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飞言情 > 2016飞言情 > 正文

[2016年05A]仙界脑残粉

来源:互联网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9-03-07

  【故事简介】我叫绵绵,是只螃蟹精。但我觉得我可能是只桑树精,不然为何总有虫子喜欢住在我心口?这只虫子不仅聒噪,还很骚包,吃我的肉喝我的血,我却不舍得将它赶走。

  一

  黎城的四月,草长莺飞,百木青翠。位于城南的土地庙,原来朱红色的大门褪了颜色,青石板路经人踩踏,早已满是裂痕。摆放着土地爷神像的大堂门槛儿破了个洞,直接被塞了块石头堵住,以防门槛儿断开。

  此等寒酸的土地庙,每日竟然也是人来人往,只因这黎城的土地爷灵验无比。每逢有人得偿所愿之后想要捐银子修葺土地庙时,他皆会得到土地公托梦,说不要如此浪费,只需买两斤活螃蟹带过来就行。

  久而久之,土地庙彻底破败下来,而每个来还愿的人皆会拎着螃蟹放进大堂内的大水缸里,今日也是如此。

  夜幕降临,土地庙总算安静下来。我望着天边挂着的月牙,内心一派苍凉。想我绵绵也算是曾经上过天下过海的人物,如今居然沦落到给土地庙垫门槛儿的地步。没错,我如今就是那块儿用来堵洞的石头。这三天来,我每日都要被人肆意踩踏而过,宝宝心里苦啊!

  我正忧伤着,忽地听见一阵几不可闻的声音。我挪了挪眼睛的方向,向后看去,只见五彩霞光迸射而出,而后散去。神像依旧在,大堂中央却多了一个身材颀长的男子。他一身淡紫色锦袍,长眉入鬓,桃花眼中光波流转,生得好生妖孽。

  妖孽走到水缸旁坐下,他半垂着眸,侧脸在月光下闪闪发光,竟是在认真地挑着螃蟹。我脑中闪过一个念头,踟蹰着开口喊道:“土地爷”

  妖孽闻声动作一顿,四处望了望,那可怜的螃蟹在他长长的指间挣扎着,看得我小心肝儿一颤。

  没想到他真的是这里的土地爷,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年轻的土地爷。

  我稳住心神继续道:“土地爷看我看我,我在这里,就是垫在门槛儿下面的那块儿石头!”

  “啪嗒”一声,螃蟹从他手中掉回水缸里。他走过来,把我的身子拽出来捧在眼前,疑惑道:“是你在说话?”

  “就是我土地爷。我叫绵绵,是五指山的山神,如今被困,还请土地爷施以援手救我一救。”

  妖孽眸光一闪:“你说你是五指山的山神?”

  我忙不迭地应下,顺便套套近乎:“是啊是啊!说起来咱们也算是直系的同事了。”

  “山神居然被困在石头中出不来,可真是稀奇。”

  妖孽在变着法儿地嘲笑了我的智商后,终于告诉了我从石头中脱身而出的口诀。我刚才看见他从神像中钻出来,就灵机一动想到找他求救,事实证明,我可真是机智。

  “你的脸”

  我化成人形后,正捂着被踩得酸疼的腰,闻听此言吓得我牙齿都在打战:“我的脸怎么了?难道被踩毁容了?”

  妖孽摇摇头,唇边漾起一抹笑意,一副祸国殃民的模样。他抬手摸了摸我眉角的淡痣,许是他的脸太有欺诈性了,一时间我竟忘了闪躲。

  他眸中盛满了笑意,看得人心笙荡漾,而后我便听他继续道:“你的脸真的好大。”

  我:“”你死远点儿好吗?

  二

  我原形是潼湖中的一只螃蟹,和我的双胞胎姐姐玖玖一起不思进取,整日除了吃就是盘在湖底睡大觉。直到有一天,玖玖突然像变了个人一样。她先是每天在湖底哼哼唧唧地说自己命苦,别人都成了皇后、妃子,只有她穿成了一只螃蟹。哭了几天后她突然精神了,说要修仙去见大圣。她口中的大圣是几百年后出现的一只石猴,手持金箍棒把六界搅得天翻地覆,帅得那叫一个惨绝人寰。

  经过玖玖的洗脑,我也迅速沦陷,成了大圣的脑残粉。本来我们约好将来修炼得道后一同去见大圣,却没想到,不久后,她就抛下我跟着北海龙王跑了。

  这种感觉用一句话形容就是:说好一起到白头,她却偷偷焗了油。

  后来,我得道成仙之后被指派去做五指山的山神,得以与大圣零距离接触,却没想到,当我从九重天飞身而下的瞬间,突地山崩地裂,我附身的五指山一角直接被炸飞,落到了几十里外的黎城。再后来,有人把我这块儿石头搬到土地庙垫了门槛儿。

  原来,那天就是唐僧救大圣出去的日子,而我才刚当了不到一秒的山神,哪里知道该如何从石头中出去?自此,我成功地避开了所有和大圣见面的可能。

  想到这儿,我舒了一口气。大圣才走三天,我现在去追估计也能赶得上。我真诚地对着君安,也就是那妖孽一礼,道:“大恩大德没齿难忘,我还有事儿,就不打扰了。”

  “身为山神,居然离开属地三天,光是这一条你就死定了。”

  在我不明所以的目光中,君安自怀中摸出一块金灿灿的绸布,道:“天帝下了谕旨,命原五指山山神绵绵出任百虫山山神一职。你已经迟到了三日,若是我把这事情往上面汇报的话呵呵呵”

  我被那三声冷笑弄得后背一凉,颤着手接过那谕旨一看,果然如他所说。百虫山地处黎城,也就是说,从今以后君安就是我顶头上司了。更苦命的是,我没法儿离开这儿去见大圣了!

  “哎,你去哪里?”

  我耷拉着脑袋往门外走,闻声闷闷地回答道:“去百虫山,还能去哪儿?”

  “你,为何横着走哈哈哈”身后君安的爆笑声骤起,我脸色黑了黑。我本就是螃蟹,横着走有什么可笑的!

  脚步声逼近,我腰间一紧就被他带进怀里,随即身子被他提起,双脚踩在他的脚上。我心头狂跳,磕磕巴巴道:“你你你你要干吗?”

  君安轻轻迈开脚步往前,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我耳畔:“教你怎么走路,不然传出去说我的手下连路都不会走,我脸上无光。”

  我咬咬唇,双腿随着他走路的动作艰难地迈着步子。她身量高,我才跟着走了几十步就觉得腿酸得厉害。待他又向前迈一大步时,我没迈开腿,被拖着往一旁栽去。一道黑影迅速闪现,我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中。嘴边触到什么柔软的东西,我下意识地一咬,耳畔响起一声闷哼。

  庭前月光倾洒,满目皎洁。我抬起脸,正对上那一双闪着细碎光芒的眼,仿若漫天星子尽数落在其间。视线下移,他的下唇比上唇颜色稍深,仔细看还能看见一道小小的牙印

  周遭太过安静,静到我能听见自己那快得像是被电击了一样的心跳声。我吞了吞口水,干笑着从他身上爬起来:“那个,我原身是螃蟹,壳子好像有点儿重,没压坏你吧?”

  君安勾起招牌的妖孽笑容:“坏没坏你自己来摸摸就知道了。”

  我一个趔趄,“砰”的一声又砸在他身上。他痛苦地号了一嗓子:“啊这回恐怕是真的坏了!”

  “”作为一只纯洁的螃蟹,我表示他在说啥我都不懂。

  三

  百虫山,顾名思义是一座满是虫子的山。只不过这虫不是普通的虫子,而是蛊虫。一想想以后我要在这种地方生活,我脚心都直起鸡皮疙瘩。

  我们一路走到了山顶,只见一条条肥嘟嘟的虫子整齐地排成排,有密集恐惧症的我一看这架势,眼前一黑,差点儿就昏过去。幸好君安暗中扶了我一把,随后狠狠地掐了我的腰。

  我疼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可我不敢掐回去。所谓官大一级压死人,世道艰难,就是这么令人心酸。

  “恭喜上仙,终于找到人了。”领头的一条体型巨大的青虫抬起触角,神色十分温柔。

  君安眉头微皱:“我说过多少次,不要再叫我上仙了!这位绵绵仙者,是新任的山神。”

  青虫失望地“哦”了一声,又说要摆宴席给我接风,并邀君安一道参加。

  看君安的脸色我就知道他要拒绝,于是急忙拽了拽他的衣角,压低声音在他耳畔道:“你能不能别拒绝?”

  他猛地侧过头,我一时没反应过来,昨晚集训了一整夜怎么走路,现下双腿正酸软着,一个不小心趔趄了一下,脑袋直接撞上了他的下巴。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单纯善良的我下意识地踮起脚,噘起嘴轻轻冲着君安的下巴吹着气:“玖玖说,吹吹就不疼了。”

  “玖玖是谁?”

  “我双胞胎姐姐。”我随口一应,突然感觉芒刺在背。我梗着脖子看过去,只见成千上万条虫子正盯着我看,眼中闪着激动的八卦之光。再一看此刻我和君安那暧昧不清的姿势,我特想扇自己一巴掌。

  善良也是种罪啊!我的脸热得像是被放在笼屉里上蒸过一般,我急忙往后退了几步。

  君安负手而立,半挑着浓眉,竟是奇迹般地把话题转了回去:“你希望我留下来?”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