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飞言情 > 2016飞言情 > 正文

[2016年05A]皇家纠察队

来源:互联网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9-03-07

  【故事简介】接到百姓匿名举报,我前去捉拿酒驾飙马的纨绔子弟,却不料惹上京城一霸秦景淮。我深入虎穴打算将他绳之于法,却被她要挟跳艳舞,喂!我可是六扇门第一女捕快啊!

  第一章

  大年三十,天寒地冻,本姑娘原本该在家里喝热热的饺子汤,陪父母一起守岁,都怪京城这群纨绔子弟!

  一个时辰前,我接到百姓匿名举报,说在东大街看见几个锦衣华服的公子哥儿当街赛马。不仅如此,这几个人后来还一起进了一间酒楼,至今未出。

  岂有此理!朝廷有规定,骑马不喝酒,喝酒不骑马。而今天是除夕,我用脚指头想,都知道这群人一定会饮酒作乐。于是,我立刻率领一小队人马埋伏在酒楼附近,等着逮住这群社会的败类。

  “兄弟们,打起精神!”我拍了拍跟我一样蹲在路边的几个同僚,“再坚持一会儿,抓到这群人,咱们就可以回去过年了。”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酒楼里走出来几个勾肩搭背、摇摇晃晃的人影。我立刻掏出举报信,按照上面描述的个人特征比对了一下,发现他们果然就是我们要等的那拨人。

  饺子汤,我来了!我心急如焚地飞奔上前,在那个蓝袍男人手刚搭上马背的一刻精准地擒住他的胳膊,反手一扭,然后道:“呔!现在不是势必要你开口,但是你所说的将会成为呈堂证供。”

  话音刚落,我就感觉到身后有人不断朝我小声提醒。我一回头就看见兄弟们满脸愁苦地看着我:“老大,你太太”

  太什么?太英明神武了是吗?我情不自禁地甩了甩刘海儿,对他们抛了个“你们有眼光”的媚眼,兄弟们顿时浑身哆嗦了一下:“不不是啊老大。”

  不是什么啊?我也是越来越不懂我这些手下了。

  此时,我擒住的这个男人却忽然开口道:“这位大人,不知在下犯了什么罪,要受到如此对待?”

  呵呵,他居然还有脸问!我立刻把朝廷颁布的公文往他面前一甩:“现在本官要告你酒驾,你可认罪?”

  “酒驾?”他笑了笑,“大人真是说笑,在下何时骑马了?”

  还狡辩?刚才你明明就–哎?他怎么没有在马背上?我回头一望,见兄弟们齐齐捂住眼睛,一个个脸上都是“老大,你又坏事了”的表情。

  糟了,一定是刚刚太想喝饺子汤,不小心出手早了!于是我赶紧把手一缩,就看到那个男人直起腰,朝我转过身来。

  我早该知道,大年三十敢在天子脚下飙马的一般都不会是什么小角色,却没想到,当他一回头,我的脑袋顶上好像有几道雷劈下来,劈得我浑身发抖。

  面前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权倾朝野的秦相家的公子,秦景淮。他爹是朝中一霸,他是京城一霸,他们父子并称皇城双霸。

  我的皮肉仿佛预见到什么似的,开始隐隐作痛。我只能暗暗祈祷,秦景淮可千万不要认出我。

  事实当然不可能轻易如我所愿。

  秦景淮理了理被我弄皱的袖子,俊脸罩上一丝阴霾,他道:“传闻六扇门最近新成立了一支专门管辖京城日常治安的纠察队,为首的是一位武功高强的女捕快,姓岳。就是你?”

  说这话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无比阴鸷,我差点儿脚一软就跪了下去。幸好,关键时候我还是保持住了身为六扇门捕快的尊严,装作毫无畏惧的样子,对他道:“看在今天过年,本官就放你一马。若有再犯,就是你老子出面,我也绝不留情。”

  说完,我回头对手下们霸气一呼:“收队!”

  第二章

  回六扇门的路上,我每走两步就瘫一下,要不是有同僚扶着,我怕只能爬回去了。

  但我临危不惧的表现还是得到了兄弟们的高度赞扬:“老大干得漂亮!放心,要是回头你出了什么事儿,清明、重阳我们一定会给你烧多点儿纸的。”

  这句话成功地击溃我残存的一点儿精神头,我当场就昏厥了过去。

  醒来以后,我悔不当初。要是当时我能够再冷静地等一会儿,等秦景淮上马以后再来个人赃并获,就算他是相府少爷也无从抵赖,说不定早就替京城百姓除害了。

  不管如何,已经发生的事情不可挽回,我还是打起精神继续去巡逻吧。

  我们纠察队每天的职责就是在京城各条大街小巷巡视,维护各处的治安。上至聚众斗殴、比武厮杀,下至随地大小便,都属于我们的管辖范围。

  今天是年初一,到处都喜气洋洋的。然而,京城毕竟是个龙蛇混杂的地方,处处埋伏着危机。我带着人刚走到某条街上,就看到有两帮人当街对峙,火拼一触即发。身为纠察队队长的我,立刻身先士卒地冲过去:“冷静!朝廷有规定”

  我口号还没喊出来,就发现情况不对。这两帮人怎么都转过来直勾勾地盯着我,笑得瘆人,好像等了我很久的样子?目光再往四周一扫,我果然发现不对劲儿。

  不远处一座二层的茶馆楼上,有人凭栏望来,嘴角噙着一抹玩味的笑容,他还端起茶杯朝我敬了敬。能在京城聚集这么多小混混围堵捕快,还表现出这副从容的死样子的,除了秦景淮,还有谁?大年初一,这人就不能好好去给人拜年吗?差评!

  下一刻,那两拨人一齐朝我冲过来。双拳难敌四手,一瞬间,我在心里把秦景淮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然后拔腿狂奔。

  我大概是京城历史上第一个被混混们追得屁滚尿流的捕快。一路上,我发誓要是再遇到秦景淮,我一定二话不说上去弄死他,却没想到,刚发完誓,他就骑着马出现在我面前。

  “岳绾绾,求我一下,也许我可以骑马带你走。”

  “滚开!别挡道!”我咬牙切齿地说。

  他双眉一拧,似乎没想到我竟然如此不赏他的脸:“哦?你确定?”

  那是当然了,我堂堂六扇门捕快,怎么可能对他这种恶霸低头?

  他笑了笑,把路让开,下一瞬,我麻溜地跳上他的马背:“秦公子,有话好商量。”这浑蛋,居然在前面也埋伏了一堆人。

  他拉住我的手圈在他腰上:“坐稳了。”然后便策马冲开重围。回想起那天,简直是我捕快生涯中的耻辱,我居然跟秦恶霸共乘一骑,把整条京城大街搅了个鸡犬不宁。

  快到六扇门的时候,秦景淮突然侧头问我:“岳绾绾,你经历过绝望吗?”

  我愣怔了一下,还没弄明白他说什么,他忽然按住马鞍,身子一落一起之间,已经跟我调换了位置。紧接着,他掏出一壶酒,满满地灌了一口。

  我脑子里似乎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刚想明白,就被他攫过下巴。

  湿润的唇对上来,灼人的液体瞬间滑进我的喉咙里。

  第三章

  什么是绝望?现在我就感到绝望!

  我一只手握着缰绳,另一只手抓着秦景淮塞过来的酒壶,坐在马上,被六扇门的兄弟当场拦了下来。下马的时候,我还不小心打了个酒嗝,顿时酒气冲天。

  当然了,我喝的是传说中一滴千金的百里香。秦景淮这浑蛋,为了陷害我,真是下了血本。

  随后,我和他双双被关进了牢房里。但我和他犯法的性质显然不同。他虽然也喝了酒,但毕竟缰绳没在他手上,他又坐在我后头,所以,主要责任在我。

  “秦景淮,你个乌龟王八臭鸡蛋!”隔着两扇牢门,我对他破口大骂,脏话到了用的时候才恨自己记得少。

  他躺在牢房的地上,嘴里叼着一根稻草,一副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的样子:“在京城,还没有什么人敢踩到本少爷头上。岳绾绾,你是第一个,也会是最后一个。”

  言下之意,就是要拿我杀鸡儆猴,让所有人知道得罪他的下场。

  很快,秦景淮就因为过错不大被直接释放,而我却因为知法犯法,被关了好几天,衙门还罚了我半年的俸禄作为惩戒。

  想到秦景淮这厮的恶行还有被他夺去的初吻,本捕快这口恶气就难以咽下去。就算我能勉强咽下去,我的兄弟们也不可能咽下去,对吧?

  我回头看向跟我并肩作战的手下们,就发现刚刚还闲着的一堆人瞬间忙得昏天黑地。

  “阿旺,前两天非礼老太太一案的那份卷宗呢?我还要誊抄一份存档呢。”

  “阿才,我们是不是还要去给王婶家的猪崽录口供?一起走吧。”

  可恶!我就知道这些人靠不住。没关系,大不了我自己去。像秦景淮这种一天恨不得犯法八百回的人,本捕快抓住他也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我知道秦景淮跟他的狐朋狗友们在京城有几个大本营,而这段时间,他最常流连的是一处高雅的风月之所,名唤杨柳阁。我暗中打听了几天才知道,他们明着是来这里听琴弄乐,实际上是私下开设赌局。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