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飞言情 > 2016飞言情 > 正文

[2016年05A]候补皇后(二)

来源:互联网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9-03-07

  【上期回顾】厉楼月被逐不悔带进了皇宫,进宫后却意外发现他原来身中奇毒,咳血不止,她为他运气疏通并故意让他脱掉衣服将他看光光。厉楼月原以为自己帮了他他会对她好一点,却没想到,他竟任命她为监栏院小太监,让她和一帮假男人生活在一起。

  逐斯年从她身边走过,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故意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地说道:“丫头,祝你好运啊。”

  厉楼月柳眉倒竖,杏眼圆睁,两颊浮现红云,逐斯年装作什么都没看见,扬长而去。

  随后,逐不悔缓步走了进来,冷若冰霜的目光始终黏在厉楼月的身上。她感觉到那一道令人如芒在背的视线,便深深地低下头去,心里思索着该如何与这个位九五之尊的男人过招。

  他始终没有说话,走入屋内正中,坐上那青鸾牡丹团刻紫檀椅,手随意地支着。厉楼月微愣了半会儿,而后终于跪下,道:“民女厉楼月,拜见皇上,皇上万岁万万岁。”义父说过的,先礼后兵。

  他垂眸淡淡地看着面前的女子,她衣衫褴褛、蓬头垢面,一双纤纤玉手犹如狗蹄,再看那表情,看似谦恭,实则不甘

  “给你半个时辰,把自己清理干净了。”终于,他开启尊口,命令道。

  厉楼月抬起头,茫然地道:“啊?”

  “朕鼻子不好,与脏东西相处,会得病的。”他看她的那个眼神,像是在嫌弃一团污秽似的。

  “”厉楼月心里存了一团火,他也不想想到底是因为谁,她才变得这么脏!

  不过,面前这尊佛可是当今圣上,她不能轻易得罪,她还要留着小命回青州呢。

  “没听清楚朕的话吗?”他声音微扬,脸上露出毫不掩饰的讽刺和轻蔑,可就算说着恶毒的话,眼神却魅惑得令人移不开视线,且姿态翩翩,举止高雅。

  “回皇上话,民女在此并无换洗衣物,还是”厉楼月话还未说完,便见他轻拍手掌,片刻后,四个丫鬟轻移莲步走了进来,分别捧着一套淡紫兰花刺绣领子襦裙、一双绣白莲花软缎绣花鞋、一对紫玉镶明珠流苏发簪和一个绿玉镯子。

  厉楼月没出口的话被噎了回去,她便带着点儿气,问道:“那要去哪里清理呢?”她特意将“清理”两个字咬得特别重。

  逐不悔下巴轻抬,示意她到这屋中的乌木雕花刺绣屏风后面去,这随意的一个动作又是无限的风情,连那四个伺候的丫鬟都红了脸。

  老天爷可真是,把这么好的皮囊给一个满肚子坏水的人做什么?她一边无奈地往他指定的地方走过去,一边愤愤不平地想着。

  在经过他的身边时,厉楼月忍不住斜眼看了他一眼,却刚好被他捕捉到了,两人目光交汇,她立即低下头去,快步走到了屏风后面。

  只见屏风后摆着一个大浴桶,浮起一层袅袅的白气,水面还铺着红色的花朵。

  厉楼月露出了欢心的笑容,数天没有沐浴了,浑身已经奇痒难忍,她早就想痛痛快快地洗一回了,于是,刚才那懊恼的心情一扫而光,她脱掉了身上的衣裳,将身子浸泡到了水里,水浸没周身,只露出了白嫩柔滑的肩膀。

  “哇,好舒服呀!”她闭上了眼睛,拿起水瓢舀着水往身上淋,那水拂过身子,她忍不住低吟出声,享受着沐浴的美妙滋味儿,都忘记屏风外面还有个高高在上的人在等着她了。

  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洗完了,于是满足地舒了一口气,对外面候着的丫鬟喊道:“可以进来了。”说着,便从浴桶中站了起来。

  然而–

  却见一道白影走了进来,她顿时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双手护住身子,却因为失去平衡脚底一滑,后脑勺砰的一声砸在木桶边上,痛得她直咂舌,眼泪都差点儿流了出来。

  她将脖子以下的地方全部浸在水中。看着他走得越来越近,她急得双颊通红,紧紧闭着眼睛,喊道:

  “皇上,圣圣人言,非礼勿视,你乃一国之君,岂可做出有辱斯文之事?你你”厉楼月说着说着,睁开眼却看到逐不悔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居高临下、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原本冷淡的目光似乎闪烁了一下。

  “啊!”她终于忍不住了,尖声叫唤道,“你要是敢动我一下,我我绝不会放过你”她羞愤得脸红耳赤,将自己蜷成一团,缩在水中。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天下女人,莫非我有;除却朕的血亲,这天下的女人都是朕的,自然也包括你,朕就算动你,又有何妨?”看着说了不过两句客套话就露出本性的厉楼月,他淡淡地道。

  “什么天下女人,莫非你有?你你简直是一个昏君!荒淫无道!”厉楼月将身子又往下沉,连下巴都浸泡到了水中。

  逐不悔走到浴桶边,手掌支撑在浴桶边缘。

  “啊你要是敢动我一下,我喊了。”她正尖叫着的时候,他手一扬,只见空中一物飞过,然后一件衣裳落到了她的头顶上,她扯下来一看,他已经走出去了。

  她拍着胸口,松了一口气,然后用最快的速度将衣裳穿好了,带着点儿惶恐走了出去,道:“我洗好了,可以走了吧?”

  逐不悔闻声抬头,便看到一个女子站在他的跟前,跟先前乞丐似的模样完全不同。她身上穿着那淡紫兰花刺绣领子襦裙,犹如一株空谷幽兰,白皙的面颊上,柳眉微扬,双眼带着点儿迷蒙之色,两片玫瑰红唇微抿。

  “你叫什么名字?”他问道。

  “民女厉楼月。”

  “厉楼月?”逐不悔慢慢咀嚼着这个名字,当这三个字从他的嘴里一个字一个字被说出来的时候,厉楼月的心脏不禁轻颤了一下。

  “来人。”这时,他淡淡开口,一声令下,顿时房门大开,门外站满了宫廷侍卫。

  只见众人纷纷跪倒在地,高呼:“皇上万岁万万岁!”

  那为首的乃宫中禁卫军统领宝镜堂,他走进屋中,身后两个宫女手捧着龙袍,两名太监手捧靴帽,依次走了进来,跪在地上。

  逐不悔站在原处,由另外两名太监上前为他褪去身上白袍,然后将这一袭明黄色龙袍穿于身上,再将墨玉般的长发束起,戴上冠冕,颚下系金色冠绳,接着便换上黑色绣龙纹靴。

  历楼月看着眼前的男人,此刻,他身上多了几分身为帝王独有的威严和气势,令人不由自主地臣服。

  “把刁民厉楼月押解回宫!”他下令道。

  “是。”宝镜堂将军示意,两名带刀侍卫即刻上前。

  见这阵势,厉楼月顿时吓坏了。她一边拳打脚踢着前来抓她的士兵,一边对着逐不悔大声道:“为什么要抓我?我虽然踢了你下档一脚,但并没有踢坏啊,你也只是疼了一下啊!而且,那也是因为你先要对我行不轨之事,我焦急反抗才那样的。”

  厉楼月的话一出口,顿时,众将士和众奴才都惊呆了–皇上居然被这女子踢了下档?

  这–

  厉楼月不知深浅,浑然没有察觉到逐不悔已经冷若冰霜的脸,继续说道:“再说,这几天你布下天罗地网,把我当猴子耍,害得我东躲西藏,连餐饱饭都没有吃过,这也算报仇了吧你–”

  “给朕抓起来,把嘴巴塞上!”逐不悔咬着牙,声音几乎是从鼻腔中挤出来的一般,脸色难看极了。

  “嗯–”厉楼月还想说话,但是嘴巴被那小太监塞进来一团破布,堵住了她的嘴,她咿咿呀呀就是说不出话来,只能恼怒地睁着大眼睛瞪他!

  他经过厉楼月身边的时候,用只有她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

  “有没有被你踢坏,试试才知道。”

  厉楼月听了,浑身一震,猛地抬头,他这是什么意思?

  回宫的路上,她被羁押着走在逐不悔的马车后面,看到那皇城离她越来越近,躁动不安的心反而慢慢冷静下来。

  小时候,义父常对她说一句话:既来之,则安之。她觉得很受用。

  走了很久很久,当落日的余晖将整个世界渲染成金色,宫殿屋顶上的琉璃瓦泛起粼粼波光之时,他们终于回到了皇宫。

  “皇上回宫啦–”只听到一道尖细的声音响起。

  随后,宫门大开,只见文武百官、太监宫女匍匐了一地,齐声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呼声震天,惊飞了那屋顶上的鸽子。

  但是,逐不悔并未露面,那马车从众人中间的石雕御路上行驶而过,数月不见皇帝,盼着见上一面的人,希望再度落空了。

  厉楼月仍旧被侍卫羁押着走在他的马车后面,从这密密麻麻的人群中行过,她的心突然被猛地揪了一下。

  这时候,起风了,天空中飘起漫天的樱花,衣袍飞扬,花瓣落在发丝、肩头、衣服上。

  经过数道宫门,穿越重重宫殿,最后马车终于停了下来,厉楼月抬头看,只见上方镶嵌着三个金色的大字–华清殿。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