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飞言情 > 2016飞言情 > 正文

[2016年05A]可口小厨娘

来源:互联网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9-03-07

  【故事简介】厨娘苏田田被绑架了,因为厌食的黎家大少爷只吃她做的菜。可是黎大少,你确定只是想吃我做的菜,而不是想吃我?!

  【一】

  苏田田被绑架了。

  几个身穿黑西装、戴着墨镜、面色凶狠的人冲进店里的时候,她还以为他们是来打劫的,没想到人家一言不发架着她就上了停在门外的豪车。她还惦记着厨房里火上的汤,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却看见后面的壮汉关了火,连汤煲都一起端来了。

  绑架人也就算了,汤是无辜的啊!

  半个小时后,豪车稳稳当当地停在了市医院的楼下。直到被人一把推进病房的时候,她才看见病床上的人,俊美的面容因为消瘦而显得格外苍白,但那脸上的傲慢神情是一点儿没改变的。

  看到是他,苏田田松了一口气。

  黎锦文生气地皱起眉:“苏田田,你到底有没有良心?”

  “哎?”好端端的,她怎么就没有良心了?

  “要不是我派人去绑你,你是不是要等到我饿死了才来?”

  苏田田撇撇嘴,对他的话不以为然。病房茶几上摆着各种高档食盒,从五星级大饭店到出名的私家菜馆,无一不有,他黎大少爷哪里会少她那一口吃的?只是可惜她刚刚在煲的汤,还没完全到火候就被端来

  刚刚想到这个,她就望见一个壮汉端着她煲的汤从门外走进来,将汤煲放在床头茶几上,身后跟着的人又放上一副碗筷,然后恭恭敬敬地转身出去了。

  “你还在那儿发什么呆?”他挑挑眉,一副大爷模样,虽说他也确实是大爷。

  苏田田认命地走过去,盛了汤递到他面前:“喏!”

  他却连手都不抬,道:“苏田田,喂病人是基本常识,不会啊?”

  苏田田气不过,但还是端着碗,一勺勺地喂给那人,偏偏他就算吃着东西,也不忘数落她没良心,抱怨她弃他在医院不管不顾。

  手微微一抖,她语气平淡:“我又不知道你病了。”

  他淡淡地扫了苏田田一眼,她心虚,只当没看到。

  但其实她是知道的,娱乐小报早把这些事情写得跌宕起伏。堂堂黎家大少爷,自幼什么得不到,什么珍馐美味吃不尽?偏偏他就是得了厌食症,吃什么都没胃口,搞得满城的大厨趋之若鹜,只盼着能讨这个大少爷欢心,荣华富贵倒是其次,一战成名才是最主要的。

  但若说知道,其实她也是一个月前才知道的。

  【二】

  一个月前,第一次在餐馆里看见黎锦文时,苏田田坚定不移地认为他是个来吃霸王餐的。

  自古以来,吃霸王餐的人都有那么几个标准:

  第一,收拾得人模人样。

  小店里昏黄的灯光下,那人一身衣物十分讲究,白皙面颊一看就知道不事劳作,长眸、挺鼻、薄唇,还有拈着筷子那一双细白的手,处处都透着养尊处优–可疑!

  第二,尽按着菜单上贵的点。

  菜单上最贵的,未必就是最好的,那些一点儿都不家常的菜式在饭店里很少有人点,食材常常采购了很久也没人动,根本不新鲜。真正会吃的老饕从来不点那些东西。

  第三就是,他真的吃得太少了。

  满满一桌子菜,他却只是每样都轻轻沾了沾筷子,就不再动了,眼睁睁地让那些鲜艳的菜色渐渐冷到灰暗。他似乎也不在意这些,只是偶尔漫不经心地朝着柜台后的她,投来饶有兴味的眼光。

  作为小店里唯一的厨师,苏田田觉得自己的职业水准被侮辱了!吃霸王餐事小,他现在的行径分明就是在挑衅!

  “先生,小店快打烊了”她走上前去,板着脸打算送客。

  “哦。”男人若有若无地朝她弯起嘴角,问道,“这些菜,都是你做的?”

  虽然被他的傲慢态度弄得有些生气,但苏田田不得不承认,有一副好皮相的人傲慢起来也是好看的。她点点头,颇有些不耐烦地说:“是。”

  像他这样根本不会吃东西的人,最好不要提什么乱七八糟的意见。

  他点点头,往椅背上一靠,薄唇轻启,淡淡地吐出两个字:“难吃。”

  苏田田简直是一瞬间就被这两个字点燃了,她强压着火气,努力保持作为一个厨师该有的气度,平静地问道:“先生,有什么意见可以提出来的。”虽然她不一定会改。

  黎锦文望着面前的苏田田,她硬装出来的礼貌态度让他明白:这家伙是真的忘记他了。想到这儿,他忍不住有些气愤,一双眸子眯起,危险意味十足:“汤太咸,菜太老,肉太硬。当然,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一看到你,就没胃口。”

  苏田田气鼓鼓地瞪着他,他也不说话,任她瞪。半晌后,她自己就先消气了:“这位先生,你点的是我炒的菜,不是我。”

  “嗯?”

  “所以,承惠四百二十八元,付现金还是刷卡?”如果他这个时候告诉她,他付不出饭钱的话,他就死定了!

  但黎锦文没说什么,很干脆地掏出钱夹付了款,只是在起身的时候发出遗憾似的感叹:“只是可惜,苏姨的手艺后继无人啊!”

  听到这话,转身回柜台的苏田田一愣,终于忍不住回头盯着他,狐疑道:“你认识我妈妈?”

  他不说话,只是站在原地,微微勾起嘴角。

  “你是?”

  他拿起椅背上的外套,慢慢朝她走来,昏黄灯光下,男人精致立体的面容带上了一丝蛊惑的意味。她愣了愣,直到他站在她身前,她都没想起来要逃开。

  男人站在她身前,俯下身去,呼吸相闻的距离里,他挑了挑眉,道:“苏田田,你眼神也太差了吧?”

  她脑子里已然是一团糨糊,呼吸困难地退开一步,狐疑地盯着他半晌:“你是?”

  看她脸上全然写着无知,他直起身,忍不住瞪她:“黎锦文!我是黎锦文!”

  这三个字落在苏田田脑海里,仿佛在平静的海面投下一块巨石。

  苏田田目瞪口呆地上下扫视他,“啊呀”半天后,指着他道:“小胖墩!”

  忍无可忍的一记栗暴终于落到她头上。

  【三】

  这不怪苏田田,她认识黎锦文的时候,他确实是个小胖墩。年幼时,她母亲在黎家当差,不是正经厨子,但黎家小少爷十分喜欢她母亲偶尔做的吃食,甚至连她都有些妒忌他。

  “小少爷很可怜的,你不要欺负他。”母亲总是这样跟她说。

  苏田田那个时候总是很不屑,一点儿都不觉得身在家大业大的黎家,从小要什么有什么的黎少爷到底有什么可怜。后来,她开始偷偷关注他,看着他一个人蹲在花园里发呆。明明是一个白白嫩嫩的小胖墩,却一点儿欢乐的感觉都没有。

  后来母亲离了职,很少和黎家有什么联系了,一直到母亲去世,她就再没见过黎锦文了。

  没想到,时隔多年再次见到,他居然已经不是胖墩了,而且两相比较,胖的那个,居然成了她自己,真是让人气不打一处来。

  自那天过后,黎锦文就常常跑来她店里了,而且每次都是挑着傍晚店里没什么客人的时候,让她想装忙不理他都不成。

  每次他都点一大堆的菜,却每样都只肯装模作样地吃一小点。虽然他从来没有少给过饭钱,但看着他浪费那么多,苏田田还是觉得生气!他难道不知道将饭菜一扫而光才是对大厨最大的尊重和鼓励吗?!

  一连几天后,苏田田终于下定决心要把这个讨人厌的客人拒之门外。于是在下午,等他刚刚推开小餐馆的门时,她就毅然站在了他面前:“黎锦文”

  她话未说完,一束包扎得十分精美的花束被塞进她怀里:“喏,送你。”

  苏田田愣了愣,但还是梗着脖子开口道:“我不要你的花!”

  “嗯?不要吗?很新鲜的啊”他眼角眉梢弯了弯,分明带着戏谑的笑意。

  新鲜?这算是什么形容词?苏田田低头看去,发现怀里包扎精美的居然是一株西蓝花。

  “”好吧,就算她是个热爱新鲜食材的厨师,可哪有送女孩子西蓝花的啊?!

  刚刚那一瞬的心软霎时就被气愤赶到不知何处去了。她气鼓鼓地抬头,打算将他拒之门外,他却自顾自地走了进来,边走边道:“你好像很失落?”

  有什么好失落的?苏田田跟在他身后喊:“喂,你还没听完我的话呀,我不”

  又一束花被塞到她怀里,这回是一束真正的花,洁白的玫瑰上还带着晶莹的露水。她一愣,他已经在惯常坐的位置上坐下来了。

  “干干吗送我花啊?”她问。

  “苏姨之前和我说,厨师心情好的话,做饭也会格外好吃。”他眼底有笑意,“那现在苏大厨有没有开心一点儿?”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