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飞言情 > 2017飞言情 > 正文

[2017年11B]大佬貌美如花

来源:互联网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8-11-08

  李一枕

  1

  席五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时,正好是深夜兩点半。

  他听到声音也没睁眼,轻轻地翻了个身。来人走得不快,在他面前停住步子,像是俯下身来仔细端详他。

  席五不怕人看,因为他从小长得就好看。此时,来人伸出一根手指,戳在他的嘴角上,用力向上提起,而后那人笑出了声,嘀咕一句:“没看出来,还有酒窝呢。”

  席五还是没动弹,那人总算是走开了。席五听到浴室里响起水流声,许久,湿乎乎的脚步声响了起来,席五怀抱里挤进来一个人,头发还在往下滴水,他实在忍无可忍,睁开眼说:“把头发擦干再上床。”

  “你醒了?”哆来咪笑起来,“我还以为席老板打定主意一觉睡到天亮呢。”

  席五没出声,她就伸着手臂揽住他的脖子说:“这么久不见,不想人家吗?”

  “不想。你打扰到我睡觉了。”

  “我懂,你爱我在心口难开。席老板,你的嘴要是和你的身体一样诚实就好喽。”

  “胡言乱语。”席五话说到一半忽然停住,半晌道,“把手拿开。”

  “哎呀,人家手凉,借人家暖一暖嘛。”

  哆来咪是个小坏蛋,席五这样的冰山老男人斗不过她。她把手塞进他怀中时,他浑身都僵硬了。她眉开眼笑,一会儿亲他的嘴角,一会儿对着他的耳洞吹气。

  席五拿她无可奈何,翻身把她压下说:“你到底想怎么样?”

  “一日夫妻百日恩。”她媚眼如丝道,“我来回味一下不行呀。”

  这人没脸没皮,席五把她甩下床,她一个漂亮的翻身后在地上站稳,娇嗔说:“干吗啦,凶神恶煞的。”

  她还是不死心,看席五再次闭上眼睛又摸了过去,她手脚并用缠在席五身上。

  “哆女士,”席五说,“你今晚一定不让我睡觉吗?”

  只有席五会一本正经叫她哆女士,她欺负席五是个君子,越发放肆地往他身上贴,感觉到他深吸了口气,像是无可奈何。

  这人实在是太逗了,哆来咪正想不逗他好好睡一觉,可他不知怎么一扯,她就被拉到了他的身上。

  “既然不睡,那就通宵吧。”

  “啊?”

  哆来咪还没懂他的意思,等反应过来时已经被他吃干抹净了。她嘴欠,这样了还要调戏席五:“席老板刚刚还说不要呢,男人真是口是心非。”

  席五微微一笑,就这么凝视着她。他眼珠子颜色淡,像是两颗莹润美丽的玻璃球,她伸手想去摸,可他忽然将她整个人搂在怀中。

  他额头上也出了汗,两个人汗津津贴在一起,哆来咪要求饶,却听到席五淡淡地说:“说了通宵,就要到天亮。”

  天边泛起鸭蛋青,太阳压在地平线上跃跃欲试,哆来咪去浴室洗好澡,刚要翻窗出去,就觉得双腿一软,差点儿跪倒。床上席五躺得优雅,双手交叠在身上,像是白雪公主。她啧了一声,暗暗想,这个人,真是个衣冠禽兽呀。

  2

  哆来咪长了一张妖艳贱货的脸,不必上妆也艳光四射,看起来就像个小妖女。

  她忙的时候十天半个月也不见人,闲起来就每天来席五的店里报到。席五开了一家酒吧,常客都知道,席老板人长得好,标志俊俏的一张亚洲人面孔,头发是乌黑的,衬得一张脸格外雪白。

  哆来咪第一次见他时就在心里低咒了一句,这么好看的男人,站在吧台里,面色冷淡地垂着头调酒,简直把“蓝颜祸水”四个字刻在了骨子里。她脸皮厚,过了没多久和席五缠在一起,可这男人不同寻常,夜里热情似火,白天再见照样不给哆来咪好脸色。

  席五的酒吧每天晚上十点才开门,他余光看到哆来咪不知道从哪里溜了进来。她从人群里凑了过来,席五没搭理她,她跳上高脚凳转了一圈,背靠在吧台上,却又低下头倒着看席五:“席老板,江湖救急,请我喝杯酒吧。”

  席五扫了她一眼,看到她眉眼弯弯,笑得甜蜜至极。他到底去给她倒了一杯端过来,在五光十色的灯光里,看上去就像是杀人于无形的烈酒。

  哆来咪酒量好,毫不在乎地大口往下吞,却猛地捂住嘴,半晌呛咳着问:“这是什么玩意儿?”

  “我煮的中药。”

  哆来咪被苦得眯起眼来:“我要喝酒,你怎么欺骗消费者呀?”

  “哆女士,”席五说,“你的生理期要到了,想要不生理痛,还不好好调理?”

  闻言,哆来咪从凳子上跳下去,就这么轻飘飘地跃了过来,一把揽住了席五的腰身。

  “席老板,”她甜甜蜜蜜地说,“想不到你居然连我的生理期都记得,这么关心我呀?”

  可席五无动于衷地说:“你上次来生理期,弄脏了我的床单。那是我新买的埃及棉,很舒服,颜色我也喜欢。”

  余下的话他没有说完,可是分明是嫌弃哆来咪把他心爱的东西弄脏了。哆来咪在记忆里费力地找出这件事儿,可她天生没有害羞这种情绪,掐了席五的腰身一把。

  席五的神色毫无变化,可哆来咪感觉到他的肌肉收缩了一下,这男人怕痒,又是个面瘫。哆来咪踮着脚在他耳朵边说:“太无情了吧,席老板,不是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吗?”

  席五将她甩开,她背脊撞在酒柜上。酒吧中有客人看过来,哆来咪像个人来疯,她先矫揉造作地“哎哟”一声,这才倚了过去说:“席老板,你弄痛人家了。”

  她调情技术一流,席五还要甩开她,可她这次先一闪身,贴在了他的胸口。

  “放开。”

  “我不——”她拖长腔调,娇滴滴地说,“你亲我一口,我就不给你捣乱了。”

  “哆来咪……”

  他的面色沉下去,可哆来咪胆子大,毫不畏惧地迎着他的目光。两个人动静太大,客人们开始窃窃私语,席五眉头拧得更紧,刚要开口,却被哆来咪揽住脖子,一头撞了上来。

  她的唇在他的唇边堪堪擦过,柔软又香甜,而后她笑眯眯地跳出吧台,似乎只在转眼间就到了后门边。

  “席老板。”她一手握住门把,一边回过头来撒娇说,“你这个坏男人,一点儿都不怜香惜玉。”

  而后,她闪身进了后门。席五抬头看向前门走进酒吧的一群人,他没做声,想起刚刚哆来咪的唇和那个不像话的吻,却也只是将玻璃杯一个一个地放回了柜中。

  3

  哆来咪一个多月都没来酒吧。

  营业时间过了,酒吧里只剩下席五一个人。他抬头看去,门还是关着,总爱从那里蹦蹦跳跳钻进来的哆来咪却仍旧没有出现。

  他迟疑了片刻,这才走过去打算将门锁上。夜色沉沉,连路灯都不大明亮,打斜里撞过来一个人,席五下意识地避开,那人一头栽在地上,疼得倒吸一口冷气说:“席五,你也太没良心了吧!”

  借着门前的霓虹灯,席五看到哆来咪正跪坐在地上,愤愤不平地看着他。她不知道打哪来的,浑身都是土,衣服破破烂烂,简直像是在逃难。见他看自己,哆来咪抬起手说:“拉我一把,我实在没劲儿了。”

  席五没动,哆来咪看不出他在想什么,自认倒霉,刚要自己爬起来,就感觉掌心被另一只冰冷的手握住了。

  哆来咪被他拉起来,踉跄两步跌入他怀中。这次她真的不是故意占他的便宜。哆来咪干的工作不太安全,别人都管他们叫作杀手。上次她从酒吧跑掉就是因为有仇人追来,她不想牵连到席五——

  或者换句话说,她不想让席五知道自己究竟是做什么的。

  她腰上中了一枪,猛地撞进席五的怀中,疼得龇牙咧嘴,还要装作若无其事地说:“席老板到底还是舍不得我呀。”

  “我只是怕你死在我这儿。”

  他说着,手沿着她的曲线向下,这样的动作若是别人做来,哆来咪一定要把咸猪手砍断,可是被他轻薄,哆来咪心甘情愿,他的手没有在别处停留,直奔向她的腰肢。哆来咪察觉不对要逃,他的手更快,沿着她破了的衣服探进去,目标明确地触碰到了她的伤口上。

  哆啦咪疼得一哆嗦,想要岔开话题道:“耍流氓吗?”

  可席五没上她的当,哆来咪有些心虚,听到他淡淡道:“怎么回事儿?”

  “没什么。”她说,“路上看到有人打架,我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结果光荣负伤了。”

  “胡说。”他打断她,将她打横抱起向里面走去,“你这是枪伤。”

  哆来咪没想到他摸一摸就知道是枪伤,惆怅地闭了嘴,觉得席老板实在厉害,若是哪一天被别人横刀夺爱,她要伤心得死去。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