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飞言情 > 2017飞言情 > 正文

皇上,求放过

来源:未知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8-03-06

  【故事简介】她本不想引起皇上的注意,奈何投毒、宫斗、盗药将她卷入是非之中,想不到俊美腹黑的狐狸皇帝竟揪住她不放,竟胁迫她做他的皇后!天呢,她只想安安静静做个美侍卫,为何如此艰难!

  【壹】

  白玉长阶尽头屹立着金碧辉煌的乾清殿,临近正午日光正足,照耀得这飞檐雕壁更加美轮美奂。

  而我,此刻顶着火辣辣的日头,在这闪得耀瞎人眼的宫殿门口,站岗。

  “这是惠嫔娘娘的一点儿心意,还请侍卫大哥转达。”对面的小宫女颔首低眉道。

  我目视前方,冷漠点头。这三宫六院总有人来送吃食,我都习惯了。

  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皇上竟将这极品燕窝赏赐给我了。

  这给天子吃的东西果然不一般,我吃完后感觉整个人走路都轻飘飘的。忽地一股热流从鼻孔涌出,我用手一摸,竟然是湿热的鲜血,然后我两眼一翻,晕了。

  我是硬生生被疼醒的,模糊中我听见当今圣上南宫泽怒斥太医的声音,吓得我一咕噜滚下了床。我这才看清自己置身御书房中,于是战战兢兢地给南宫泽请安。

  他扶我起身,关切问道:“你现在感觉如何?”

  我紧捂腹部,蹙眉说道:“腹痛不止……”

  太医支支吾吾地说:“据老臣诊断,这燕窝里应是加了回春散这类的大补之药,此药男子吃后健硕非凡,若是女子吃了则会腹痛不止……”

  其余人看我的眼神皆十分微妙,我却毫无察觉。我现在涨红了脸,沉浸在自己的悲愤当中:我竟然,竟然吃了壮阳药!

  “传朕的旨意,晓谕六宫,惠妃德行有失,罚俸半年,禁足三月。”南宫泽俊脸阴沉下来,狭长的丹凤眼微微眯起,道。

  这边太医已经开好了药方并嘱咐了我一些注意事项。我头如捣蒜地应着。

  南宫泽转身挑眉看向我:“你是叫童锦对吧?朕唯一的御前女侍卫。”

  “属下是。”

  “这次多亏了你替朕挡了一劫,”他深邃的眼神扫过我,脸上是高深莫测的笑容,“以后你就做朕的贴身侍卫吧。”

  这是给我升职了?我眨巴眨巴眼,真是难以置信。

  半晌我才反应过来,这哪里是美差啊,搞不好哪天又有妃嫔下壮阳药,或者有刺客来投个毒什么的,那怎么办?我这小命可只有一条!

  要说我是如何当上这腹黑皇帝的御前侍卫的,还得从一个月前说起。

  四月的景州城正是乾清气朗的好时候,我于闹市中闲逛,见一妙龄女子被一冷面男子擒住,旁边还站着一个俊美无双的锦衣男子。

  光天化日两个大男人竟当街欺负一个弱女子?

  于是我挺身而出对一旁的锦衣男子疾速出手,电光石火间我就被那冷面男子擒住了,那妙龄女子却趁机逃脱了。

  我被眼前戏剧化的一幕弄蒙了。那锦衣男子看向我,嘴角噙着一丝浅笑:“你莫不是那贼人同伙吧?”

  我心中一惊,讪笑道:“兄台,误会……”

  那女子逃脱了,我却被压走审问。那冷面男子竟是皇宫侍卫统领莫离,而那锦衣男子就是微服私访的大俞新皇南宫泽。我行侠仗义这么多年,什么大场面没见过,但就冲“偷袭皇帝”这罪名,只怕我小命不保啊。于是我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诉说我是多么仰慕吾皇,多么想为吾皇尽鞍前马后之力,今日得见天颜就是死也瞑目云云……

  南宫泽听完,作恍然大悟状,沉思片刻,为了彰显皇恩厚德,就赐我做了御前侍卫。

  【贰】

  贴身侍卫和御前侍卫的区别就是站岗位置从殿门口换到了殿内,不过好在不用受风吹日晒了。

  南宫泽的一头墨发高高束起,一身明黄衮服衬得他风华绝代。可我却无心欣赏美男,顶着两个浓重的黑眼圈呆立在一旁郁郁寡欢。南宫泽不愧是宵衣旰食的好皇帝,这几天他日日案牍劳形,批阅奏折到深夜,可关键是为什么没人跟我换岗啊!

  众侍卫曰:“因你是皇上唯一钦点的贴身侍卫。”

  就因为这样,所以我必须从早到晚地守护在南宫泽身旁。

  许是看出我有些疲惫,南宫泽揉揉额角,对我说道: “罢了,所幸今日无事,你且退下吧。”

  我暗自松气,悄然退下。

  月朗星稀,凉风寂寂。我走在幽静的宫道上,倏忽间一道白光从暗处闪过,我摊开手掌,一个纸团静静躺在手心。

  “时日不多。”这龙飞凤舞的字一看就是师兄的手笔。我撇撇嘴,我当然知道时日不多了。我们棠门的弟子学成后都要独自执行一次结业任务,三个月内完成任务方算出师,而我的任务就是要拿到南宫泽的贴身凤雕和田玉佩。

  我自小被师父抚养长大,同门只有一个戴着铁面具的哑巴师兄,他时常被师父丢到荒山练剑,我们一年中怕是只有一两个月能见得到。两年前,师兄出师后便离开了棠门。从小到大师兄都是疏离冷漠的模样,这次结业任务他也不知道帮我一把!就在我内心咆哮着的时候,只听有人疾呼一声“抓刺客啊!”接着,就响起了纷乱的脚步声和呼喊声。

  我内心一揪,不是吧,我才走一会儿,皇上就遇刺了?

  当我步履匆匆地赶到乾清殿的时候,南宫泽已经遣退了众人。如果不是他身边站着浑身散发着冷气的莫离,一切都跟我离开之前一样平静。

  我甫一进门,莫离就一脸不善地冷眼看我。我心虚地上前,请了个安。

  南宫泽慵懒地靠在龙椅之上,依旧笑得风轻云淡,但我还是眼尖地发现了他微微泛白的嘴唇,和他左肩上未干涸的血迹。

  “皇上受伤了?”我冲上前去,查看他左肩上似是被飞镖射中的伤痕。

  莫离语气不善地道,“难得你还知道回来,要是皇上有个什么三长两短……”

  “莫离。”南宫泽轻声打断了他,“是朕让她走的。”

  我尴尬地低下头,毕竟今夜是我当值,我内心深处还是有些愧疚的。

  就在此时,门外响起了嘈杂的脚步声。

  “淑妃娘娘,您不能进去,皇上吩咐谁也不见……”

  “你给本宫起开!”

  脚步声越来越近,南宫泽的脸色变了变,倏忽间他有力的长臂一把揽过我的腰,还未等我惊叫出声,他已捂紧我的嘴,将我压在软椅之上,狭长深邃的眼睛直直盯着我,男子湿热的气息喷洒在我的脸颊上:“帮朕这个忙。”

  所以,淑妃推开门时看见的是这样一幅光景:我青丝如瀑衣衫凌乱,正以一种暧昧的姿势坐在南宫泽腿上。

  “皇上,臣妾听闻您受伤了……”淑妃一幅泫然欲泣的模样,跟刚才对待下人时的态度判若两人。

  南宫泽仿佛刚注意到她一般,从我的肩窝中慵懒抬头,一记凌厉的眼刀飞了过去:“淑妃的规矩真是越发好了。”

  淑妃咬了咬嘴唇,终是福了福礼,一脸不甘地退下了。

  淑妃走后,我赶忙站起来,刚才被遮挡住的南宫泽的伤口又渗出了血迹,他面色又苍白了几分。他捂住胸口轻咳几声:“怪朕一时大意,差点儿就让人得了手。”他视线落在案上的边境兵防布阵图上,眼神晦暗不明。

  我站在一旁不语,心却跳个不停,总觉得南宫泽的眼睛似曾相识,让我差一点儿就沦陷。

  南宫泽直直盯着手中那支鹰雕玄铁箭,我认得那是南疆塔什部落独有的铁箭。

  “你知道,一只既没有淬毒又没有射中要害的短箭能起什么作用吗 ?”他嘴角勾着意味深长的笑容,支着头,侧看向我。

  我茫然地摇了摇头。

  “挑拨。”片刻后,南宫泽薄唇轻启,道。

  似是想起了什么,南宫泽对身后莫离招招手:“去查,淑妃是怎么这么快知道朕遇刺的消息的。同时,对外宣称朕身子不适,须休朝几日静养。”

  “听闻南疆塔什部落大王子已经到大俞境内,迟迟不来觐见,反而在江南一带游玩。有客远来,朕怎么也要去会会。”他眸中带着寒星般的笑意,“童锦,你回去准备一下,明日启程。”

  “什么!”我和莫离同时惊叫出口。

  “皇上!童锦做侍卫时日尚浅,请皇上恩准属下随护,再加派人手,以护万全!”莫离急切地说道,一边冲我使眼色。

  “无需,童锦一人足矣。”南宫泽长眸微眯,笑得如狐狸般狡黠,“朕相信童侍卫。”

  我一脸惶恐跪地表衷心,心中却暗自窃喜,期盼已久的跟南宫泽独处的机会,就这么来了。

  【叁】

  荷香绕湖,雕栏画舫。

上一篇:情琛琛,顾萌萌
下一篇:公主,公主(六)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