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飞言情 > 2016飞言情 > 正文

[2016年05A]今日宜湿身

来源:互联网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9-03-07

  【故事简介】

  顾念只是想帮他治好“爱无能”,顺便再利用他重回男友的怀抱,可他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调戏她?说好的爱无能呢?“江信,你可以欺负我,但是不能耍流氓!”

  Chapter1 要不,你试试

  但凡活在世人眼中的富贵二三代、才俊名人,没个花边新闻倒算稀奇的。只是,绯闻多了被讽刺为种马,洁身自好还要被诬蔑成gay。

  而江信则属于第三种情况,女友换了一个又一个,反而一会儿被说成花心大少,一会儿又是性无能,最后出了个新鲜词叫作“爱无能”。小报编辑言之凿凿,说这江大少对女人没感觉,对男人没兴趣,那方面无需求,比禁欲还禁欲,最后一锤定音得出结论:百分之百爱无能。

  江信皱眉,轻点桌面的手指一停,约会送花看电影、钻石包包加跑车,他很有诚意,甚至是以结婚目的对待所交往过的每一个人,奈何到最后,人人都向他要爱。他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婚姻是可以经营的,而爱情又不是缺了就会死。

  “江江总,我可以帮您治好爱无能!”顾念信誓旦旦,语气诚恳而迫切。

  江信抬眼,他也是脑抽了才会赴她的约。他扫了一眼带着巨大墨镜的女人,面无表情道:“顾念,你觉得我是瞎了吗?”

  “江总您认错人了。”顾念忙捂住下半张脸,明明四五年没见了,这家伙怎么还能一眼认她出来?

  江信气定神闲地端起咖啡,余光扫到不远处明显是来监视顾念的保镖,心下了然,道:“隔壁的隔壁那条街就是市局所在,我可以载你去。”说着就要起身。

  顾念忙一把拉住江信,着急道:“江信!江–信–”

  江信重又坐回去,道:“我虽然不知道顾伯父为什么派人盯着你,但就算是你父母,剥夺你人身自由也是犯法的。”

  顾念扒拉扒拉头发,最后放弃似的叹了一口气,说:“好歹大学同学一场,小时候还定过亲,江信,你帮帮我,不,让我帮帮你吧。”

  “大学我们不是一个系的,而且我大二就出国了,至于定亲什么的你的前男友都有一打了,我的前女友也能摆上一桌,所以,小孩子过家家的事儿就不要再提了。”

  “江信,你不会真的是爱无能吧?”

  隔着那巨大的黑色墨镜都能感受到顾念炽热的目光,江信端着咖啡的手一抖,危险地眯起眼睛,道:“要不,你试试?”

  顾念受到惊吓似的摆手,然后再次鼓起勇气说:“江信,我是真的想帮你,咱们高中班的微信群都炸了,大家都很担心你!我知道这件事儿后,立刻就从美国回来,我我有信心的!”

  江信手指轻点桌面,依旧沉默不语,却饶有兴味地看着顾念,那意思是:你接着编。

  顾念丧气地垂下头,小声道:“那个,江信,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不听。”江信斩钉截铁道。

  顾念被噎得半天说不出话,但她打小被江信欺负惯了,倒也练就了一身敌退我进、敌进我哭、一鼓作气、越挫越勇的本领,于是她重整旗鼓道:“江信,你不要我帮就算了,要不就当是你帮我一个忙?”

  “不帮!”江信的耐心终于被磨完,他起身拿起外套,边穿西服边向外走,路过顾念时,却被抓住了手臂。儿时的某些记忆再次袭来,果然,顾念拉着他的手,墨镜一摘,嘴角一撇,抽抽搭搭地喊道:“呜呜呜江信,你欺负我”

  两人的动静引来咖啡厅其他人的瞩目,江信掐死顾念的心都有了,他压低声音,咬牙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能别这么冷冰冰和无情吗?”顾念委委屈屈地抽泣着。

  江信依旧冷着一张脸:“不能。”

  “”

  Chapter2 再哭,把你扔出去

  江信无语,但凡提出送顾念回去,这丫头不分场合,泪水说掉就掉。得,这是他克星,熟识的长辈和朋友都说顾念最怕江信,殊不知江信也最怕顾念哭。

  顾念美其名曰“帮江信治好爱无能”,在自家父母怀疑的目光中欢欢喜喜地搬进江信寓所。原本江、顾两家就有意撮合江信和顾念,这回就随他们小辈闹吧。

  “江信,江信,我看过了各种研究资料,觉得吧,你这也不算病,应该就是没遇到那种能让你怦然心动的人!你看,资料里也说了,你们这类人是很难爱上别人,但也有找到终身伴侣的。”

  顾念坐在地板上,桌子上摆着电脑,手里捧着iPad,她边滑动屏幕边念道:“只是性”顾念忙捂住嘴巴–天哪,一不小心就念出来了,虽然对方是打小认识的江信,但是这两个字说出来还是很羞耻的。

  在衣帽间的江信听见顾念忽然噤声,边打领带,边走到客厅,却意外地看到顾念低着头,那耳朵、脸颊都是红的。他扯下已经打好的领带,走到顾念面前晃了晃。

  顾念轻咳一声,不自在地接过领带。面前的江大总裁站得笔直笔直,气势逼人,但也格外气人。羞窘立刻变成了气恼,顾念狠狠地替江信打好领带。

  江信微微仰起头,看顾念艰难地和领带做斗争,他微眯着眼睛,伸手虚抱住顾念,道:“是没有性欲吧。”

  顾念倒吸一口冷气,心想:这种事儿不好讲的好吗?她下意识地看向江信,却发现江信距离她不足一指的距离,似乎她微微抬头就能触碰到那紧抿的薄唇。

  江信的气息太近又太有侵略性,顾念觉得耳朵上的火快要烧进心里。

  静谧的空间里,只听得到她心跳的声音。

  江信绅士地退后一步,丝毫没受影响,临走前说道:“看在你这么无聊和认真的分上,给你两个月的时间。”

  江信是什么人!他相貌好,家世优,能力又出色,放哪儿都是鹤立鸡群好青年,怎么能是爱无能,有缺陷呢?!哪怕打小被他欺负得涕泗横流,顾念还是向着他的。

  得到江信的认可,顾念开始四处发动好友拓展人脉寻求秘方。

  江信每次回家,不是客厅、卧室摆满了各种女明星的写真,就是电视里放着各类浪漫爱情电影。他叹了一口气,然后拍拍顾念的头,道:“辛苦了。”

  顾念看着江信如同雕塑一般不为所动,忽然想到,江信之前可是交过女友的,她们的脸蛋、身材也不会比这些女明星差!难道是他生理上出现问题了?

  江信原以为顾念会消停一两日,没想到再回家,迎接他的是满屋子的中药味儿。虽说顾念在家里,如同小猫小狗似的,让他觉得没那么无聊了,但是由着她折腾,也是他大意了。

  顾念放下药碗,一双大眼里写满期待,她伸出五根手指,道:“江信,我这可是从有五十年经验的老中医那里得来的壮阳方子。”

  “哦?”江信点燃一支烟叼在嘴里,随后一边解袖扣、扯领带,然后看一眼药碗,把烟掐灭在烟灰缸里,“立竿见影了怎么办?”

  “立竿见影有什么不好吗?”这样不就可以正常谈恋爱而不被人甩了吗?

  “我是说”江信俯身,看着坐在地板上迷惑不已的顾念,抬起她的下巴,压低声音道,“我是说,这药喝完,生理上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了怎么办?”

  明白了江信的意思后,顾念再次红了脸颊,她拍掉江信的手,却被江信握住下巴,欺身吻下来。

  江信的唇冰凉冰凉的,如同夏日里的薄荷冰。

  顾念惊呆过后,立刻挣扎起来,随之眼泪也啪啪地往下掉。

  江信退开,摸摸顾念的头,说:“行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亲你就像亲一块木头,不,应该是亲谁都是!”

  “浑蛋!大魔王!江木头!江信!你欺负我”顾念边抹眼泪,边控诉道。

  “再哭,把你扔出去。”强吻了人的江信丝毫没有觉悟,依旧是一副慢条斯理地惯常欺负顾念的口吻。

  顾念吸吸鼻子,道:“江江信我帮你治了这么久,真的”再吸吸鼻子,“真的没感觉?”

  “有。”江信瞥了一眼顾念。

  顾念满怀希望。

  “你之前偷吃酸奶了吧。”

  “”

  Chapter3 不准哭,憋回去

  两个月期限即将来临,顾念思前想后,终于决定使用撒手锏。

  一周前,江信就被要求腾出周六晚上的时间,他回家,看见顾念不但化好了妆,还穿了一件凸显她前凸后翘身材的紧身裙。她拉他进衣帽间,指着摊放在沙发上的休闲西服、紧身T恤、修身仔裤。他觉得头有些疼。

  “江信,快点儿快点儿,我在外面等你!”顾念转身就要出门,却被江信眼明手快地拎住了裙子拉链。她今天穿的是一件抹胸小礼服,她能清楚地感觉到江信的两根手指正贴着她的后背。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