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花火杂志 > 2012花火杂志 > 正文

长庆子·恍然如梦

来源:未知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8-05-14

  雪人推荐:

  话说沟通真的很重要啊,沟通好了地球、火星能对话,猫和老鼠成一家。这文里的男主角和女主角就是因为沟通不良,以至于搞出了相当多的祸事不说,最重要的是,他们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却各自都不知道。人生一世,错过自己的仇人也就算了,可偏偏错过的是自己的爱人,看后除了为之扼腕之外,又能如何?

  一

  这天早上,英王府的侍妾素若来太子府拜访。

  府中的人对这件事都很好奇——想一个微不足道的侍妾怎能劳动太子妃亲自向英王妃相邀?于是议论纷纷,七嘴八舌,最后还是知情人点破玄机:

  这素若,是新贵人在宫中的故友。

  而这位新贵人也传奇,她名伊梦,从了一个老宫女姓景。本来是宫中浣衣间最下等,就快放归的使唤人,不想那天太子明英寻僻静处吹笛时恰好看见她,就硬是向统领后宫的贵妃娘娘要了来。

  单是这一件就够让人嚼上三天三夜的舌根,而其人是大家都见过的,喜欢的说花容月貌,不喜欢的说狐媚妖娆。

  总之,是个绝顶的美人。

  “伊梦,是我。”

  素若进到阁子里的时候她已经等了好一会儿,看见故人顿 时笑逐颜开,拉着素若坐下仔细打量了一回:“胖了些,脸色也好了。”

  素若轻笑:“不比你,这样受宠。”

  这话不是客套,明英对她确实宠爱有加——这次拜访的起因是前日马球会时,她向英王多看了几眼,明英便猜到她在想念素若了,回来的时候还向她问起……

  想起这些她忍不住皱了皱眉,却听素若忽然提到明英:“进来的时候看见太子殿下正在院子里和侍卫们较量开弓,看不出他那样体弱一个人,骑射上一点都不含糊呢。”

  她愣了一下。

  “体弱?谁说的……”

  素若被她一问也怔了:“有时,英王会和客卿聊起太子殿下又召了名医之类的……”

  “哦?”

  “怎么?”素若显得有些局促,“我说错了什么?”

  她笑了笑:“没什么,只是这些与我们不相干,以后不要说了。”

  不想这话惹怒了素若:“怎么这么讲?太子殿下待你不薄,你就不知道体恤他?”似真非真的口气,一半玩笑,一半嗔怒。

  她有些诧异,转念又明白了——

  想是素若已倾心于英王,以己推人,还当所有人的心都和她一样,只要有个安逸的去处便死心塌地地从了。

  要是换了别人,这么点志气她肯定要不屑的。可青梅竹马的素若……既然英王待她好,那是再好不过。

  “唉,才这样你就骂我?那我下头的话更不敢说了。”她装出可怜兮兮的样子,果然素若无可奈何起来:“还有你不敢说的话?倒是讲来听听。”

  她笑一笑,说了。

  听得素若心惊胆战。

  “今日见了故人,可高兴吗?”夜里明英一来就亲昵至极地自身后环着她。

  她不说话。

  “怎么还是不笑?”他扳过她,“伊梦,到底要我怎么做,才能讨你欢喜?”

  “那就放我走。”

  其实这句话也不知说过多少次了——只有离开是她一直的心愿,当日在宫中她好不容易求了放归,眼看自由在望,却不想因为一次相遇又坠入另一个樊笼之中。

  可她也知道,答案只有一个。

  “不行。”明英冷冷地笑着,“我说过,直到你倾心于我的那一天,你哪里都别想去。”

  她暗自咬牙。

  这是皇族中人的本性吗?喜欢玩弄人心……她在宫中看得多了,盼望着宠幸的嫔妃,与达官显贵私下往来的女官,还有那些与皇亲国戚调情的宫女。

  这是一场追逐与被追逐的赌局,赌注则是人的真心。

  先交付真心的便输了,输家心碎神伤,无一例外。

  这残忍的游戏,明英这么明目张胆地宣称着,显然是觉得自己胜券在握。

  可恶……

  她想自己才不会输。

  但对她此刻的反感明英好像浑然不觉,径自轻轻吻上她的发际。而她,虽然不悦地僵硬着身子,却也觉察到一点——

  明英佩了上好的伽蓝香,可只要细心点,就能发觉那香气掩盖不了他身上的药味。

  她想起素若说的话……明英果真染病,但英王又是怎么知道的?

  外人都说太子与英王是本朝兄友弟恭的典范,看来……

  未必尽然。

  二

  半个月后,早上她到太子妃文萱那里去请安,意外地看到府中几个主事的姑姑,还有一个面生的妇人。

  她觉得新奇,因为文萱除了念经,从来都不管事。

  “这是新来的苏婶,灵州人,我近日想吃些家乡小菜,所以寻了她来。”文萱这么告诉她,然后挥退了那些人。

  而她请过安后也立刻告退,出东园恰好看到那个苏婶正向一个文士打扮的男子行礼。男子看着也面生,大概是府里的客卿。

  苏婶走后,她低了头快步走过去,与那个男子擦肩而过的时候不知为何——

  心底莫名有些不安。

  当晚三更时分,她按照计划从南门溜出府去。

  门外停着一辆马车,她上车,素若已在里面等候多时。

  就是她拜托素若的事……明英不肯放手,但她无论如何都想离开,只好借助这半个月里素若的每次来访做下安排,定在今夜逃亡。

  “我真的是一点都不明白你,太子待你如此,你还要逃走。”

  无月的朔夜,马车在浓黑夜色的掩护下照着既定的曲折路线奔城门而去。车厢里除了素若一惊一乍的抱怨声就只有颠簸的动静,而她一言不发,面色凝重。

  “伊梦?”

  忽然她猛地抓住素若的手:“你熏的什么香?”

  素若抬手闻了闻袖子:“何曾熏香,是日前病了,吃了几丸药……那药味道重些。”

  “是你那些老毛病吗?哪家药铺配的药这般效验?”她不动声色。

  素若想了想:“听王爷说,是他认得的一个高人……”

  没等素若说完她就猛地跳下了马车:“停下!快停下!”素若吓得大叫停车,而她不等马车停稳便冲上去解了马,一下子跨了上去。

  “伊梦!”素若傻眼了,“你发什么疯?!”

  而她只是凝视了素若片刻,随即掉转马头离去。

  快马加鞭,夜风吹得脸上有些生痛,心里却是清明的——早间,她与那男子擦肩而过时闻到的药味与素若身上的一模一样,而同样的味道明英身上也有!

  而那个男子和苏婶交换的眼神——他们分明相识。

  还有文萱,堂堂的太子妃,要换掉府中一个下人又何必向她解释?

  一切的一切,如羚羊挂角有迹可循,苏婶、陌生男子,他们同时在府中出现不是偶然,而是与英王大有干系……

  回到府中,她惊闻今天是文萱的生日,水阁那里设了小宴。

  明英正在那里。

  “且慢!”赶到水阁时正要开席。

  她这么一声大叫,明英放下了筷子,惊讶地望着她。

  “伊梦,你这是做什么?!”一旁文萱厉声呵斥道,却忘了掩饰自己苍白的脸色。

  “恕妾身无状之罪。”她跪了下来,目光一扫,果然看见苏婶就在一边,脸上有一丝微妙的僵硬。

  “妾身实有要事上禀。”

  “有要事?”明英踱到她面前,似笑非笑的口气,“说来听听。”

  随后他加上一句:“今日是太子妃芳辰,你如此不识礼数,倘若说的不是‘要事’,可是要受罚的。”

  她抬头,看到明英嘴角有笑容,目光却是那么凛冽,显然不是说笑。

  她镇定一下心神:“其实……妾身今夜本欲远行……”

  三

  苏婶、陌生男子、药香,以及文萱……种种线索,蛛丝马迹,她觉得自己讲了很久,其实只用了一刻的工夫。

  “详情如此,还请殿下定夺。”说完这句话后她便伏身下去,四周也随之陷入寂静。

  沉默了许久之后,明英叫人带她回房并勒令严加看管。走的时候她回头看了一眼,只看到他神色凝重地看着文萱。

  她在房中独自枯坐了很久。

  然后明英来了,神色黯然。

  “果真……就像你猜的那样。”他站在她面前,勉强露出一个十分苦涩的笑容。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