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飞魔幻 > 2016飞魔幻 > 正文

[2016飞魔幻12A]帝王聘

来源:互联网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9-11-04

  作者有话说:我一直觉得人生之憾莫过于没能在最好的时候遇上对的人,而当有幸再见时,彼此已是罪恶累累,相守无分。所以这次我写了一个有关遗憾的因果轮报的故事,希望大家喜欢。最后十分感谢一直没有放弃我的责编,我亲爱的软团子,以后我会用更多的稿子向你表明我的爱意的,么么哒。

  一

  经过数日探查,这年年末,安歌终于破获了城中一起拐卖人口的大案。

  安歌查出有一些受害人群已被匪徒送往醉欢楼,于是在巡捕房带兵去前,先一步赶去解救受害的百姓。

  今日她出门时摔了一跤,伤到了筋骨,原本是不该去的,但心中实在放不下百姓的安危,便还是强忍着过去了。

  彼时日将垂暮,她提刀踹开阁楼的房门,映着身后瑰红色的烟霞,一眼瞧见被人群挤到角落里的男子。

  彼时那男子面覆红纱,衣衫褴褛地缩在角落里,面对近在咫尺的劫匪的手,神色从容淡然,隐匿在薄纱下的眉眼亦隐现风华。

  许是她的目光太过炙热,被男子感受到了,于是他偏头眯眼朝她清浅一笑。

  安歌心中一惊,登时抬脚踢开绑匪的手,将匪徒死死压制住,随手推给身后已经赶来的其他捕快。

  安歌上前解开百姓身上的锁链和束缚,在周围逃散的人群中夹杂着的哭泣声里,淡淡对那男子道:“你先留下。”

  待到人群散尽,男子挑开红纱,露出一双含笑的眼:“请问大人有何吩咐?”

  安歌环视了一圈已经寂静的四周,松口气地跪倒在他跟前:“草民救驾来迟,求陛下恕罪。”

  木彦沉默了片刻,随后凑到她眼前仔细打量她:“你认得寡人?”

  她小心恭维:“陛下龙颜绝世,天下无人不识。”

  “啧啧……”木彦挑起她的下颌瞧着她的眼睛,“今天这案子是你破的?”

  “……是。”

  “这么厉害?那刚好寡人宫里最近出了几桩命案,要不你随寡人入宫查案,若是查明白了,说不定寡人还能赏你个娘娘当当。”

  她将头埋得更深:“草民惶恐。”

  木彦拍了拍她的肩,笑意有些阴冷:“姑娘,这可不是问句。”

  “……”

  安歌就知道,这趟她是不该来的。

  二

  近日宫中发生了一些怪事。

  有不少妃嫔离奇身亡,且尸首被发现时已全然腐坏,难辨死因。

  众人盛传此事是由邪灵作祟所起,故而请来了无数法师高僧昼夜施法驱邪。

  木彦被搅扰得寝食难安,于是趁乱独自出了宫,回到当年与皇后初相识的地方看看,没想到竟意外碰上了劫匪。

  入宫后安歌方知,众人所要驱散的恶魂,正是木彦已故的皇后。

  据说那个出身青楼的平民皇后,在帝王力压众臣册封为国母后,日子过得并不如坊间传闻般幸福美满。

  她生性傲然孤僻,又独得陛下恩宠,遂入宫不到一年便树敌无数。没有帝王陪在身边的时刻,她在后宫之中举步维艰。

  事发在五年前的除夕宫宴过后的夜晚。

  几个妃嫔醉后邪念大起,便设法说服了皇后遣散宫人,并将她约至太液池的假山旁,多番凌辱施虐,等到许久后宫人们去寻时,皇后虽未至死,但已不省人事。

  这真是皇宫里闻所未闻的天大丑闻。

  翌日此事传遍阖宫,不出意外的令皇后成了所有人的笑柄,亦令木彦勃然大怒。

  他下旨欲处决那夜参与此事的所有妃嫔,但奈何其中不乏朝中高官家的女子,且朝中无一人满意于皇后的身世,导致满朝官员联手施压于木彦,令此事最终不了了之。

  他终究没能给皇后一个交代,虽然之后对她的宠爱更甚,可皇后不堪其辱,终是在一日夤夜时分自焚于寝宫中。

  据说那夜星子璀璨繁多,满月映照无疆,直到大火将整座宫殿燃成灰烬,老天也未落下一滴眼泪。

  至此,宫中便有传闻,说娘娘积恨难消,魂魄不散,必会回来报复。

  流言起起灭灭持续了许多年,直到今年年初,终于开始应验。

  三

  入宫的第十日,安歌收到了一个居于冷宫附近的宫妃的死讯。

  也是参与当年之事的其中一个,不过不是他杀,而是自己不堪畏惧自缢身亡的。

  木彦随宠妃赶来时,安歌正一面打量着尸体,一面漫不经心地问着木彦指派来的从前侍候皇后的宫女阿菏:“劳烦姑娘如实告知我,陛下在朝中是不是没有什么实权?”

  阿菏似是未料到她会在此时问及此事,缓了好久低声应道:“……是。陛下是先皇的独子,幼时一直流落在外,直至七八年前先皇临近驾崩,陛下才被寻回继承大统。据说当时认亲的过程十分仓促草率,以至于多年后的如今还是有诸多人不认同陛下。”

  她了然地轻声笑:“难怪……”

  难怪连个皇后都护不住,独自一人出宫遇险也无人多加关心。

  恍惚间,耳畔似有阴风拂过。安歌微颤着回过头,抬眼就见有一女子在她身后目光阴冷地盯着她,面色灰白,双目布满血丝,眼睛瞪得极大,仿佛下一刻瞳仁便会脱眶而出,凶然可怖。

  安歌有些尴尬地后退几步,俯身向她行礼。女子冷漠地睨着她,转身走向了另一边。

  待女子离开,阿菏小心上前来提点她:“这是梅妃,宫里最为心狠善妒的一位娘娘,暂且执掌凤印打理后宫事宜,大人要多加小心。”

  安歌心有余悸地点点头,目光一路追随梅妃的身影而去。

  许是因为有木彦陪在身侧,今日的梅妃神色一直淡定从容,似是并未被连月来宫中发生的怪事所扰,若不是早打听好,安歌差点就以为她与当年的事毫无关系。

  眼见梅妃和木彦打量一圈就要离开,安歌赶忙上前,十分冒昧地开口向梅妃索要她身旁宫女提着的鹦鹉。

  那鹦鹉通体赤红,模样讨喜,只是看上去神色有点萎靡。

  梅妃不置可否地睨着她,安歌抬头朝木彦使了个眼色,木彦当即搂住梅妃的肩膀低声耳语:“这个鹦鹉半死不活的,安大人想要就送给她吧,以后寡人再送爱妃一只生龙活虎的好不好?”

  梅妃听罢笑逐颜开,遂而大方地将鹦鹉赏给了安歌。

  提着鹦鹉回去的路上,阿菏询问安歌:“这小家伙一看就活不长了,大人要它做什么?”

  安歌嗅了嗅鹦鹉身上沾染的梅妃的熏香气息,微妙地笑了笑:“活着的东西,总会比死物带给你的信息要多。”

  四

  安歌没想到,那日她同梅妃的初次会面,亦成了最后一次。

  梅妃死在与安歌见面的两日后清晨,于自己的寝宫床榻上。

  宫人发现她时,她亦是全身腐烂,面目全非,同从前的妃嫔无异。

  消息一出,令阖宫上下惊慌更甚。以至于梅妃葬礼的当日,宫中随处可见惊慌失措的宫人,更有甚者已缩在角落里低声抽噎。

  唯有安歌,在所有的慌乱中,不徐不疾地带着她的小鹦鹉,在太液池旁放着纸鸢。

  偶有清风拂过,断了线的纸鸢坠入远处的绿茵里。安歌提着鸟笼奔过去追赶,结果一无所获。

  她丢掉手中线轴,有些失落地转身,却在回眸之际,忽见有一双捻着丝线的修长的手出现在眼前。

  来者上前握住她的手,将拾到的纸鸢丝线一匝匝缠绕在她的指上。她讶然抬头,在入眼的一片明黄色中跪倒在地:“参见陛下。”

  木彦拨弄着笼中蔫头耷脑的小鹦鹉:“梅妃的葬礼,你怎么没去?”

  她颔首起身,同样沮丧地瞧着笼里的小家伙:“娘娘那边不急,倒是这只小鹦鹉,还没等我问出什么来呢,就快要不行了,所以卑职就带它出来散散心。”

  木彦看了一眼天色:“嗯。现在时候也不早了,寡人该过去了,你要同寡人一起吗?”

  安歌点头相应,随后唤上远处的阿菏一同前往。

  死寂。

  如今梅妃寝宫的模样,已经没有比这个词更好的形容了。

  风卷动堂前白色的灵幡,令满堂皆回荡着低沉的呜咽声。

  安歌随手将鸟笼递给阿菏,抬步走到还未合上的梅妃的棺椁前,探身望着棺中情形,刚欲收回视线,就意外被路过的宫人撞进了棺材中。

  被白布包裹的尸身近在咫尺,冰冷的尸体上再也没有了当日见她时的香气扑鼻,散发出阵阵连冰水也难以掩盖的恶臭味。

  安歌压着即将破口而出的尖叫声,也顾不得笼中尖叫着背过气去的鹦鹉,匆忙奔回宫沐浴更衣,等到重新赶回来时,天色已晚。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