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飞魔幻 > 2016飞魔幻 > 正文

[2016飞魔幻12A]蝶梦松窗下

来源:互联网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9-11-04

  作者有话说:《西游记》中有很多出色的配角。谛听算是其中佼佼者,天地中,分得出真假美猴王的没有几人,它算一个。给《西游记》配角们一个舞台,演绎自己的浮生一梦,是我的想法。一只活泼率真的神兽,如何入得寂灭的阴司,如何陪伴一个四大皆空的地藏菩萨?这其中定有一番悲欢离合。于是,我写了女版的谛听。只觉得刚正不阿的秦广王才配与她相爱,是木棉与橡树式的相爱。

  一

  第七日,菩萨终于讲完《楞严经》。此经讲的是,帅绝人寰的阿难陀沿街化斋,遇到一位名唤摩登伽的女子,摩登伽对阿难心生爱慕,便对他施了魔咒,害得阿难之戒体险些毁掉,幸而佛祖及时破咒,并借此示导如何觉知魔事,又如何破魔。

  菩萨问小听:“可有什么疑问?”

  经案下的小听做沉思状:“菩萨,既然佛祖是斋毕才来解救阿难,那肯定磨蹭了不少时间,阿难的戒体真的没毁吗?”

  菩萨横眉一瞥:“我竟不知,经文中还有这样的重点。”

  菩萨虽安详,但已然动怒。只好乖乖递上戒尺,等着受罚。可是,过了不知几个刹那,戒尺并未如常落下,她诧异地觑了觑,却觑到一只蝴蝶翩然而起。

  浮屠殿三千年,眼前唯有黑白灰色,如今见着斑斓活物,顿觉新奇。她罔顾菩萨训斥,自浮屠殿一路追去,穿过奈何桥,又过望乡岭,经了孽镜台,一路伴着阴司的悲戚啾啾,不知不觉进了一个空荡荡的大殿。

  这许多年来,菩萨唯怕小听元神被浊气所染,只将她拘在身旁,故此,作为阴司常驻居民,小听竟辨不出这是十殿的哪个殿。那只蝴蝶翩然靠近丹墀之上的案台。案台上,有人正在小憩。蝴蝶兜兜转转,竟停在他手下的折子上。她小心地跳来跳去,蝴蝶翅膀还没碰着呢,只闻哗啦一声,高高的折子倒了一地。

  小听叫苦,急蹿下台阶收拾,忽然后脊发凉,却是空中起了一道凌厉的劲风。仰头,只见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向她袭来。她叼着折子,竟忘了躲。以为终要伤筋动骨,未料,那人却在千钧之际收了势。但宽大的玄色掐金袖到底拂过了小听的面颊,微有辣疼。

  小听眼中立时攒了泪,欲起身还击,无奈,却是聚不起半分力气。一汪水雾中,那人靠近来扶了小听一把。待小听站定,她抓起那握住自己手腕的手,狠狠咬了一口。随后便仓皇逃跑。一路狼狈,终于回至经案旁,她忙着诉苦:“菩萨,您方才看清了?那只蝴蝶好漂亮,我追过去,结果蝴蝶没抓到,还差点挨了打。”

  菩萨的声调古井无波:“蝶非蝴蝶。”

  小听瞪圆一双眼:“不是蝴蝶,那是什么?”

  “你闯进别人的梦,所见自然是梦蝶。”

  梦?菩萨旁敲侧击说她做白日梦,难道是在嫌她不思进取、冥顽不化?小听立马顺溜地跪了下去。然而这一跪,令她心中黑云滚滚,电闪雷鸣。什么时候变成了女儿身?!瞅着身上的绿罗裙,她懊恼地想,可能,真的,思凡了。

  菩萨将温热的茶水递来:“小听啊,你在我跟前参习佛理已有些时日,却没什么长进,而今看来,要证得无上正等正觉,非得去历练一番不可了……”菩萨一面絮絮叨叨,小听一面折腾变化,垂头丧气间,菩萨撂下一句话,“你可听明白了?”

  菩萨一脸庄严肃穆,他老人家是要动真格了。她巴巴地瞅着,希望有所转还,菩萨却说:“老身还要去西天听佛陀讲经,你收拾收拾,明早便动身吧。待你度劫圆满,老身自去接你。”

  二

  阴司与凡界,自有河流连接,因去凡界,需得逆流而上,故名逆川。

  站在岸边,但见烟波浩渺,唯一叶兰舟兀自横着,更显寥落。小听喊了几声船家,远远有一人自妖冶的曼陀丛行来,待近了些,才看清这艄公竟是一位宽衣广袖,眉宇蔚然的年轻儿郎。

  二人登舟弃岸,逆流而上,起初还新鲜,行到半途,江风却狂虐起来,小听打完几个喷嚏,那船家忽然紧张地向她伸出手:“快,快到我身后来。”

  她向前看去,不由得一惊。江心处,巨大的白浪螺旋翻滚着,一层又一层,消逝在深深的水涡中,这兰舟的分量,真算是螳臂当车了。

  他扶住小听,神情坚定,不容置喙:“听我的,我们必须弃船。”跳船那一刻,小听想,自己本不是听话的人,可他音色沉沉如黄钟大吕,那一句“跳下去,我会护着你”,简直让人失掉心智。唔,菩萨,您将来,可千万别怪我,他……他先抱我的。

  逆川的水流咆哮着,淹没苦苦挣扎的两人。秦广唤不醒她,只好潜入深水。水底不见阳光,只怕撞上暗礁,取了夜明珠来照,唯见她睡容清甜,发丝飘荡,宛若不意偶得的奇珍,只可贪看,不敢碰触。

  小听醒来时,只见洛阳城熙攘繁华。她本是要跟那个艄公说说前面那热包子的,扭过头,却空无一人。她怅然若失,拍了拍包袱上的尘土,这才想起,菩萨禁了她法术也就罢了,竟没给她留下盘缠,看来,菩萨是要她学阿难陀化斋了。菩萨好狠心,您就不怕我被美男子所惑,毁了戒体吗?

  小听忍着饿走走停停,忽见前面乌泱泱聚着一堆人。走近细看,原是墙上贴了一张皇榜。榜上说的是当今后宫之中,最为得宠的樱姬有一种癖好,喜听瓷器碎裂之声,并且这瓷器还得是南地上品,若是以次充好,樱姬娘娘必定茶不思饭不想,以泪洗面。皇帝宠爱樱姬,竟要为此开通运河,以便南地瓷器源源运往京师。大臣和百姓,纷纷上书说此女红颜祸水,应当清君侧,皇帝为了保全爱姬,只好对天下人称樱姬患有怪疾,发皇榜招揽天下医者为樱姬看诊。

  小听暗暗点头,怨不得这城虽有龙脉之象,却有一团煞气萦绕,只怕是祸国妖灵在作祟了。正是出神之际,忽然听得人说:“怎么不揭了这皇榜,赚了银子还我船钱?”来人把声音压得低,虽是挑衅嘲弄,却又莫名醇厚温和。

  她仰起团团的脸,果然是他,忍不住揶揄他阴魂不散:“这朝廷气数将近,让这妖灵祸害呗。”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原来就是这副姿容。他附在她耳上:“揭了这皇榜,我帮你完成,如何?”

  小听不情愿:“你使了障眼法,别人看不到你,只看得到我,我若是揭了,你跑了怎么办?”

  他听她这样说,便挽起宽袖:“那你上回在秦广殿留下的牙印,怎么办?”

  呀。原来,他便是菩萨说的阴司首殿殿主秦广王。有那么一瞬,小听红了脸。她在菩萨身边正经待了那么久,没见过男子的手臂,泛着麦色光泽,健硕而有力,仿佛可以挽起天下狂澜。她看了半晌那排细小整齐的红印,没了惯常的伶俐:“那,那,殿下说怎么办?”

  秦广带着得逞的笑意,将她揽在怀中,掰开她紧握的拳,将手摊开,那皇榜不偏不倚飘了来。

  小听记得,好多声音从四面涌来,一切像是菩萨煮茶的茶吊子,开水般的沸腾。有官差上前架住她:“姑娘揭了皇榜,咱们得去面圣!”

  她在混乱中茫然去寻秦广,却不见一点踪迹,仿佛不过一场空梦。她只能一面挣一面喊:“喂,有本事你出来!不是有句话吗?好汉做事好汉当!咱们有话好商量啊!”

  他本已走远,到底舍不得,只好折回来:“莫喊了,陪你便是。”

  三

  殿宇巍峨,人心叵测。因为身边有他,小听并不惶恐,拜过皇帝,便被领入后宫落樱殿。

  落樱殿的规矩一向是清静。宫人早早洒扫完毕,退了下去。等候的间隙,偏殿竟有些空。

  两两相对,小听想起道歉的事,昨日他固然有错,今日却是极有义气的:“秦广殿下,昨日我有眼不识泰山,你大人有大量,将来我回阴司,你可得罩着我啊。”

  秦广望着她眼眸中的自己,宠溺一笑:“昨日,是我唐突了,你不要记恨才好。但是,宽宥待人虽好,到底人心险恶,你独自在这里,事事要小心。”秦广王边说,边为她拂去耳边碎发。

  小听避开尘世几千年,要理解他的笑意到底艰难些。她琢磨着,这不是笑里藏刀的笑,也指定不是含笑九泉的笑,难道是桃花依旧笑春风的笑?

  还未猜透,只听他说:“我即刻就要远行,送上这枚玉佩,算作念想。”

  他真要走了?好失落,却要强装笑颜。

  在菩萨跟前熏染,小听晓得有些东西不可不收,千里鹅毛,远方双鲤,还有笔墨纸砚丝绢,越不稀奇不贵重的,越不能拒绝。秦广王送的这块黑乎乎的石头自然也在其中。小听举双手接了来,玉的温度自指尖传来,竟是这样寒凉,分明看他握了很久了。正要谢他,却见他面颊微有绯红。难道是,心疼了?她促狭地扯了根红绳将那玉系在胸前:“谢了,洒家很喜欢,就不还你了。”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