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飞言情 > 2016飞言情 > 正文

如意鬼君

来源:未知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8-01-15

  故事简介:杨晓晓被鬼差误杀,换来变成纸人和心爱的少爷谈恋爱的美好心愿。后来她意外落水,辛容用同样是纸人的身体跳入水中救了她,甚至不惜为救她耗费千年修为,后来得知他舍命救她,只是想要她的魂魄。

  1

  七月十五中元节,还未到宵禁时分,街上就冷冷清清的了。

  杨晓晓挎着包袱,风尘仆仆地赶路。老家奶奶去世,她来来回回赶了七天的路。她只向主人家请了七天假,今天正好是最后一天。

  家家户户门口点着红烛,纸钱在空中打转,不少粘在她脚底,吓得她连蹦带跳。

  杨晓晓最怕鬼了。她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生的全阴女子,相师说她命相太过阴寒,容易遇到不干净的东西,才取了“晓晓”这个名字,晓日当空,阳气正浓。

  长街尽头的灯笼在地上拉出长长的影子,接着是一声咆哮。杨晓晓心惊胆战,躲闪不及,一跤摔在了路中央。

  她抬起头,只见朝她奔来一团青面獠牙的黑影,煞是恐怖,吓得不敢动弹,呆呆地看着它越跑越近,几乎要踩到她。千钧一发之际,后头紧随而来的男子手中宝刀一挥舞,顿时金光大绽。

  接着,那团黑影倒在地上,一动不动,街上刹那间恢复了寂静,仿佛刚刚发生的一切不过是一场梦。

  杨晓晓眨眨眼,又眨眨眼,面前一身黑衣,蒙着半张脸的男子始终没有消失,看来这并不是她的噩梦。

  “你的肉身已死。”他忽然侧头,目光冰冷地望向他,“跟我走吧。”

  “我死了?”杨晓晓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过去,吓得毛骨悚然。青石地面上躺着一个同她一模一样的女子,闭着眼睛,胸口横亘着一道血淋淋的伤口。

  “你到底是谁?”杨晓晓猛地往后缩了好几下,抱住膝盖瑟瑟发抖。

  “辛容,我是鬼差。”男子声音清亮,显得不耐烦,“我在捉鬼,误杀了你。不过既然你的灵魂已经出窍了,那你就跟我走吧。”

  他掏出腰里的锦袋,那团倒地的黑影被吸进锦袋里,而当锦袋口对准杨晓晓时,却半天没有动静。

  “收不了?”男子蹙眉,恶狠狠地弯下腰凑近杨晓晓的脸,只见她眉间一点红。他微微眯起眼,问道:“你还有未了的心愿?”

  生魂有愿都不算死透,无法收复。

  杨晓晓摇头,表情羞涩。

  “说!”他一把捏住杨晓晓的下巴,抬起她的脸,“你有什么未了的心愿?”

  “我……我喜欢我家……少爷,关月升。”杨晓晓咬着唇,一脸娇憨。

  “你平日里都不照镜子的吗?就你这副尊容,还敢垂涎富家公子?”辛容哂笑不止。

  杨晓晓泪花在眼里打转,羞愧难当。

  “既然这是你的愿望,我就帮你实现了吧。”辛容停下笑,手指一搓,变出一个纸人,“遂愿之后你要跟我走。”

  杨晓晓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肉身在空气中渐渐化为一团白气,随风消散。

  辛容嘴角一勾,从后头推了杨晓晓一把,她忽然失去了意识。

  2

  杨晓晓再睁开眼时,入目的是轻纱薄帐,身上盖着柔软的锦被。她盯着床脚微晃的流苏,半晌才找回了神志,猛地坐起,又无力跌回,后脑勺磕在床头,却不疼!

  “表妹,你可算是醒了!”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接着跃入眼帘的便是那张让杨晓晓朝思暮想的俊脸,来人正是她思慕已久的少爷,关月生。

  “少……少……少爷?”杨晓晓连忙要爬下床榻行礼,却被关月生伸手制止。

  关月生皱起了眉头:“三年未见,表妹怎么这般生疏了?”

  杨晓晓终于回过神来,关月生一直唤她表妹,这个表妹莫不是从小与关月生定亲的何家小姐何小莲?

  “那个……我不是……”杨晓晓连忙要解释,还未说完,房门突然被人推开,进来那人一身绿裙,一副丫鬟打扮。

  “表少爷,可是我家小姐醒了?”丫鬟关心地走到床前,直直地望向杨晓晓,漆黑的眸子直叫人害怕。

  杨晓晓缩了缩脖子,那个丫鬟却是状似无意地将关月生挤到一边:“表少爷,我先喂我家小姐吃药,您守了一夜,如今小姐也醒了,您要不去休息休息,迟些再来?”

  那口气虽然乖巧,杨晓晓却能听出送客的意思。

  关月生点头道:“表妹,你好好休息,我晚些过来。”他温和地朝杨晓晓笑了笑,然后便起身离开。

  “把你那口水擦一擦。”关月生刚一跨出门槛,这个小丫鬟便翻了脸,冷冷地看着杨晓晓,语气甚为嘲讽。

  杨晓晓下意识地感到畏惧:“你……你是谁?”

  “我?我是你的丫鬟啊。”她哂笑道。杨晓晓蹙眉,觉得这个神情似乎在哪见过。

  那个丫鬟说着便一把揪住杨晓晓的衣袖,将她连拖带拽地拉倒镜子前。镜子里映出来两个人,一个便是那个丫鬟,另一个不是杨晓晓,而是……何小莲?!

  杨晓晓难以置信地捏了捏脸皮,并没有感到痛,心想:这莫非是在做梦?旁边的丫鬟伸手拍掉她捏着脸皮的手:“你这个身子是个纸人,再用力可就要被捏破了。”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杨晓晓被她的话吓了一跳,慌忙问。

  “就是说你已经死了,这个身子不过借给你暂住。”丫鬟挑了挑眉,傲慢地说,“待你完成心愿,你便要跟我走。”

  这个丫鬟越说越吓人,杨晓晓控制住打战的牙齿,惊恐地问:“你……你到底是谁?”

  丫鬟似乎不耐烦,一个转身便变身成一身黑袍男子,正是那日夜里杨晓晓遇见的那个诡异人:“鬼差辛容!”

  杨晓晓胆子比老鼠还小,早就一屁股坐在地上瑟瑟发抖,而那人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有点蔑视她的样子:“如今你是何小莲,等你和关月生成亲,便算是了了心愿,要和我走。”

  片刻后,杨晓晓极轻地颔首,算是应了。

  “如今你的身体是纸做的,所以有三件事你必须谨记,不然便会魂飞魄散。”辛容手指修长,一条一条地说:

  “第一,不能吃东西。”杨晓晓听后瞪大了眼睛,然后乖乖点头。

  “第二,不能接触水。”杨晓晓听后依旧点头。

  “第三,绝对不能靠近火。”杨晓晓见辛容面色冰冷,郑重地点头。

  3

  这日,杨晓晓终于大好,关月生约了她到后花园赏桂。

  她在镜子前照了又照,一旁的辛容冷哼道:“快点!”显得极不耐烦。

  杨晓晓像是想起了什么,问道:“我假扮何小莲的事情不会被何家知道吗?”

  辛容眼底精光一闪,冷冷道:“我都已经办妥了,你安心假扮何小莲便是。”

  杨晓晓连忙点头,她对这个虽然冷漠至极却也稳妥至极的辛容很放心。

  杨晓晓与关月生坐在凉亭里,关月生捏起一块桂花酥,尝了一小口便皱眉道:“府上的一个丫鬟做糕点的手艺极妙,只是多日不见她了,这糕点也差了许多。”

  杨晓晓心中讶然,又有几分惊喜,这说的可不就是她杨晓晓吗?她不过一个小小的烧火丫鬟,竟然能被关月生记住!

  “少……表哥,我倒是会做几样糕点,不如让我试试?”她到底做惯了奴才,要改口还真是不易。

  “哦?”关月生好奇道,“那我便尝尝表妹的手艺。”

  杨晓晓喜滋滋地下厨,一旁的辛容靠着灶台讽刺道:“纵有小姐的身子,还是藏不住丫鬟的心。”

  杨晓晓一点也不生气,面上依旧是笑眯眯的,她捏了一块成品递给辛容:“你要不要尝尝?”

  “凡尘俗物。”辛容嗤笑一声,别开脸,可浓郁的桂花香气飘散在鼻间,竟然让他有些心动。

  杨晓晓整理好糕点,便端着盘子迫不及待地回到关月生身边,辛容盯着她轻盈的身子,眼神晦暗不明。

  “表妹的手艺果真是好极了!”关月生惊喜道。他原本只知道何小莲才情非凡,没想到她厨艺也是了得,真可谓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杨晓晓羞涩地低下头,只要关月生欢喜,便是她最大的快乐。

  “表妹怎么不吃?”关月生问道。

  杨晓晓刚要伸手,猛地想起辛容的叮嘱,便犹豫着缩回了手。关月生只当是她矜持,便捏起一块递到她嘴边,动作可谓亲昵至极,杨晓晓呆呆地张开嘴。

  “小姐!”远处传来辛容的一声高呼,半是提醒半是呵斥,杨晓晓忙醒神,闭上了嘴。

上一篇:有茶为安
下一篇:网游之菜鸟情缘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