女生刚好能听到的音量说:“你比阁楼里的老鼠还让我厌恶……说穿了你和你妈有什么不同?无非是你的包装更漂亮一些罢了。”

  南澄停下脚步,她忍了又忍,可眼前不断浮现徐明美形容枯槁的笑脸……她还是没忍住,愤而转身对顾乔正说:“其实我也不想再看到你……你给我妈妈钱,给她漂亮的房子,给她精致的食物,给她美丽的裙衫——你没把她当人,你只当她是你豢养的一只金丝雀——不,可能连金丝雀都不如,在你眼里她只是你的情妇,而你是她的恩客。最后她老了,病了,你就漠不关心的任她离去。你说你曾找过她,装作关心的样子,那不过是为了满足你自己所认为的‘善良’之心,掩盖你灵魂上恶臭的疮疤。如果可以,我当然也不想再见到你。”

上一篇:绿萝生
下一篇:遥远如星系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