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飞言情 > 2014飞言情 > 正文

无魂女

来源:未知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8-04-17

  简介:为了摄魂花,她取了他的性命,却没想到他把自己的魂魄补给了无魂无魄的她,从此沦为一只痴傻的妖。

  【楔子】

  “以魂补魂危险极大,稍有不慎将灰飞湮灭,即便成功你也不再是神兽,而会沦落为一只痴傻的妖,这样你也要?”

  “是的,我要。”

  【一】

  武源帝十一年,三月初三,晴。

  亁弟身着一袭喜庆红裳站在门口,衣袂飘飘:“初月,外边声音好大,干什么来着?”

  “叫阿姐,别没大没小的。”我掀起盖头回道,“那是来接阿姐的花轿。”

  “哦,阿姐。”他讪讪应道,突地又眸光一亮,熠熠生辉,“是来接我们去新家的?”

  “是。”我点头,他笑得欢快,跑出又跑入,兴奋得像只鸟儿。他不知道新家并不只有我们两个人,而是城中有名的秦家。

  秦家五代以养花闻名,传说镇宅仙品补魂花更是能补魂补心。亁弟随我进秦家势必遭婆婆嫌弃。我把红盖头放下,心底忐忑得很。

  上了花轿,锣鼓喧天。初时我心里紧张,只想着媒婆教授的礼仪,直至大脚丫子踢轿门才蓦然发现耳边已没了亁弟的笑声。由秦申牵着往外走时我问:“秦申,亁弟可在轿旁?”

  只觉得手上的红绸缎微微一震,秦申低声道:“未见。”

  闻言我有些担心。亁弟黏我,断不会走远,加之上轿前我千叮万嘱他不得乱跑离我三步远。此刻不见,莫不是被人群给冲散了?

  “莫担心,拜了堂我嘱咐人把他找来。”秦申说。

  我只好点头,刚要迈步垮入门坎,身后传来一阵喧哗。“阿姐!阿姐!”身后传来亁弟的厉声叫唤,吓得我乱了步子,险些被门坎绊倒。

  秦申暗中扶我一把,似是有些无奈:“初月,先拜了堂……”

  “秦申,亁弟可是在与人打斗?”我揪紧了红缎子回身张望,可盖头把一切都掩住了,入眼之处皆红色,惊慌之余亁弟的声音已近在咫尺。

  “阿姐!”

  亁弟叫得如此凄厉,惊得我把头盖都掀了。

  珠坠晃动之间,我瞧见亲友们脸上的惊诧之情,也瞧见了亁弟被两个汉子揪住,往远处拖去。

  亁弟的手伸得长长的,一直瞧向着我这方。我忍不住松了红缎子要去帮他解围,却被秦申拦住。

  “初月,今日是我们俩的大喜日子,就委屈一下亁弟好吗?他们不会为难他的。”言语间哀求之意隐现。

  是了,秦家要接受我这个父母双亡、仅与痴傻弟弟相依为命的穷苦女子已是奇迹,因而亁弟断然不能出现在婚礼之中。耳旁响起婆婆的话--“要入我秦家门,当以秦家为先。”我讷讷地望了亁弟一眼,终究狠心别过脸,视而不见他的失望。

  秦申明显松了一口气,把盖头重新盖于我头上。骨节分明的手指被红色映衬得分外白。

  一步,两步,三步……我盯着金丝绣边的下摆,抬腿跨过了门坎。耳畔仍有亲友们的窃窃私语声,唯独亁弟的叫声渐远,怕是敌不过汉子的力气,被带走了吧。

  “一拜天地。”心里堵得真慌。

  “二拜高堂。”忍住,不能为了亁弟的一记目光而毁了良久以来的努力。

  “夫妻……”

  “啊!疯子--”尖叫声震天,将喜庆的气氛悉数冲散。

  “滚!滚开!还我阿姐!”亁弟挥舞着不知从何而来的匕首冲入观礼人群中,惊得人们四散逃窜。汉子尾随而至,与他打斗起来。

  我从不知道亁弟的身手如此之好,刺人快如闪电。根本瞧不见他怎么出的手,一人已肩部受伤倒地。而他扑上来,紧紧揽住我,泪如雨下:“阿姐,不要丢下我,不要不理我!”

  我急忙安抚道:“亁弟,乱说些什么呢?阿姐……亁弟!”我话未说完,他已软软地倒在地上。身后,下人手执一根大棍子,神色惊慌。

  【二】

  婚礼,最终还是办了。只是少了亲友们的祝福,多了些坊间的流言。本应是一刻值千金的洞房花烛夜,也因我要照顾亁弟而告吹。所幸那些人伤得不重,秦家赔了一笔钱,便算了事。只是经此一事,婆婆对我和亁弟更是大为厌恶,直接把他赶到离主宅最远的居所与下人同住。

  但这可阻不了亁弟。那夜里,花好月圆。秦申小啄了一杯清酒,眼神便有些迷离,手不安份起来。我与他成亲已五天,尚未圆房,只因我一直在照料亁弟,这天亁弟好了些,我也松了一口气,便有了心情。

  心底下想着这事总会发生的,我便半推半就地被他抱上床。秦申的吻有些重,不像亁弟,小狗似的让人想发笑。不对,气氛正好,我又怎能心不在焉?我收回心思,正要专注于秦申身上,突地一声响,有人破窗而入。

  亁弟揽着棉被,可怜兮兮地站在床边:“阿姐,我怕,你让我在这儿睡一宿吧。”

  我被吓了一跳,差点没把秦申推下床:“胡闹!回你屋去!”我想我的语气一定十分严厉,以至于他抖了抖,眼中泪光隐隐。

  我又呵斥了一声。他迈着步子转身走向门口,一步一回眸。

  “唉!算了。让他在这儿住一宿吧。”秦申心软,把他给喊回来。随即他欢呼着把铺盖丢到地上,钻进被窝里,只露出两只大眼睛眨巴眨巴:“阿姐,我会乖乖的,你别赶我。”

  瞧他那小心翼翼的样儿,我还能说些什么呢?

  时值春日,花开无限好,秦家忙着把花运到市集卖,忙得人仰马翻。秦申因生意入了京,要几日后才能回来。我初入秦家,自然要勤快些,每日跟着去点花数,不至日落西山不能归。初时婆婆不准亁弟跟来,可他在家中不是打了珍贵的瓷器便是折了房中的名花,气得婆婆几乎吐血,这才准了。

  “你给我盯着他,别踏了花儿!不然,钱银从你的零钱中扣!”婆婆沉声吩咐。

  我唯唯诺诺,一旁的亁弟却是欢天喜地。四下无人时,我取出一张纸给他瞧:“你进花园不要只顾玩耍,帮阿姐找到此花。”他乖乖点头。

  秦家花园不比寻常人家的后花园。这里种植和培育了无数名品。运至市集卖的是普遍品种,放于前园,而名贵的多数供予官家,置之后园。

  亁弟人虽傻,对我吩咐的事可从来都是牢记在心。不过一日便已把后园的一切探明。只可惜,里面没有我想要找的。见我沮丧,他问:“阿姐,找那花做什么?”

  我捏了一把他的鼻子,敷衍地说:“阿姐见它漂亮,想再见一眼。”

  “我也很漂亮,阿姐赶紧看多几眼。”他把脸凑到我跟前,晃来晃去,逗得我哈哈直笑。

  我拿笔在他脸上画了一朵花,赞道:“不错,真美。”

  他直接捧着脸照镜子去了,那模样当真可爱。我的亁弟呀,要不是个痴傻的男子,不知会迷死多少女人。玉面悬鼻,薄唇微抿,深邃的眼睛像上好的墨玉,黑中透亮,盯久了会把人给吸进去,昏昏沉沉,只愿……

  “初月,出来!”突如其来的一声巨喝,吓得我整个人跳起来。

  【三】

  婆婆手握一支三角梅进屋,未及坐下便逼问道:“园中的迷魂香被人折了,可是你弟弟干的?”

  迷魂香这花秦申曾说过,它是秦家镇宅仙品摄魂花与牡丹嫁接培育而成,集合了秦家五代人的心血,主供皇宫内院观察,名贵非常。

  我问亁弟可有折花。他摇头再摇头,表情却是慌慌张张的,手紧张地捂住袖口。我心底一凉,揪住他的袖子翻看,找出一朵已被压碎了的花。

  婆婆见了恶狠狠地扑上来,挥动着手里的三角梅抽打亁弟。那茎上长的刺深深扎在他的手臂上,身上,留下一道又一道血痕。亁弟痛急,边躲边叫:“也不过是折了朵花,你也恁小气了。”

  “傻子,你可知道这花种了五年才开出第一苞,价值白银千两吗?被你一折……天哪!天哪!”说着,婆婆恨得用三角梅直扎他的胸膛。

  “古诗有云,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技……”亁弟侧身想躲,却是来不及。

  这一扎下去不死也得去半条命,我赶紧伸手接住三角梅,求饶道:“婆婆,是亁弟做错了,您千万别跟他一般见识。”

  三角梅的刺又硬又尖,扎得我掌心刺痛。亁弟双眼潮红,扯我到一旁:“阿姐,被这刺扎到可痛着呢,你别傻傻的不躲。疼吗?”说着,他专注地盯着我的手,轻呼了几下。

  他总是这样,虽然傻,却傻得窝心,让人无法抛弃。我沉着脸抽回手:“心疼阿姐的话就给婆婆磕头认错。”他皱紧眉,撇着嘴,就是不说话。我狠掐他一把说,“连阿姐的话也不听了?”

上一篇:一世长宁(六)
下一篇:画狐成妻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