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飞魔幻 > 2016飞魔幻 > 正文

[2016飞魔幻12A]我的熊猫城主(七)

来源:互联网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9-11-04

  上期回顾:喜喜得知太爷爷和墨城的恩怨纠葛,意外被劫居然拯救起了山贼们的世界观!

  进了房间,喜喜还没站定,只觉得脖子微凉,随后胸口微凉,衣服已经被墨白撩起,还被看了一眼,随后覆上,面前人语气平缓:“又出血了,去那里坐着,我给你上药。”

  要不是喜喜气血不足,肯定又要红了满脸。她坐下身闭眼让墨白换药,那上药的动作无论已经进行过多少次,她都没有办法当作平常事,毫无知觉。

  墨白上好药,这才问道:“你凭什么确定他们会答应?”

  喜喜系上里衣,穿好衣服,才道:“因为他们心存善念。”

  “你怎么看出他们心存善念?”

  喜喜微笑着,探身凑近瞧他:“城主大人想不通?想知道?”

  换作以前,墨白又要巴掌盖脸将她推回去了,现在只是将视线往上偏移:“嗯。”

  回答得很爽快,可这让还好好调戏他的喜喜觉得不甘心,坐回位置上,说道:“我打听过,他们只打劫那些看着富贵的人。”

  “山贼难道会去打劫穷人?”

  “的确,但他们打劫了富人,没有要很多赎金,甚至在我所听过的山寨中,他们要的赎金简直微不足道。而且从不伤人性命,所以这应该也是为什么官府一直没动作的原因。被绑的人不报官,交了一点钱就放人,何必去告诉官府。”

  墨白说道:“哪怕这是个理由,也只能勉强算是。”

  喜喜笑了笑:“我在这儿养伤的几天里,你总是去查看地势,查看有没追兵。我就在寨子里跟那些妇人孩子聊天,他们想念书,但没先生肯来。那些长辈见我识字,还央求我教他们。吃饭的时候,好吃的菜总是先推到我面前。哪怕只能喝半碗粥,他们也要将那粥都给我。所以我说,他们心存善念,也是你看不见的善念。”

  这话说得的确没错,墨白生在墨城,是老城主唯一的孩子,千宠万爱,出门乘车,护卫相守。城内百姓事情,都由下属解决,他只要稍作了解,做出决策就好,哪里会去坐在百姓之中,向他们了解疾苦,听他们的苦乐事。

  他和她,果然是能互补的……

  这两个字再一次浮现在脑中,让他更加肯定喜喜适合当他的妻子。

  他审度而沉思的眼神落在喜喜眼中,却将她方才的喜悦都冲散了。她幽幽地看着眼前的男子,说道:“墨白,你能不能……不要用审视的眼神看我?”

  审视?

  墨白看着她问道:“你从未这样审视过我?”

  “有,但那是我以嫁入墨城为目的的时候。”如今她不会了,只知道喜欢就是喜欢,想了解他,而不是想分析他。

  墨白眉眼微低,语气也低沉:“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杆秤,来衡量要与之结交,或者与之为敌的人。”

  喜喜沉默了一会儿,黑沉的夜幕下有虫鸣声响起,布谷鸟的声音又恰到好处地响起。布谷鸟像是她的吉祥物一样,每次在两人进入僵局的时候就闹腾了。

  屋内两人相对无言,别说针落地上的声音,就连灰尘落地的声音都能听得见了。

  喜喜捂着胸口起身往外走,墨白也随即起身。喜喜偏过身子道:“我去洗漱。”

  墨白轻轻点头,没有跟随。

  喜喜推开房门出去,看了一眼昏黑的天,像是又要下雨了。她往右边墙上看了看,那儿的窗户上横插着一把伞,心想等会儿得记得拿走,不然就得淋雨了。现在她的身体可不能再受伤了,不然以后非得变成药罐子。

  墨白见她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才走,忽然有些在意她在那儿驻足的时候又在想什么。

  这真是个让人看不透的姑娘。

  “城主。”

  近身十丈皆可察觉的墨白被人在耳侧唤了一声,心头一跳,竟是事先没发现。他回头看去,那刚从窗户潜入的人已经作揖:“见过城主。”

  眼前人三十上下的年纪,留着一抹短小胡子,身形消瘦,目光坚毅。此人正是太子府上的幕僚,“无为”先生。

  墨白收回被喜喜牵走的思绪,再开口,声调冷漠平静:“如何?”

  吴为说道:“城主跳下山崖后,白护卫就将那些刺客捉住了,他们果真是太子府养的死士。白烟连同其他城主、侯爷、护国公将他们扭送到御前,连同张良人一事,求圣上处置。圣上大怒,想要废去太子,但迟迟未有动作。太子生母许贵妃娘家上奏求情,连同礼部一同进殿陈述礼法,想保太子之位。”

  墨白饮下一口冷茶,粗茶无香,不过此时他也无心品茗:“放出风声,墨城城主坠落悬崖,重伤未死,已护送回城。”

  吴为稍稍一想,便明白了。

  圣上如今拖延,也不过是在等墨白坠崖已死的消息。墨白若死,没了领头人,朝廷趁机剿灭,并非没有胜算。

  而如果墨白安然归来,太子罪责就轻了,大可以从轻发落,事情依旧有转机。

  所以他唯有佯装重伤,而且不回京城,直接回墨城,表明墨城的立场和恼怒,才会让圣上惊惧。朝廷忌惮墨城势力,如今尚没有能力铲除,多少还要被墨城牵制。如果圣上一直没有裁断,等城主回到墨城,势必不会善罢甘休。

  若是两军交战,哪怕朝廷胜出,也要动摇国家根基,更何况对墨家朝廷也要退让三分,别说动摇,到时候连根拔起都有可能。

  到底是一个不懂局势的太子重要,还是皇甫家帝业重要,圣上自有明断。

  吴为作揖:“属下这就去安排人。”

  他刚要走,就被墨白拦住:“她回来了。”

  吴为了然,跳上房梁,暂且躲避。

  “吱呀!”

  门一开,伴着细微的雨声,喜喜在门口拍拍身上的雨水进门,说道:“山雨真冷。”

  “我去让人煮壶热茶,喝了暖身。”

  “嗯,那就拜托城主大人了。”喜喜往窗户前的地上看了一眼,这才进去。

  墨白走后,喜喜坐在桌前倒了杯茶,茶已经冷了,握在手里只觉杯子也冷了。她喝了一口润润嗓子,悠悠道:“这房里梁上君子真多。”

  屋里无声,只有她在自言自语。

  “茶虽然冷了,但也能解渴,您说是不是,吴先生?”

  此时房中才微有动静,吴为身子敏捷地从梁上跳下,目光警惕,满是敌意:“你如何知道我来了?”

  喜喜笑了笑:“你知不知道因为墨白太凶了,所以我们住在这儿,都没人敢来?昨天下雨,今天白天停了,地面本该干净。但窗户外面的地上,却有脚印。而且只有进来的痕迹,没有出去的痕迹。”

  吴为倒是没发现,末了皱眉:“可你又如何知道是我?”

  “吴先生右脚不便,哪怕是轻功,也改变不了一重一轻的脚印。那地面的脚印深浅虽然不明显,但奈何我眼力太好。”

  “可就算是这样,你依旧无法确定我的身份。”

  “是呀,瘸腿的人那么多,也未必会是你。可墨白带进京城的护卫在孔雀城一战时,我都见过,没有人瘸腿。而且他们不用避讳我,也不会刻意躲避,想来想去,要用布谷鸟叫声做暗号,特地避开我,又是个腿脚不便的人,也就只有吴先生了。”

  吴为突然反应过来最重要的一点,吃惊道:“你知道我是墨城中人?”

  喜喜手里拿着茶杯,笑靥如花:“是啊,我是不是很聪明?”

  吴为没有回答,追问道:“城主告诉你的?”

  喜喜抿抿嘴角:“他怎么会跟我说这些,哪怕是一句,他也没说。哪怕他说了一句……”她自嘲地笑了笑。哪怕他说了一句,她也会下定决心,跟他共进退的。可从头到尾,他都只是把她当作“适合成亲的姑娘”,而不是他想娶的姑娘,所以什么都不告诉她。他不是因为担心她分神而不告诉她,只是因为不放心。

  为了让他打消顾虑,她还特地将山贼窝改造了一番,一来是想帮他们,二来也是想让墨白知道–她云喜喜不会给他拖后腿,不想他有所顾虑。

  可结果却让她失望……

  她不止一次提醒过他,她想了解他更多。

  吴为眼中防范意味更深:“你不惊讶我的身份?”

  喜喜笑了笑,有些轻蔑:“惊讶什么?惊讶你是墨白自册立太子后就安排在太子身边的细作?”

  第九章尘封的秘密盒子

  吴为愣了愣。

  喜喜有些懒得解释,可有些话不说,只怕这吴为先生要把她当成怪物抓起来了:“听说在皇上册立太子之后,吴为先生就入太子府做了幕僚。但因身体问题,起先并不被太子重用,后来屡出奇策,终于得了太子倚重,非常信任你,但凡大小事都要先问过你。这也就不难猜出,为什么墨白进京以来,他就做蠢事,不是因为他蠢了,而是因为他听信了你。”

上一篇:[2016飞魔幻12A]帝王聘
下一篇:没有了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