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飞言情 > 2016飞言情 > 正文

[2016年05A]有情可圆(六)

来源:互联网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9-03-07

  【上期提要】路瑾年突然要带杜唯微回家,这让杜唯微紧张不已,她在学校和人打架的瘀青还在脸上呢!可路瑾年毫不在意,甚至因为她紧张的样子,心里有点儿窃喜。

  路瑾年的家在A市郊区的别墅群,地方偏远但环境清幽,适合住家和修身养性。

  他的家不算大,没有想象中那么奢华,反而中规中矩,似乎是为了保持低调。别墅外的花园内,有阿姨在扫地,也有园丁在修剪花草。

  杜唯微跟着路瑾年踩着青石阶往正大门的方向走,园内的人见到路瑾年都客客气气地说“路少,你回来了”,但视线落在他身后的杜唯微身上时,不知道怎么称呼。他下意识地伸手握住她的手,不用任何言语,就确定了她的身份。

  进屋后,路瑾年单手解开风衣的扣子,很随意地丢给了迎面而来的陈瑶。

  看到他身后的杜唯微,陈瑶的目光暗了几分。

  杜唯微与陈瑶对视,她也怔了一下,眼前的女人,可不就是在学校丢钱让她离开路瑾年的那位?

  “路少。”陈瑶饶有兴趣地看着杜唯微几眼后才说,“你带个女人回来,怎么也不跟李总说一下?”

  “我喜欢当面说。”

  “路少,你也太任性了,随随便便带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回来,李总”

  “陈管家”路瑾年不耐烦地打断她,语气显得很不悦,双眉也紧蹙,“你做好自己的本分就行,我的事儿你还是少插嘴。”

  被路瑾年堵了一句后,她原本还有很多想说的话,最终还是全部吞了下去。

  几乎是同一时刻,李茉从楼梯上一步一步地往下走,高跟鞋踩在木地板上发出的声音富有节奏,那一声声敲在地上,像是砸在了杜唯微的心尖上,让她莫名心悸。

  杜唯微朝着声源看去,只见一位雍容华贵的女子慢慢向这边走来。她的头发被高高地盘起,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浓淡相宜,看上去干练、强势、果断。

  李茉轻蔑地扫了一眼杜唯微,又看向路瑾年,责备道:“你还知道回来?”

  “你不是总抱怨我跟哥不娶老婆吗?今天我带媳妇来见你,你是不是很高兴?”

  “媳妇?”李茉这才打量杜唯微,目光最后落在她戴着口罩和墨镜的脸上,“长得丑不能看?”

  杜唯微紧张地低下头,面对如此有威严的婆婆,她一时间竟不敢说话。

  许久后,李茉问:“什么学历?”

  杜唯微回道:“本科。”

  “留过学吗?”

  杜唯微摇头。

  “父母是干什么的?”

  “妈妈去得早,现在我跟爸爸在一起。”杜唯微轻声说,“爸爸做些生意,我们家境还算小康。”

  “小康?”李茉冷笑一声,而后又问,“你做什么工作?”

  “还没毕业,暂时没工作,但是我会写点儿”

  她话还没说完,李茉就转脸看向路瑾年,毫不给面子地骂道:“你随随便便带一个女人回来见我,我们路家的门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吗?我说过,戏子和乡间野鸡你可以玩儿,但不要被我看见!”

  路瑾年的脸色沉得可怕,杜唯微原本也很忐忑,但一听到“乡间野鸡”,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

  她是一个争强好胜的人,面对这样的侮辱自然不能平静,没等路瑾年说话,她就忍不住开口道:“伯母,我出生卑微不错,没有豪门小姐的背景也不假,可是工作没有贵贱之分,人与人也没有什么三六九等的划分,只要不偷不抢不骗人,是演员也好,是穷姑娘也罢,你可以不喜欢,但无权侮辱!”

  杜唯微当面顶嘴,李茉怒发冲冠,虽面上还保持气度,但语气极其尖酸刻薄:“你读的那点儿书就别拿出来卖弄了,大理道谁都会说,可现实就是,大街上的乞丐就得摇尾乞怜。”

  “妈,你这么说,我这个戏子就难过了。”路瑾年从容不迫地说着,他满脸带笑,以开玩笑的口吻说话,却带着浓浓的威胁,“我不听话,没进入家族企业帮忙,一不小心当了戏子,让你不高兴了,以后戏子见你就绕道,省得你烦心。”

  说完,路瑾年从陈瑶手里扯过风衣披在肩上,他一条手臂环住杜唯微的肩膀,手指在她的肩上拍了几下,用动作来安慰她。

  任何有自尊心的人,听到这些话都会难过。

  李茉说话句句带刺,他已经习惯了,可杜唯微不一样,她刚领教,自然不能从容应对。

  眼看着母子关系紧张,陈瑶想做和事佬:“路少,你好不容易回来,那就留下来吃个饭吧。”

  路瑾年讽刺道:“戏子没资格吃这里的饭。”

  “妈–”与此同时,一道沉稳的声音传来。

  李茉听到这声音,脸色顿时缓和了下来,她立刻换上了满脸的笑意,眼里也充满了宠爱。

  陈瑶立刻迎上前:“西顾少爷,你今天不是回学校了吗,怎么回来了?”

  “天气不好,飞机航班取消了。”

  杜唯微下意识地扭头看去,当她看到路西顾的脸时,整个人的脑子都空了,天和地仿佛扭曲在一起,她就站在整个混沌的空间不停地旋转,周遭的声音在她耳边都变成了轰鸣声。

  路瑾年,路西顾

  她呆呆地站在原地,身体有些僵硬,环着她肩膀的路瑾年也感受到了她此刻的变化。

  路瑾年的手收紧,目光沉得可怕。

  “哥。”

  “瑾年。”路西顾上前,眼睛一斜,看向了被裹得都看不到脸的杜唯微,再看他们亲昵的样子,笑道,“交女朋友了?”

  路瑾年的手指一点儿一点儿地往怀里收,杜唯微紧紧地贴在他的胸口。

  “是老婆。”

  路西顾笑容一滞,但很快恢复自然:“有担当呀,恋爱就是冲着结婚的目的,这是好事儿。”

  像是为了宣示私人财产所有权一般,路瑾年一字一句地说道:“我们领证了。”

  路西顾:“”

  “领证?”李茉像是地雷一样炸开,原本她还能稳住,这一刻却控制不住了,“你把结婚当演戏了是吗?”

  “我演了十几年的戏,唯独不会把婚姻当儿戏。我从小看着你跟爸爸一直吵架,那时候我就发誓,我以后娶老婆绝对不要重复你们的悲剧,我要挑性格好的女人当老婆。”

  李茉气得差点儿倒地不起:“你这是说我脾气不好?”

  路瑾年没有正面回答李茉的话,而是笃定道:“反正这个儿媳妇,你接受也得接受,不接受,大不了以后我们不回来。还有,以后不要让你的人耍小手段,尤其是路上扇脸、学校塞钱的伎俩。”

  丢下这些话后,路瑾年搂着发愣的杜唯微走了出去,完全无视身后气得要发癫的李茉。

  他们走后,李茉把陈瑶叫到书房训话,整个房间里都充斥着火药味儿。

  “当初你不是说给了她一大笔钱,她收了,还说会离开我儿子吗?”

  陈瑶低着头,战战兢兢地解释道:“她当时确实承诺了,没想到没想到”随后她又说,“这丫头片子居然敢骗我!要不,我再找机会好好教她怎么做人?”

  “教她做人?你打算怎么教?继续跟上次一样,然后再被抓住把柄”李茉拍着书桌,气冲冲地说,“接着让这个小野鸡跟瑾年告状,再挑拨我们母子关系?”从路瑾年刚才的态度来看,他是站在“小野鸡”那边的,完全无视她这个母亲的感受。

  “那那怎么办?”

  李茉一听,原本就恼怒,这下更火得不行:“怎么办?你还敢把问题抛给我?那我要你干什么?你的作用体现在哪里?”

  陈瑶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到好法子,只能低头挨训。

  “你私下给钱,威逼利诱让她滚蛋这本身没问题,但在路上演扇脸的戏码,这是拉低我的档次。”

  “我就按照李总的吩咐给她钱,并没有派人扇她脸,当时我还问您,是不是您找人做的,您说没有。”陈瑶继续说,“这种女人肯定得罪了不少人,李总您也别生气了,就放任她吧。她就是个乡下野鸡,路少玩儿腻了,肯定会回来。再说了,如果路上扇脸这件事儿不是李总和我的意思,那做这件事儿的人肯定还会有下一步动作,您就等着看戏好了。”

  听她这么一分析,李茉的怒火才稍稍消了一些。

  在她眼里,能配得上她两个儿子的,只能是豪门大小姐,像杜唯微这种乡野出身的人,她就是死也不会松口!

  车内气氛有些压抑,路瑾年一只手掌握方向盘,一只手支在窗户上。他神色平淡,看不出什么情绪。冷风不管不顾地灌了进来,而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杜唯微思绪飘远,很久都扯不回来。

上一篇:[2016年05A]皇家纠察队
下一篇:没有了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