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飞言情 > 2017飞言情 > 正文

[2017年08B]非典型情人

来源:互联网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8-10-19

  1.若是五年前,我还会视你如珍宝

  景新慈善拍卖会的后台,衣香鬓影,低声笑语。

  顾笙看着被众人围绕的俊美男子,眼底的神色一暗。

  “顾笙,走吧。”叔叔顾鄞扭头看了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的顾笙,叹了一口气,暗叹:真是孽缘啊!

  顾笙握紧手里的合同,感激地看了一眼顾鄞。她实在是想不到有什么方法可以再接近他了,只好找了顾鄞帮忙。跟在顾鄞的身边,顾笙一步步地朝着那个众星捧月的男子走去,她的背僵硬地挺直,握着合同的手指关节处泛着无力的惨白。

  “敖总。”顾鄞笑着上前去与敖桀打招呼,顾笙感到一道冰冷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抬头看去,那个人的目光自始至终不在自己身上。顾笙环顾了一周,还以为是错觉,准备收回视线时,目光忽然与敖桀相交。

  “顾小姐还真是执着。”敖桀嘲讽地开口,“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已经拒绝你三次了。”

  顾笙面色一白,颤抖着嘴唇道:“对于景新来说,KJ的确无足轻重,但是对于KJ来说,能够融入市场,与市场接轨太重要了,敖总为什么不能给KJ一个机会?若是敖总能说出一个KJ不能加盟的理由,那我以后不会再来找敖总。”

  敖桀琥珀色的眸子盯着眼前娇小的女人,突然,他勾起嘴角上前一步,俯身在顾笙耳边道:“理由?不是什么事都需要理由的,商人重利,阿笙你不是比我更明白这一点吗?”

  温热的气息扑在耳边,顾笙听到那一声“阿笙”,身体不禁一抖。她抬头看向敖桀,他的眼里冰冷一片。

  “还请敖总放下私人恩怨,我……”

  “我与顾小姐之间没有恩也没有怨,顾小姐怎么不去找你的丈夫帮你,毕竟在法律上,他比我更有理由与义务帮助你。”

  顾笙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一张小脸变得煞白。

  顾鄞在旁边看着两人对话,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开口道:“敖总,小笙已经在一个月前离婚了。”

  敖桀一怔,看着顾笙惨白的脸下意识地问道:“为什么?”说完,他的面容很快又恢复冷峻,看着她又道,“你为什么觉得我会帮你?因为你离婚了?”

  “我没……”

  敖桀打断她的话继续道:“若是五年前,我还会视你如珍宝,而今你在我眼里一文不值。顾笙,你没资格跟我谈。”

  一句话,将顾笙的一颗心抛入万丈深渊。她低下头,看着脚下的猩红地毯,幽幽出声:“若是我求你呢?”

  “求我?”敖桀上前毫不避讳地抬起她的下巴,迫使她看着自己,“你拿什么求我?”

  顾笙死死地咬住嘴唇,突然退缩了。

  敖桀轻笑一声松开她,转身冷冽道:“我不想再看到顾小姐了。”

  说完,他背对着顾笙离开,身后的秘书连忙跟上。

  “小笙,你没事吧?”顾鄞有些担心地问道。

  顾笙扯了扯嘴角,心底的寒意蔓延开来:“谢谢你,叔叔。”

  “唉,我只是向敖桀引见了你,也没帮上你什么忙……”

  顾鄞的话还在耳边环绕,顾笙看着那个渐行渐远的男人,心口不禁抽痛。曾经的他们有多亲密,那么今天的他们就有多疏远。他们之间因为无比熟悉,所以总能伤到彼此最柔弱的地方。

  出了会场的门,敖桀沉着脸吩咐秘书道:“去给我查,查KJ集团顾笙近三个月的情况,我要一份详细的资料。”

  秘书微微一愣,顾笙不是他最忌讳的人吗?

  破产或是做我的女人,你只有这两个选择

  短短五年的时间,景新已经成为商业龙头,如今的市场形成了以景新为中心的商业体系,其他公司想在市场中生存下来,第一件事情就是加入景新建立的体系。KJ这几年已经在走下坡路了,要想重新焕发生机,必须融入现在的大趋势。

  只是敖桀已经拒绝了顾笙,顾笙想要寻找别的出路,太难了。

  瑞环皇家包厢内,酒过三巡,顾笙已经有些难以支撑。

  对面的黄总满意地看着眼前漂亮的小女人眼神蒙眬,再次将她面前的酒杯斟满:“没想到顾小姐那么爽快,若是顾小姐能再连喝三杯表示诚意,我也爽快地答应以后多多照顾顾小姐的公司,大家资源共享。”

  眼前的男人虽不及敖桀,但是能得到黄氏企业的支撑,KJ也可以稍稍喘一口气,也不至于被敖桀逼到如此地步。

  顾笙深吸一口气,看着眼前的酒杯道:“好,希望黄总说话算话。”

  “算话,算话。”黄总忙不迭地点头,看着顾笙拿起酒杯就灌,拍手叫好。

  到第二杯酒下肚,顾笙猛地咳嗽起来,她左手捂着肚子,胃正抽得极其难受。她忍不住站起来,看向黄总道:“不好意思黄总,我可不可以去一趟洗手间?”

  黄总看到嘴的鸭子也飞不了,边点头边指着桌上的酒笑道:“好,顾小姐还有一杯哦。”

  顾笙点点头。

  出了门,顾笙一边快速朝洗手间的方向走去,一边低头拿出自己包包里的胃药,在手心里倒出几粒药丸,刚要塞进嘴里,整个人便撞上一堵肉墙,药瓶应声落下,白色的药片散落一地。

  “对不起,对不起。”顾笙蹲下,伸出手捡着地上的药丸,胃疼得她指尖都在发抖。

  “陪酒的滋味如何?”

  熟悉的男声在头顶响起,顾笙浑身一僵,没想到自己会在这么狼狈的时候与敖桀见面。

  她握紧药瓶,慢慢从地上站起,看向他,嘴角扯出一抹笑:“敖总,真巧。”

  敖桀看着她,视线落到她手里的药瓶上,哑着声音开口:“顾笙,你对自己可真狠,是不是为了KJ,你可以付出你的一切?”

  回忆像走马灯一样在顾笙脑海里不停地转过,他的每一句话都像一把利刃在她的心口划出伤痕。顾笙自嘲地笑了笑,抬头与他四目相对:“敖总不是早就知道了吗?毕竟我是一个为了利益可以嫁给比我爸爸年纪还要大的人。”

  敖桀死死地盯着眼前的女人,若是目光可以化为刀,他一定要剖开她的心看看是不是坚冰做的。

  顾笙看他不说话了,绕过他,道:“敖总,我还有……”

  最后一个“事”字化为一道惊呼,反应过来时,她已被敖桀抵在走廊的墙上。

  “你干什么?”顾笙看了眼四周,确定没人后看向他。

  “这就害怕了?”敖桀居高临下地看着嘴唇发白的顾笙,大手钳制住她挣扎的腰身,微微用力,“为什么不来求我?”

  “敖总不是说了吗,不想再看见我,更何况我也没什么可以拿出来求敖总的。”

  “所以,你就找了黄耀?”敖桀轻“呵”了一声,“你真能退而求其次啊。”

  顾笙受不了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冷嘲热讽,冷声道:“敖桀,你不要欺人太甚!”

  话音一落,走廊另一头传来脚步声,顾笙与敖桀齐齐看向来人。

  黄耀怎么也想不到会看见这一幕,他还以为顾笙半途跑了,所以出来找她。

  “敖……敖总,你……你们……”黄耀看见敖桀,笑得十分谄媚。

  “滚!如果我数到三,你还不从我视线里消失,明天你的黄氏企业就可以滚出景新了,三!”

  黄耀惨叫一声,还没有反应过来到底怎么回事,便连滚带爬地往外冲。

  “你!”顾笙一愣,眼圈微微泛红,他怎么可以轻而易举就毁了她的最后的希望!

  “我欺负的就是你。”敖桀盯着她,一字一句道。

  心底的防线被敖桀的一句话轻轻松松击溃,顾笙眼里蓄满了眼泪,有些崩溃地朝敖桀吼道:“你到底想要我怎样?!”

  敖桀看着她在自己怀里挣扎,却怎么也不松手。半晌,顾笙哭得累了,便靠在背后的墙上啜泣。敖桀终于道:“我不想放过你,所以你只有这两个选择,KJ破产或者做我的女人。”

  3.顾笙,你赢了

  敖桀给了她一个星期的时间考虑。

  无论是让KJ破产还是做他的女人,顾笙知道这是他为了报复她当年对他的背叛。

  顾笙还在店里怔怔地出神,忽然接到助理的电话:“总监,董事长出车祸了。”

  “怎么回事?!”顾笙猛地从座位上站起,脑袋嗡嗡作响,“我爸现在在哪家医院?”

  “A市第三人民医院。”

  挂断电话后,手机铃声再次响起,顾笙连忙接听,还没开口,电话另一边的人便道:“季夫人,我送的礼物你收到了吗?”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