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飞言情 > 2017飞言情 > 正文

[2017年10A]皇上,嫁给微臣可好

来源:互联网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8-10-26

  溯洄从之

  【故事简介】

  陆重九自小将首辅岑子溯看作天上月光,奈何岑子溯只当她是提线傀儡。爱情的角逐中,岑子溯步步后退,陆重九却步步紧逼。他原以为她丝毫不足为惧,却不曾想她攻陷了他的心房。正当他们以为自己终于修成正果时,陆重九却得知他是前朝余孽……

  (一)

  陆重九趴在温泉池子旁的草丛里,目光紧紧地黏在不远处假寐的男人身上。

  水雾浓郁,陆重九只看得清男人健硕的背部,竟然比她父皇后宫里头的美人还要白些,手臂上似还有个蝴蝶胎记,在水雾中若隐若现。

  只叹有人欢喜有人悲,眼前此人悠闲地泡着温泉,而身为太女的陆重九却四面楚歌:父皇驾崩,诸位皇叔虎视眈眈,就等着把她这个太女从龙椅上拉下来。

  若是她不拉拢眼前这个当朝首辅岑子溯,恐怕,哪天她就得去和她父皇团聚了。

  想到这儿,陆重九生出惆怅之情。岑子溯于陆重九,正如天上的白月光,地上的白莲花,可远观而不可亵玩。奈何陆重九自幼倾心思慕,做梦也想着把这束月光、这朵莲花掬于手中,却可望不可得,着实令人扼腕。

  低叹了一声,陆重九匍匐前进,心里琢磨着怎么露面给岑子溯的惊吓最小。谁料,草丛中忽然窜出一条青蛇,陆重九吓得尖叫,连滚带爬地往岑子溯的方向跑,却在途中被石头一绊,骨碌骨碌地滚进水里,溅起了一圈水花。

  不知溫泉池子的深浅,陆重九迈着腿想够着底,身体却直往下沉。泉水往鼻子、嘴巴里头灌进来,陆重九绝望地朝水面伸出了手。

  下一刻,一只手抓住她的衣领,把她从水里拎了出来。陆重九吐着池水,咳得撕心裂肺,抬起头方见岑子溯那放大的脸,一双上挑的凤眼里写满嫌弃。

  “先生,好……好久不见。”陆重九小心翼翼地扬起笑脸。

  “殿下,距今日早朝臣与您见面……不过两个时辰。”岑子溯笑得冷漠。

  “先生为人如清风朗月,见之如沐春风,一个时辰不见,如隔三秋啊!”

  “臣却记得,臣为殿下讲学的时候,殿下可是数着时辰盼着臣走。”岑子溯把陆重九往岸上一扔,连带着扔过去一件外袍,道,“自己找个地儿换上,臣可担不起殿下受寒的罪过。”

  等陆重九换好衣衫,便见岑子溯已经站在原地等着了。他只穿了件素色中衣,双手环抱,目光悠远,不知看着何处,乌黑的长发被一根细细的青玉莲花簪半绾着,如瀑布一般披散在肩上。陆重九这一看,便不由得看呆了。

  岑子溯侧过头,目光轻飘飘地落在陆重九身上,薄唇轻启:“说吧,来这儿做什么?”

  陆重九清了清嗓子,郑重地说道:“孤是来和先生谈个交易的。”

  (二)

  “哦?微臣洗耳恭听。”岑子溯的嘴角漾起浅笑。他笑起来有一丝温柔缱绻的味道,细看之下却能发现这微笑没有温度。

  “孤自幼便是先生看着长大的,除了父皇、母后,先生便是孤最亲的人了。”陆重九扯住岑子溯的衣袖,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道,“先生心如明镜,定然知道孤那些皇叔的狼子野心,只怕父皇灵柩还未下葬,孤便要暴毙昭阳殿了!”

  岑子溯把自己的衣袖抽回来,道:“殿下手脏,别碰臣的衣服。”

  知道岑子溯惯有洁癖,陆重九也不恼,只道:“先生,孤胸无大志,就想吃好喝好。况且孤心地纯善,哪能跟您斗?那些皇叔,哪个甘愿受制于您?你支持孤,是最明智的选择。”

  与朝堂上的人斗了这么些年,头一回听人如此谈交易的,岑子溯乐了,拊掌笑道:“有道理。”

  陆重九一听有门儿,心下乐开了花,转念一想,她与岑子溯不过是师徒的关系,若是能结为姻亲,关系定能更上一层楼,皇位也能坐得稳当些,便继续道:“先生也近而立之年了,不知可有心仪的女子?”

  方才还觉得这草包殿下有些长进,朝堂上的局面看得倒也清楚明白,没想到一转眼又跑偏了。岑子溯叹了口气,瞧见她的傻模样,心里突然起了玩笑的心思。

  岑子溯弯下腰靠近陆重九,低声问:“殿下真想知道微臣喜欢谁?”

  “当然,也好给先生做媒不是?”

  岑子溯轻笑道:“微臣喜欢的是殿下,不知殿下对臣是否有意,嫁与微臣可好?”

  陆重九不可置信地看着岑子溯的双眼,那双眼的眼角上挑,是极尽多情的风流眼,眼波流转间似脉脉含情,只是陆重九年纪尚轻,看不出他眼底淡漠的冷然。

  “你……你说真的?”

  岑子溯淡笑点头。

  “其……其实孤也喜欢先生的!先生天人之姿,孤仰慕久矣,奈何孤不学无术,无颜向先生求亲。上天垂爱,原来先生也恋慕孤!”陆重九嘴角几乎要咧到耳朵边,她捧住岑子溯的脸响亮地亲了一口,然后一边向院子外头跑,一边道:“孤这就去太庙禀告父皇、母后!你放心,虽然你比孤年长了一大截,但孤不会嫌弃你的!”

  岑子溯石化在原地。

  这臭丫头怎么答应得这么爽快?正常发展不是应该脸红心跳、扭扭捏捏,然后他再告诉她他是逗她玩儿的吗?

  而且他方才似乎……被非礼了?

  (三)

  陆重九顺利地坐上了皇位,从此每日捉猫遛狗,上树下河,无人敢管。只是碍着岑子溯,陆重九还是乖乖早朝,不过也只是做做样子,睁着眼睛睡觉罢了。

  她内心很是自得,那日偷偷地潜入岑子溯的温泉山庄,不仅拿到了皇位,还预定了一个谪仙般的夫君,父皇九泉之下也应当安心了。

  只是乐极生悲,还没舒坦几日,陆重九就得了教训。

  这日早朝完毕,岑子溯打算回家补觉,却被陆重九的随侍太监叫住。陆重九向来是男儿性子,眉眼间带着与生俱来的威势,这股威势让她显得不那么羸弱,穿着龙袍倒也像模像样。

  只是今日似乎有所不同,那点儿威势被惨淡的病容取代了。岑子溯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

  “先生,您刚扶朕登上皇位不久,朕便要不久于人世,恐怕要辜负这江山了。”陆重九哭丧着脸道。

  “陛下怎么了,说这番不吉利的话?往日生龙活虎,臣还是头一遭看见您病恹恹的模样。”岑子溯一边说道,一边捏了捏陆重九的脸,惊讶地发现这丫头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

  陆重九叹气道:“朕都想好了,待朕殡天,先生千万不能立二皇叔的儿子当皇帝,上回和他一块玩儿蹴鞠,他一个球飞过来险些把朕的胸踢平。”

  “殿下……”岑子溯张口,却被陆重九打断。

  “还有三皇叔的世子陆重元,朕上回偷听到他骂朕母夜叉。朕虽然捅了马蜂窝让马蜂追着他咬,出了口恶气,但朕拒绝原谅他!”

  岑子溯揉了揉额头,他知道陆重九向来混账,可他没想到她如此混账。他深吸一口气,问道:“好了好了,陛下究竟怎么了?”

  陆重九忽然捂住肚子滚下龙椅,抓住岑子溯的衣摆哭道:“疼死朕了!朕快没命了!”陆重九这一离开龙椅,便露出了龙椅坐垫,明黄色的丝绸染上了一摊刺目的鲜红。

  岑子溯抽了抽嘴角,恨铁不成钢地道:“女子天葵又非不治之症,陛下这般成何体统?”他招呼宫女来清理龙椅,接着让陆重九跟他回寝宫。

  陆重九躺在地上不动弹,哼哼唧唧道:“站着说话不腰疼,你来一次天葵试试。朕若不是为了看见你,才不会来上早朝。”

  说话间,腹部又是一阵疼痛,陆重九捂着肚子哀号,抬头看岑子溯,心里不禁有些哀怨。她方才把话说得那般重,也不见岑子溯有半分怜惜,这家伙的心莫非是石头做的?怎么也焐不热?

  “臣是男子,不会有天葵。”岑子溯低头看着耍赖皮的陆重九,蹲下身道,“上来吧,臣背陛下回昭阳殿。”

  陆重九霎时眉眼舒展,乐开了花,似乎忘记了腹痛,麻利地爬上岑子溯的背,双手围住岑子溯的脖子,鼻尖都是岑子溯身上的皂角香味。

  闻着皂角香,腹部的疼痛仿佛减轻了许多,她靠在岑子溯肩膀上偷笑了会儿,道:“就知道先生疼朕。先生可知,父皇为朕挑选讲师的时候,朕一眼就在文武百官里头瞧见了你。那时你初入朝堂,父皇还担心你无法胜任,是朕死缠烂打,父皇才答应让你当朕的先生。”

  岑子溯不语。他自然记得彼时他不过是个小小的翰林院编修,却获得先皇青眼得入东宫侍讲。那是他进入朝堂后的第一个机会,也是他权势滔天的开始。没想到,是陆重九帮了他。

  陆重九掏出一个泥人儿放进岑子溯的怀里,道:“话本子里头的才子佳人都要交换定情信物,朕前几日照自己的模样捏了个泥人儿,放在你胸口这儿。”陆重九拍拍岑子溯的胸口,接着道,“先生可要一直把朕放在心尖儿上啊。”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