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飞魔幻 > 2017飞魔幻 > 正文

为虎作伥

来源:未知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8-03-08

  作者有话说:《为虎作伥》是我写的时长最长的故事!从2016年6月写到2017年4月,成功打破了《小桃初谢》一写写半年的纪录!问我为什么??因为我忘记了!哈哈哈!好吧,正经点。其实,这是《新编成语故事》的第一篇。看我能写多少篇吧,我加油……

  楔子

  我第一次见到那人,是在十日前。当时是在山林里,应当是午时。只不过林间树木枝叶茂密,完全遮挡住了酷热的日头。只有稀疏几缕日光,自叶与叶之间洒落。

  我立在树梢,看见密林深处先是走来一人。那人衣衫褴褛,走得近了,我才看见他身上大片的血迹。他披头散发,偶然抬起头,我才见到了那张脸。

  柳眉杏目,娇娇的一张鹅蛋脸,原来是个女子。

  深山老林里,这女子如同孤魂一般跌跌撞撞地穿梭其间,委实怪哉。更令人惊诧的是,她身后十步远的地方,突然蹿出一只吊睛白额虎。那虎看起来威风凛凛,一副王者风范。可偏偏就是这样一只虎,却如一只家养的猫儿一般,踩着碎步小心翼翼地跟在那女子的身后。

  我坐在树上,看见那女子自我脚底下走过。等那虎跟上来时,它抬头看向我。金色的眼睛里有着淡然的神情,虽它在地上,我在高处,却仍是睥睨一般,将我盯着。

  我认出了这虎,嘴角翘起一丝笑。

  虎盯了我一眼,又继续跟在那女子的身后。

  它是想吃了她吗?若是它要吃了她,说不定我还能分一杯羹。我想着,心里高兴起来,扶着树干站起,也开始跟在那女子的身后。

  那女子跌跌撞撞地也不知走了多久,走得我看那林间偶来的日光都变成了红色。她仿佛不知疲累似的,木着一张脸,涣散着目光往前走。

  不像生人,倒像死人。

  天都快黑了,她终于停下脚步。那虎也停下脚步,我也不得不停下脚步,立在最近的那棵树上。

  那女子先是摇摇晃晃地站着,林间的风阴冷,吹得她一身染着血迹的破布衣裳忽起忽落。她好像也要被风吹跑似的,往前跄踉了两步,突然跪了下去。

  然后,我就看见那女子伸出一双骨瘦嶙峋的手开始挖着面前的土地。一下一下,缓慢地,挖着。

  那虎就一直在她身后看着,好像一点也不着急将这盘中餐吞入腹中。然后,它卧下去,将头颅枕在前肢上。

  我看那女子挖土,挖得双手都出血了。她却好像一点也不知道痛,越挖越起劲,似乎是把十根手指头都挖断了也在所不惜。

  我看得都困了,打了个哈欠在树干上坐下来,继续看着那女子。

  不知过了多久,女子终于停下手,不知道挖了什么出来,将那东西牢牢地抱在怀里,像是抱着不能给别人抢走的珍宝似的,蜷缩住全身,小心地护住它。

  夜里林间的风刮得大了,反正我现在也感觉不出冷。只是脚底下那虎呼出来的热气全都化作了白雾,想必此时够寒冷的了。

  那女子蜷缩成了一截一动也不动的木头。我看那虎也不会吃她,正想着放弃,准备离开,却不想沉默许久的女子突然爆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

  她那也不是哭喊,倒像是发泄什么,把命也拼出去的喊叫。那喊叫惊得林子里一大片飞鸟振翅而去,那喊叫,震荡在我的耳侧,几乎要把我的魂魄也震碎。

  她突然回过头,风吹起她散在脸上的发,让我看清了她赤红的眼里淌下的泪。可她却是笑着的,发疯似的笑着,笑着朝身后的虎举起怀中的宝贝。

  是一截人的腿骨,在漏下来的月光里显得越发白森森的白骨。

  我听见她笑着说:“哈哈……这……原来这……就是我的尸骨。”

  我想,我大概知道她是谁了。

  一

  这女子名叫孙阿宝,人如其名,乃是孙家真正如珠如宝的大小姐。孙家是城中大户,是鼎盛百年余的商贾之家。孙老爷膝下只有孙阿宝这一个女儿,待她当真是捧在心尖上疼爱的。

  我一直都很清楚这位孙阿宝的事情,不论是生前,还是死后。但关于她的一切,我也都是从他人口中得知的。其中,我就听说过,这位孙阿宝不到十六岁,便因为招亲之事闹得满城风雨。

  孙家只有她一个可以继承家业的血脉,孙夫人早逝,孙老爷可谓是又当爹来又当娘,将这孙阿宝拉扯大。大约是孙老爷太过溺爱这独苗,才使得这位小姐始终都没有学会如何去经营一个百年之家。

  孙老爷曾从人牙子手中买来过一个小厮,名叫季春。这季春入得孙家,主要也是为了那位淘气不堪的孙阿宝。

  孙阿宝不爱读书,还专爱惹麻烦。仗着家中权势,打遍书院无敌手。夫子对她头疼得紧,三番几次找来孙老爷谈话,想让他将孙阿宝领回家去。城中最好的书院只此一家,可对于孙阿宝,孙老爷骂又舍不得骂,打又舍不得打,只得想出这么一个办法。

  季春入孙家第一天起,孙老爷就告诉他:“你以后必须不离小姐左右,她去哪儿你就去哪儿。你要记住,千万不能让小姐跟别人打架,吵架也不行。一旦我知道小姐又在书院惹是生非,那我就罚你。知道了吗?”

  季春知道是知道,只是不知道这位孙家小姐竟能浑成那样。

  第一次见面两人感觉都不太好。孙阿宝觉得季春长得太瘦,又不爱说话,像只哑巴猴子。季春觉得这孙小姐是没法救了,念书念到死也是狗改不了吃屎。

  因为,孙小姐见到季春的第一句就是:“你是我爹给我找来的小跟班?很好,以后就跟着我混吧。”

  季春跟着孙阿宝混的第一天,孙阿宝就打架了。起先他俩在书院里走得好好的,突然就从假山后面蹿出个胖墩领着一帮小萝卜头对着假山下的孙阿宝做鬼脸,捏着嗓子阴阳怪气地喊:“孙阿宝,孙阿宝,克死亲娘孤到老!”

  孙阿宝撸起袖子就往假山冲去。季春倒是愣住了,他在原地眨了眨眼睛,才后知后觉地爬上假山。上了假山一看,好家伙,孙阿宝已经将那胖墩摁在大石头上,举起拳头就准备往那胖脸上砸。

  季春连忙将那拳头拦住,扭头看孙阿宝。她简直像个小煞星一般,赤红着眼睛瞪着季春,压着声音喝到:“怎么,你敢拦我?”

  季春不回答,仍使了劲握住那小小的拳头。

  孙阿宝挣了挣,发现这瘦猴子虽然瘦,但力气却是扎扎实实大得很。她瞪着季春,一只手仍紧紧地抓住胖墩的衣襟。

  小胖墩早就吓得双股打战了,他扭头看了看身边的那群小萝卜头。小萝卜头们早就呆住了,直到此时才幡然醒悟似的,见孙阿宝被制住,连忙一拥而上将胖墩解救下来。

  等人走了干净,季春才松开手。才一松开手,他就被孙阿宝推了个趔趄。

  他倒在大石头边,孙阿宝站住垂下眼睛看着他,静静地说:“季春,你被辞了。”

  季春仰着脸,即便逆着日光,也依旧能看见孙阿宝的脸。那张脸通红,一双杏眼微微低垂,倒不像之前那般或满是机灵,或满含煞气。那眼睛静得好像万紫千红的烟火盛放之后,只余下的,空寂星夜。

  或者说,那眼睛,本来就是空寂的。

  季春也静静地说:“不用你动手,你且看着,他们自然会遭到报应。”

  二

  报应这词,对于当年才七岁的孙阿宝来说,确实是有些过于严重了。但七岁这个年纪,又分不清好赖,自然更分不清“报应”二字之沉重。

  如今我是明白的,我明白报应是这世间最难得的事。报应不令人恐惧,反倒令人痛快。

  孙阿宝没出手。季春替她出了。

  他守在小胖墩入书院必经的路上,从后面偷袭,不管三七二十一抢了那小胖墩的书袋,掉头就跑。一边跑一边将夫子布置的大字帖全掏出来,撕了做天女散花状,边跑边散。

  小胖墩哪赶得上瘦猴子的速度,气喘吁吁地在散开的纸屑里哇哇大哭。

  等季春回到孙阿宝身边时,又恢复了平日沉默不语的模样。

  小胖墩背着空书袋进了书院,见着孙阿宝,立马瞪着眼睛骂道:“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撕了我的大字帖!”

  孙阿宝一脸的莫名其妙,说:“我撕你的大字帖作甚!你少血口喷人!”说着,又要站起来撸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

  又是季春拦住了她。他垂着头,伸出手拉住孙阿宝的胳膊,轻轻摇了摇头。

  见状,小胖墩早就吓得缩起膀子,坐回了自己的座位。

  孙阿宝扭头开始骂:“你是我的跟班还是那小胖子的跟班!你作甚老是拦着我揍他!你是不是喜欢他!”

  季春活像吞了一枚鸡蛋被噎住似的张大了嘴巴,想不通这位小姐满脑子里到底装的什么东西。

  等夫子开始收昨日布置的大字帖,孙阿宝才终于知道季春为什么拦住她了。因为根本不需要她动手,小胖墩就已经受到了惩罚。

上一篇:娇荷生谢
下一篇:眉共湘山远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