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飞言情 > 2017飞言情 > 正文

为爱入局

来源:未知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8-02-27

  【内容简介】七年前,她利用自己富家千金的身份令他臣服于他,困住他的脚步只想他能爱上她,却没想到束缚他的人是她,抛弃他的人也是她,七年后她一无所有归来,而他已叱咤风云令人仰视,如果这就是宿命,他们谁也不想放过谁。

  1.徐听,你终于回来了

  鲜花,华服,镁光灯。陆泽安没想到就算七年未见,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握着酒杯的指关节泛着森森白意,他看向背对着他与别人攀谈的她,眸子里一片晦涩。

  徐听,你终于回来了。陆泽安在心底轻叹道。

  似是他的目光太过灼人,徐听突然回头,四目相对时,陆泽安清楚地看见她眼中的慌乱,只是一瞬,便被她完美隐藏。

  站在徐听身边的人也看到了陆泽安,不知道与她说了什么,她便跟着那人一步步朝着他走来。

  “徐小姐,既然你决定回国发展,那么这个人我一定要介绍给你。陆泽安,圈内人人仰慕的大影帝,大老板。”那人笑着扭头看向陆泽安,“泽安,这位是徐听徐小姐,美国娱乐圈龙头K&J经纪公司的金牌经纪人,也是K&J公司里唯一一位华裔经纪人。”

  “幸会。”徐听朝陆泽安伸出手。

  陆泽安看向她的笑脸,那笑容完美得无可挑剔,让人看不出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他盯着她,似乎想看透她,却没有半分要伸手的意思。

  “泽安。”介绍人尴尬地开口,头一次看到陆泽安这样。

  “美国那么好,徐小姐为什么突然想回国了?”陆泽安打断那人的话冷冷开口。

  徐听慢慢收回伸出去的手,脸上没有任何尴尬难堪之色,只微微一笑,回道:“这里有我的家。”

  家?陆泽安想起那个雨夜,走得那么决绝的少女,嘴角扯出一抹嘲讽,接着举起手里的红酒杯,道:“那就祝徐小姐在A市好好发展了。”

  酒杯相碰,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徐听看着手里的酒杯,猩红的液体倒映着她苍白的脸,而陆泽安的身影早已不在。

  出了会场,已是晚上九点,徐听褪去了在人前的伪装,一脸疲倦。她裹紧了身上的外套,站在路边等出租车。世人都道她风光回国,谁知道她现在却要在寒风里等出租车。

  A市入秋后的夜格外凉,没一会儿徐听裸露在外的小腿就冻僵了,她一边在路边跺脚,一边翘首张望着。

  路边的一辆黑色宝马骤然发动,远光灯照得徐听不适应地眯起了眼睛,她不知道那车里有人,更不知道那车里的人看了她许久。

  “上车。”车子慢慢行驶到徐听跟前,车窗摇下后,她就看见一张刀削斧凿般的俊脸,犹豫了一下,才上了车。车里安静的可怕,徐听突然有些后悔上车了,与其这么尴尬而死,还不如在路边冻死。

  “你不说你家在哪,难道还想跟我回家?”低醇的男声响起,徐听忙不迭地报出自己的住址。听到她说的地方,陆泽安微微皱眉。

  徐听看着专注开车的陆泽安,小心翼翼地开口问:“你……还好吗?”

  陆泽安讥讽出声道:“我好不好,徐大小姐不还是一样在美国过得风生水起。”徐听沉默了,她知道他在恨她,毕竟从一开始,是她无理取闹地将他捆绑在她身边,又狠心丢弃他的。

  车内又陷入死寂,突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徐听看了陆泽安一眼,才按下接听键。没过多久电话挂断后,陆泽安平视着前方道:“你现在在A市还有朋友?”

  徐听咬唇道:“有男朋友。”

  车子猛地刹住,停在路旁,陆泽安抓着方向盘,冷声吐出两个字:“下车。”

  耳边传来细碎的起身与关车门的声音,陆泽安通过后视镜死死地盯着徐听的背影,深吸一口气,气愤地想:

  怎么会有一个女人,无情无义到如此地步?

  2.做我的宠物

  A市精神病院。

  徐听带上所有证明资料,势必在今天将父亲带出来,如果不是知道父亲被提前释放出狱,却患了精神病,她也不会这么急匆匆地回国。

  “护士小姐,这次我的资料都带齐了,我可以带走徐晟吗?”之前因为刚回国她的资料不齐全,她无法为父亲办理出院手续。

  护士抬头看向徐听,道:“你来晚了一步,病人徐晟已经被人接走了,那人说,若是你来了,让你打这个电话号码。”说着,她掏出一张字条递过去。

  徐听拿着字条边走边拨打上面的电话号码,出了医院门后,电话接通了,她着急地开口:“你好,我是徐听,我……”

  “我是陆泽安。”那人打断了她的话,凉薄的嗓音从手机里传出来。

  在徐家老宅里,徐听看见了自己的父亲,徐晟虽精神失常,但看见徐听还是一眼认出这是他的女儿。

  “听听放学啦。”徐晟抬起手,痴痴呆呆地摸着女儿的头发,以为徐听还在上学。徐听看到徐晟手腕上触目惊心的伤痕,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

  陆泽安看着抱着徐晟的徐听,道:“你父亲是在入狱后第二年用自己偷藏的玻璃碎片自杀的,被人发现后送往医院,虽然救回一条命,醒来后却疯了。”

  “谢谢你这么多年来一直照顾我爸爸。”徐听站起来看向陆泽安,她从护士那里知道有个人一直匿名出钱照顾她父亲,想来也是他。他能不记恨她父亲曾经对他做的一切,还那么照顾他,她真的很感激。

  “还有这徐宅……”她顿了顿,继续道,“这些我都会还你的。”

  “还?”陆泽安哂笑道,“你拿什么还?恐怕你还没有还清我,自己就先因无法偿还违约金而受牢狱之苦了。”

  闻言,徐听浑身一颤,道:“你都知道了?”当她在美国得知父亲出狱了,她便不顾一切想要回国。然而像她这种企业高层,按照行业内规,辞职以后,两年之内是不能跳槽到同一行业的公司去,可她回国不能一无所有,只能打着K&J王牌经纪人的旗号,等待别人向自己抛出橄榄枝。美国经纪公司那边知道后,已经告她违约了,而违约金远远超出了她的承受范围。

  逆着光,徐听看不清陆泽安脸上是怎样的表情,他自黑暗中沉吟开口:“我可以为你还清一切债务,并为你提供各种资源,帮你在国内迅速打开市场,让你有能力养你的父亲。”

  “为什么?”徐听颤抖着声音问道。

  “我只有一个条件。”陆泽安一步步走到她的跟前,像是蓄势待发的捕猎者,慢慢伸出手轻触她的脸庞,“答应我,做我的宠物,我会给你一切你想要的。”

  徐听猛地一颤,记忆里,她也是这样用不可一世的口吻对着一个男孩说:“答应我,做我的宠物,我会给你一切想要的,当然,你即使不答应,最终也会成为我的宠物,只不过过程有点儿痛苦而已。”

  是宿命吗?七年前她那样对一无所有的他,如今一场轮回,他们又要互相折磨吗?

  “我要是不答应呢?”她抬起头看他。

  “你还有选择的余地吗?”陆泽安勾唇一笑,笑意却未染上眼底。

  没有选择了,徐听低头看向痴痴呆呆的父亲,违约无法赔偿要坐牢,她可以等,但是父亲呢?最后,徐听还是握紧拳头,点了点头。

  “乖女孩,我要你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为我留长发,不准再剪。”陆泽安轻触她的齐耳发梢,眼里星光涟涟,他还是喜欢七年前第一次见她长发及腰的模样。

  3.待在她身边,直到她厌烦他

  七年前,徐听还是A市首富徐家的千金,刁蛮跋扈不可一世,她的身边永不乏前赴后继想巴结她的人,遇见陆泽安的时候,他还是一个刚出道的不起眼的小明星。

  上流社会的名媛圈,表面上光鲜亮丽令人羡慕,背地里纸醉金迷肮脏龌龊。

  二十岁生日那天,她坐在皇家包厢里,一群权商贵胄子弟为她庆祝生日,有人为了讨她的欢心,叫来了七八个男明星。

  有当红的,有不当红的,但是无一例外,模样都很出色,包养男明星在名媛圈里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这些男人都是为了星途而来,只有陆泽安是被急不可耐想火的经纪人骗来的。

  她们起哄让徐听先挑,徐听的目光流连在这些男明星脸上,还没开口,站在最后面的陆泽安先说:“抱歉,我来错地方了。”

  他面容阴冷,似乎在隐藏怒火,掉头就走,却被门口的侍者拦住了去路。

  包厢的气氛一凝,众人看向徐听。徐听把玩着手里的手机,勾唇一笑,少女软糯的声音在静谧的房间回荡:“新把戏吗?好,就你了。”

  包厢里顿时响起一片暧昧叫好声,徐听看着背对着自己的陆泽安,信心满满地以为他会回来,没想到他侧过脸只说了一句“你想多了”,便夺门而出。

上一篇:穿越之我们相亲吧
下一篇:唯爱坠星海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