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飞言情 > 2016飞言情 > 正文

[2016年05A]入蛊相思

来源:互联网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9-03-07

  【故事简介】她说他年幼,要另嫁他人,他服下毒药,一夕忽老,长成可以保护她的高大男子;她性命垂危,他尝尽百毒炼出解药;她说他们有国仇,他为她献上南疆,入宫为质子,只为再见她一面到头来,他下的最后一道指令是逐她离开,永世不见。

  楔子

  秋日初始,曾久攻不下的南疆国终愿臣服,归附大历王朝,并送皇子白菩提入京为质子。

  进宫当日,白菩提身着南疆黑底蓝纹的长袍,纤细的手握着一支短笛,随着短促的音节从唇边溢出,一条足有十米长的粗壮黑蛇在他的前头蜿蜒而行,为他开路。

  皇帝和百官惊惧万分,问责禁军统领为何允许白菩提携带黑蛇入内。白菩提轻笑着替统领解释道:“诸位不必惊慌,统领冒险许我这般入内是有原因的。”

  黑蛇被南疆国奉为神兽,而白菩提除了是尊贵的皇子,更是神兽的守护者。他伸手摸了摸黑蛇的脑袋,道:“听闻太后娘娘已昏迷三年,臣子携神蛇而来为娘娘治病,以表南疆臣服之心。”

  一

  林蕊堂堂一国郡主,却甘愿守在清冷的永寿宫三年,与世隔绝,终日与昏迷的太后为伴。

  那日,永寿宫的宫门突然被推开,一人缓步入内,手捧一碗蛇血,里头掺着被捣碎的蛇胆。来人是白菩提,他奉旨前来治病。他在太后床前下跪行礼,头却依旧高傲地抬着,目光始终不离坐在太后床边的女子。

  那眼神似在对她说:好久不见。

  重逢来得猝不及防,林蕊震惊间心狂乱地跳着,却最终装作什么事也没有。她撩起帷幔,强自镇定道:“皇子请起,请入内为太后治疗。”

  “阿蕊可真是无情呢。”白菩提丝毫没有站起身子的打算,他望着林蕊,眼底似有潋滟春水,“我为了再见你一面,不惜千里迢迢而来,还杀了南疆神兽,你却连过来扶我一下都不肯吗?”

  白菩提行为和言语都过于轻佻无理,宫殿里所有的太监、侍女都打量着两人。林蕊怕引起什么事端,只能上前搀扶白菩提,手刚触及白菩提的手臂,他却猛地站起了身子。

  林蕊一头撞进他的怀里,仓皇抬首,咫尺的距离里,两人四目相对。他弯下身子,在林蕊的耳畔低语,似是松了一口气:“阿蕊,终于亲眼见你安好,我总算夜能入眠。”

  三年前,林蕊十八岁,随镇守边疆的父亲住在军营。

  除夕之夜,林蕊的父亲喝醉了酒,她躲过看守,越过边界,换上了南疆的衣服,溜进了南疆去看烟花。城里人山人海,她玩累了,便躲进荒无人烟的庙宇里休息。

  “滚出去!”林蕊刚入庙,眼前便晃过一个身影,来不及反应就被狠狠踹在了地上。

  那日是她初见白菩提,一个十三岁左右的少年,清瘦而冷傲,透着少年老成的气度。他的身后跟着一条黝黑的大蛇,那蛇似乎随时准备撕裂林蕊。

  “神庙重地,岂容你”白菩提的话还没说完,林蕊已经兴奋地跳起来冲了上去,一把抱住黑蛇的身子,眼里是惊喜的光:“好大的蛇!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大的蛇呢!”

  白菩提怔住,从他记事开始,整个南疆谁不是对他和黑蛇避而远之?这个女子为何这么大胆子?

  黑蛇似乎对她颇有好感,乖乖不动。她回身一把抓住白菩提的手,笑得比外头的烟花还要灿烂:“喂,小子,你养的大蛇好神气啊!”

  白菩提望了一眼女子抓着自己的手,竟舍不得甩开。对方的笑映入他眼底,突如其来照亮了他灰白的世界。

  林蕊后来才知道,原来这里是南疆供奉蛇神的庙宇,除却祭祀大典,一年四季冷冷清清。而蛇神的守护者,受世人敬仰畏惧,却无人亲近,注定寂寞终生。

  “我会再来找你和大蛇玩儿的。”林蕊和白菩提并肩坐在神庙的屋檐上,看了一夜璀璨的星空。天亮之前,林蕊恋恋不舍地告别白菩提,返回军营。

  “因为今天是除夕,守卫才比平常松懈了些,下次你就不会那么容易混进来了。”白菩提虽然知晓林蕊是汉族女子,却还是将南疆的通行令牌给了林蕊。他一心期望这个女子能再度出现在他的面前。

  他微微红着脸,露出了一丝属于少年的羞赧,眼里装满期待:“给你,我在这里等你,等你再来给我唱一遍江南的歌谣。”

  回去后,林蕊常常梦见星空下的白菩提,他迎风立在屋檐上,衣袂翩飞,眼神静谧深邃。他吹着笛子,她附和着唱起江南吟诵情爱的歌谣。他会让黑蛇给她表演跳舞,望着她拊掌大笑的模样,眼神是那么眷恋和珍惜。

  林蕊明明知道这么做不对,却还是忍不住接二连三地趁父亲有事儿,溜出去找白菩提。直到那日,她不展笑颜,对白菩提道:“圣旨下来了,我马上要回京成亲,这辈子,怕是不会再来了。”

  白菩提脸色瞬间一变,他一把抓住林蕊的手,表情居然回到了初见时的冷漠,语气却是藏不住的害怕和紧张:“骗子,你的眼神明明告诉我,你喜欢我,你怎么能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长痛不如短痛,林蕊咬着牙甩开白菩提的手,冷笑道:“小子,你才十三岁,个子都没长高呢,我凭什么嫁给一个连保护我都不能的人?”

  望着白菩提失魂落魄的样子,林蕊像是逃命一样逃离了神庙。她回到军营营帐的时候,抬起饱含泪水的眼,望见了等候自己多时的父亲。

  他瞧着她狼狈的模样,目光如炬。

  二

  父亲说,他可以不计较林蕊一时被白菩提蛊惑,只要林蕊回去成亲前再做一件事。

  “阿蕊,我们林家多年不受器重,如今有个大好的机会,一旦成功,我就能光耀门楣了!”

  父亲将一包药交给林蕊,叫林蕊撒在白菩提身上。他告诉林蕊,白菩提真正的身份是南疆的皇室,年幼时入神庙侍奉蛇神。

  皇上已经决定攻打南疆,父亲要林蕊把白菩提迷晕了带出来,他会派人接应。到时候人质在手,一切都会顺利许多。

  “阿蕊,你若不答应,便是林家的逆女,只是凭私会异族男子这一条,我便可以打死你,还有那些看守不力的护卫也一并军法处死!”

  林蕊不愿意连累他人,浑浑噩噩入了南疆,只见街上闹哄哄的,百姓围聚在一起,巡卫兵极力维护着秩序。

  百姓们说,今早蛇神的守护者跑出了神庙,竟一夜之间长了十岁,一定是妖孽的化身。

  林蕊拨开重重人群,见到千夫所指的白菩提,他长身而立,俊雅高贵,五官居然在一夜间变得硬朗了许多。

  “白菩提,你小子怎么”

  一切的辱骂和质疑白菩提置若罔闻,他抓起林蕊的手,道:“阿蕊,我正要去找你呢。你看,这下我不是你口口声声说的小子了,我是可以保护你的男人了。”

  他似乎忘记了之前的不愉快,朝林蕊一笑,眼里透着孩子般的执拗与坚定:“阿蕊,现在我长大了,你能不能不要嫁给别人,只和我在一起?”

  白菩提说,他吃下了南疆一夕忽老的毒药,所以一夜长大了十岁。刹那间,林蕊的泪水落了下来,她紧握着手心里的药,说不出一句话。而白菩提为此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一夜经历了骨骼增长和身形变化的剧痛,寿命也会因此大大缩短。

  他为什么这么傻?这样的他,林蕊怎么忍心伤害?

  “阿蕊,从小到大,我以为这世间没有一件事能让我快活起来,直到遇见你。”白菩提抓住林蕊的肩,“阿蕊,你是想和我一直在一起的,对不对?”

  大不了自己在父亲面前求他放过别人。林蕊这样想着,收好药,然后拂开白菩提的手,摇了摇头,道:“白菩提,我是来和你道别的。此生不复相见,你不要再自作多情了。”

  林蕊没有成功俘虏白菩提,被震怒的父亲关起来。

  “不孝女,等我打了胜仗回来,再处置你!”

  在被关押期间,林蕊听说白菩提最后被抓回了神庙,其间几次意图逃跑都没有成功。而南疆为了平息民间流言,维持神庙的尊严,用蛇神赐福的谎话终于说服了民众。

  林父出战期间,林蕊听闻前线来报说,南疆节节败退后找来操控蛇群的男子,伤了不少士兵,我方溃不成军。

  她央求着去了前线,果真看见了白菩提。他神色肃穆,吹笛控蛇,蛇阵势不可挡。而蛇阵中最大的一条就是黑蛇蛇神,它吐着蛇信子,张着血盆大口就要朝林父咬下去。

  “不要!”林蕊冲入军队,拦在了父亲面前,挨下了这致命的一口。

  黑蛇也认出了林蕊,因为自己的误伤,痛苦地扭曲着身子。

  控蛇的笛声瞬间停止,白菩提不顾双方正在交战,狂奔到了林蕊的面前,手中的笛子倏然落地,满脸懊恼与不知所措。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