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飞言情 > 2017飞言情 > 正文

[2017年12B]本宫不详

来源:互联网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8-11-10

  思婧

  简介:她是拥有克夫属性的天煞孤星,他是克死五妻三妾的百鬼附身之人,这样的两个人凑在一起,也不知谁的“功力”更胜一筹?咦,她怎么先行败下阵来,浑身乏力,食睡不香?哎,我说驸马,你别过来啊,本宫怕死,你请自重!

  NO.1

  云曦是皇帝的第十七个女儿,自小不受宠,若非国师夜某日夜观星象,说她是天煞孤星命中克夫,皇帝几乎不记得有过这样一个女儿。

  在接连奉旨克死了两任皇帝不喜欢的驸马后,云曦一跃成为皇帝最得意的秘密武器,可惜人多口杂,云曦的“克夫属性”终是不脛而走。皇帝懊恼,舍不得就这么把云曦曝光了。

  国师是个人精,出主意道:“皇上,要不把公主嫁给裴锦,裴锦克妻,上京贵女闻风丧胆,也就十七公主能与之匹配!给裴锦赐婚,这等荣耀,裴元帅一定会对皇上感恩戴德。”

  皇帝大喜:“国师好计谋。”

  云曦却高兴不起来。

  裴锦在上京帝都也是个鼎鼎有名的人物,他是镇守边关二十年的裴元帅的小儿子,因为自小身子弱,所以没有随军去边关苦寒之地,而是托付给其姑母梁夫人留在上京好生将养着。

  转眼到了二十岁,裴锦该娶妻了,因为有个战功赫赫的元帅爹,以及陪着太祖皇帝打天下的功臣先祖,所以一开始他在上京帝都很抢手,三品以下的官员的女儿统统入不了他的眼。然而让人万万想不到的是,但凡嫁给裴锦的女子不出半年必死无疑。在他接连克死了五个夫人三个贵妾之后,上京帝都再无女子肯嫁。坊间传言,说裴锦是百鬼附身的克妻命。

  再说裴家那边,接到圣旨后,全族上下都轰动了,直呼皇恩浩荡。裴锦不过是个没有任何军功在身的挂名从三品将军,居然能娶到公主,真是祖上积德、祖坟冒了青烟。

  唯有梁夫人咬着帕子哭哭啼啼:“这哪里是娶媳妇,分明是娶了个阎王爷回来啊!“

  NO.2

  皇帝赐婚,即便真是个阎王爷,那也得欢天喜地的嫁娶。在一片热闹的喜乐声中,裴锦将一脸生无可恋的云曦娶进了将军府。

  红烛高照,裴锦忽然站起身。

  云曦一个激灵,缩到床角,双手抱胸,像只小鹿般惊惧道:“大胆,你、你、你想干吗?”

  裴锦被这夸张的反应逗笑了,有心捉弄云曦一番:“春宵一刻值千金,让微臣伺候公主就寝吧。”

  “驸马,本宫怕死,请自重。”

  裴锦声调微微上扬,满是戏谑:“其实公主大可宽心,想公主金枝玉叶,定然与那些凡俗女子不同,应该能活得久一些。”

  裴锦用手摩挲着下巴,声音低缓而危险:“公主,春宵苦短啊!”

  “本宫有恶疾,烦请你先去书房暂住。”云曦被最后一个尾音拖得老长的“啊”字吓得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真的?”裴锦双手抱拳,一双桃花眼斜飞入鬓,款款施礼道,“那太好了,微臣先行谢过公主不杀之恩!”

  “彼此彼此。”云曦愤愤地咬着大红喜帕,小心肝一颤一颤的,她怎么想,都觉得身负八条人命的裴锦杀气更重一些。

  云曦疑心自己要死了,近来浑身乏力,食睡不香,吓得梁夫人很是不安,传唤太医过来,却也瞧不出个究竟。

  其间裴锦来探望,听着男人那中气十足的声音,云曦觉得分外郁闷:同样都会克死人,怎么这家伙就一点儿事也没有?

  偏偏裴锦很是悠闲,一天来问候三次,甚至连她吃什么、喝什么、用什么,都要过问一二。云曦嫌烦,频频与他打嘴仗,听得府中的下人刷新了“三观”——原来公主也会骂人;原来公主泼辣起来比街口的刘婶、张妈、王大娘都厉害;原来他们的小将军有受虐癖。

  这日,小环一面喂云曦吃补药,一面小声嘀咕:“公主,只怕再这样下去,您的凤体熬不住啊。”

  云曦忧伤地捧着脸颊转头看窗外,不期然,居然望见裴锦在花园里和下人斗蛐蛐,玩儿得不亦乐乎。她不禁娇躯一颤,愈发忧伤起来。

  小环提议:“我昨日在后院听婆子们议论,说是上京北郊的土匪闹得很厉害,朝廷三次派兵去剿匪都无功而返。公主,不如咱们想个法子,让驸马爷去剿匪,他那般文弱的公子哥儿,定然有去无回。”

  “不太好吧。”云曦有点儿犹豫,其实仔细想想,裴锦这厮对她真心不错,知道她自小在宫中不受待见,就到处搜罗新奇的小玩意儿送到她面前,还美其名曰要补给她一个美好的童年。她虽视那些小玩意儿如砒霜毒药不敢多触碰,心里却是感激的。

  还有上个月,她去长公主府参加宴会,因为席间被几个女眷调侃了几句,受了委屈,次日,裴锦就跑到长公主府讨要说法,死乞白赖地往那门口一坐,任谁劝都不肯挪一下。碍着裴家的颜面,长公主没办法,只得狠狠地教训了那几个女眷。

  这种待遇,云曦从前是想都不敢想的,为此,裴锦嘲笑她说:“胆小,限制了你的想象力。”

  闻言,云曦满腔的感激转瞬又化作了嫌弃:“你也不过是个仗着家门荣耀耀武扬威的纨绔小爷,装什么海阔天空、胸怀远大啊。”

  NO.3

  没过几日,云曦就动摇了,因为她在喝药的时候差点儿把自己呛死,于是当机立断:“小环,去拿纸笔,本宫这就修书一封给京兆尹,为我的驸马爷讨个好差事。”

  公主的面子果然不一般,第二日,京兆尹就差人来请裴锦过堂议事。梁夫人带着女儿晴晴前来给云曦请安的时候,借机一个劲儿地打探她的口风,见她纹丝不动,似乎真的不知情,这才恹恹地告退。临走前,梁夫人还不忘叮嘱小环,公主的药不能停。

  小环不领情:“等驸马一死,我家公主就不用吃药了。”

  云曦闻言浑身一颤,仿佛做了什么天大的错事。她试探着问小环:“我会不会真的只是身子虚?”

  小环小脸一扬:“公主,你不想活了直说。”

  对于剿匪一事,裴锦的态度与云曦的预想差了十万八千里,他意气风发,亲自擦拭铠甲与兵刃,余光瞧见在门外徘徊的公主,笑得意味深长:“公主,门没锁,想进就进。”endprint

  云曦蹩脚地解释:“我是路过,顺便来看看你。”

  裴锦不以为意,漆黑的眼眸里覆着薄薄的一层亮光,炫目的美丽:“若非公主出马,我这挂名的从三品将军不知何时才有机会领兵。”

  云曦心虚,被男人瞧得脊背发冷,缩在角落里半晌不吭声,见裴锦将铠甲擦得铮亮,又轻轻地叮嘱了一句:“小心点儿。”

  裴锦挑了挑眉,一双黑眸暧昧地盯着云曦:“公主这是在关心微臣?要不我去向京兆尹辞了这差事?我是驸马,京兆尹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定然不会为难我。“

  云曦赶紧补救,说:“好男儿志在千里,本宫决计不拖驸马的后腿,驸马尽管放心大胆地去,我会做好你身后默默支持你的女人。”

  “公主这般懂事儿,真叫人感动,我看我还是留在家中陪公主吧。”裴锦忽地上前几步,将云曦逼得一步一步退到了墙根底下。

  云曦靠在冰冷的墙上止不住地发抖,一双大眼睛更是警惕地盯着裴锦:“将军乃将门之后,怎能困在这闺阁后院!”

  裴锦忽然低下头来,云曦见状一怔,身子也跟着绷得紧紧的。她瞪大眼睛,嘴唇都开始哆嗦了,却见男人的唇忽然擦着她的脸颊落在了她的耳畔:“公主,你这么坚持要我去,该不是盼着我一去不回吧?”

  “怎么会呢?本宫不是那种人。”感受着男人温热的鼻息,又被说中了心事,云曦没出息地想逃,结果她刚迈出一条腿,就见裴锦“嘭”的一声一拳砸在了墙壁上。她顿时汗毛都跟着立了起来,惊恐地眨着眼睛,终是老老实实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瞧见云曦有趣的反应,裴锦愈发得意,只觉得身心无比舒畅,这才慢慢直起身子,凝视着她那一双如受惊的小鹿般的黑眸,轻声道:“公主放心,公主盘亮条顺胸脯大,微臣还没跟公主一夜春宵,绝对不死!”

  云曦忽然觉得,刚才的心虚内疚都是多余的,像裴锦这种祸害,还是早点儿死了好。

  NO.4

  “我可怜的锦儿啊……”

  半个月后,梁夫人的哭号声再次响彻整座将军府,云曦被吵得脑仁发疼,望着一屋子哭得东倒西歪的老弱妇孺,眉头几欲扭成一团。

  裴锦带兵出城剿匪,与土匪血战一场后,见形势不容乐观,于是下令撤退,谁知他在撤退的途中神秘地失踪了!

  于是坊间流言四起,说十七公主不愧是“克夫小能手”,这次居然连驸马的尸首都没给裴家留下。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