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飞魔幻 > 2016飞魔幻 > 正文

[2016飞魔幻12A]翩翩云中鸟

来源:互联网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9-11-04

  作者有话说:写这篇文主要是因为特喜欢吃冬瓜煮汤,吃着吃着会想那么大一个冬瓜,谁知道里面会长出什么,要是长出个水灵灵的姑娘该多好……

  【一】

  白色的月光洒在令丘城中,在每家每户的屋檐上都铺了一层薄薄的白霜,夜深人静,只有飞过城头的几只野鸟未眠。朝次睡得正酣,忽觉得房间抖了一抖,桌上茶盏哐哐地响,一阵突如其来的大风把关着的窗子“啪”地吹开。她一惊,连忙爬起来,随手抓了件衣桁上的外袍披在身上便往外跑。

  院子里,宁樊沐着月光静立,一只手拉着身上披着的外衣,微微低着头不知在看什么。朝次三两步走过去,问道:“樊姐姐,有人闯进你设的妖障?”

  她一面说,一面顺着宁樊的目光望去,地上一坨黑乎乎的,似乎是个人。

  宋奚恰好在这时出来,一只手提着盏灯,另一只手揉眼睛,打着哈欠问:“地牛翻身了吗?”

  朝次睨了他一眼:“你倒是镇静。”从他手里接过灯,弯下腰照了照,“是个姑娘,手里还握着一杆长枪……宋呆瓜,你把她翻过来。”

  宋奚依言蹲下身去把姑娘翻了个身,再拨开她糊在脸上的头发,哇,这姑娘长得真清秀。

  朝次拎着灯看了看,离心口三寸处有道圆形的伤,大概是被鞭子一类的东西打穿了胸口,污血把上襦染湿了大半。她虽然昏迷着,手里却仍死死抓着长枪。

  “是只道行不深的妖,估计是和人打斗时逃到这里的。”宁樊微微皱眉,“不过,居然这么刚好落到我们家……”

  “宋呆瓜,把她扛出去扔了。”朝次想了想,道,“扔远点,被让人看见,不然以为是你杀人抛尸。”

  宋奚还抱着那姑娘,闻言“啊”了一声:“扔了?她伤得这么重,不救的话……”

  “你要是不想死,就立马把她搬出去,否则我把你们俩一同埋了。”朝次故意放狠话,“快去!”

  宋奚被吓得一哆嗦:“我……我这就去……”

  最近几日宋奚的行为极其怪异。

  他是朝次拿各种瓜果胡乱做出来的,外貌和朝次那被困在法阵中好几百年的夫君一模一样,可惜又呆又傻又软弱,脑袋唯一的用处大概就是用来装果肉果汁了……朝次见到他总要在心里叹气。

  近日每当开饭时,他总是胡乱扒几口,就嚷着不舒服要回房躺着吃,然后拿个大盆装满饭菜捧回房间,从内锁了门谁也不让进。朝次有些担忧地望着他离去的背影,道:“樊姐姐,宋呆瓜一向吃三碗的,最近每顿都要吃六碗,还老把自己锁在房里,是不是……”她微微叹口气,“是不是怀上了,又不敢和我们讲?”

  宁樊举着筷子的手一抖:“朝次,他是男的。”

  “瓜哪里还分男女公母。”朝次又叹口气,“他的身子是我用大冬瓜做的,是不是肚子里冬瓜籽要发芽了……天呐一个宋呆瓜已经够我烦的了,要是生出一群来……不行不行我得去给他请个大夫!”

  宁樊扶额,无奈地说:“我也想给你请个大夫。”她放下碗筷,起身道,“你和我去看看就知道了。不过先说好,不许动手。”

  她们悄悄来到宋奚房外。宁樊拿手指蘸了点水,在墙上画个圆圈,圆圈中渐渐现出房中情形。朝次踮了踮脚,扒在边缘往里瞧,小声道:“下次画低点,我矮。”

  房内,宋奚舀着饭菜一口一口地喂给床上的姑娘,边喂边说:“你先好好养着,别出这房间,明天我去给你买点药,等你养好了我再送你离开。”喂完饭后又端了碗汤过来,“来,多吃点,你太瘦了。”

  姑娘低头啜了口汤,低声道:“谢谢。”

  是前天夜里掉在院子里的那人!宋奚居然没把她扔了,反而偷偷藏在自己房里!朝次一把火烧上心头,手上一用力,硬生生扣掉几块墙皮。宁樊握住她的手,低声说:“冷静,说好的不动手。”

  朝次只能恨恨地磨牙。

  “对了,之前你没力气说话,我都没问你叫什么。”宋奚坐在矮凳上,盯着姑娘傻兮兮地笑,“你从哪里来呀?”

  “我叫宣竹曲,从荒北衡天山来。”宣竹曲低下头去,吸了吸鼻子,“衡天山住着五色鸟一族,前不久我族与妖界起了冲突,妖皇派军屠戮衡天山,我是逃出来的……”

  宋奚见她哭了,手忙脚乱地找帕子:“你别哭别哭,我不问了。”

  宣竹曲看他找不到帕子,自己抬袖抹了抹脸:“救命恩人,可否告诉我你的名姓?日后好报答。”

  “我不要什么报答。”宋奚挠挠头,“我叫宋奚,家里还有个姐姐宁樊,朝次是我……哎你干吗这么惊讶?”

  “宋……奚?”宣竹曲好不容易才把下巴合上,“我听过你,据说你手里有无数奇珍异宝,件件都是厉害的法器。可是,你不是六百年前被人关到琉璃壶中了吗?”

  宋奚一张嘴差点把真相告诉她,然而电光石火间想起朝次凶狠的眼神,忙将嘴边的话咽回肚中,别开脸敷衍道:“可能只是碰巧同名同姓吧。”

  屋外,朝次的眼神黯淡下去,轻轻将手上沾染的灰土拍掉,一言不发地转身回房。宁樊晓得她是想起了至今仍困在琉璃壶法阵中的真宋奚,心中不免怅然。

  荒北衡天山……宁樊细细思忖一番,印象中似乎七百多年前,五色鸟也曾遭过妖界屠戮。

  【二】

  午后无事,朝次趴在桌前看书,看乏了便把脸埋到臂弯中小睡。宋奚算准了这个时候朝次必定会午休,掐着时辰蹑手蹑脚来到她房中,低声唤了几句“朝次”,见趴着的人没反应,料想她已经睡熟,心中欢喜,走到木柜前打开门,取出她藏药物的小匣子。匣子里许多瓶瓶罐罐,宋奚不知道哪个能治宣竹曲的伤,索性全部带走。他把木匣塞在怀里,缓缓地关上柜门,转身要走,却发现朝次站在身后盯着他笑。宋奚心里一毛,往后一退撞在木柜子上,哭丧着脸说:“你醒了啊。”

  “我根本没睡着。”朝次将手伸进宋奚怀里,“你这双偷东西的手还是剁掉吧。”

  宋奚死死抱住木匣子不让朝次拿走:“两只手都让你剁,你把药给我。”

  朝次没能拿到匣子,将手抬得更高些,往宋奚脑袋上就是一巴掌:“看上那姑娘了?倒是第一次看你这么有骨气啊!”她气冲冲地走到桌边坐下,“万一她是冲着那些宝物来的呢?万一是仇敌派来的呢?搭上我和樊姐姐的命你也要护她?你和她才认识几天啊!”

  宋奚低着头小媳妇似的跟着走过去,委屈地说:“三天。你都知道了啊?”

  朝次揉了揉额角:“我知道你心地好,好得有点蠢,而且是个死心眼。”看了眼还紧紧抱住药匣子的宋奚,“樊姐姐去荒北了,等她回来再说。你先把药放这儿。”

  直到天色将暗时宁樊才一脸疲惫地回来。荒北的衡天山前段时间确实和妖界打了一场,宣竹曲是不是逃出来的五色鸟之一,等试过之后才知道。

  “把这药粉混在饭里拿给她吃。”宁樊摊开手,“这是用衡天山的果子做的,若她不是五色鸟,吃了便会现出原形。”

  朝次拿起那包药粉:“我去。”

  这事是瞒着宋奚做的。朝次端着饭菜出现时,宣竹曲惊慌得差点钻床底。

  朝次笑着把饭菜放在桌上,一面招呼宣竹曲过来吃一面道:“宋呆瓜是把我描述成妖魔恶煞了吗,你这么怕我。”

  宣竹曲慢腾腾地挪过来:“没有没有,他总是夸宋娘子来着。”

  “夸我什么了?”朝次挑眉问道。

  宣竹曲硬着头皮说:“夸……夸你温柔贤淑?”

  朝次“扑哧”笑了:“可见你在撒谎。宋呆瓜每天都要挨我的打,哪可能说我温柔。”她把筷子递到宣竹曲手里,“樊姐姐让他出门买东西去了,一时半会儿回不来,我怕你饿着,就送饭来了。”把菜肴往她面前一推,“他想救你,我原先是不同意的,从天上掉下个陌生姑娘在家里,任谁都会起疑。”

  宣竹曲小心翼翼地问:“宋娘子现在不怀疑我了?”

  朝次托腮笑着看她,不答反问:“那你怀疑我们吗?”

  “你们?”宣竹曲摇摇头,“在房子周围布下妖障,不为防人进来,只为掩藏自身气息,你们不是凡人,但也不会是坏人,大概,是和我一样在逃命吧,没什么好怀疑的。”

  朝次看着她吃完一碗饭和一碟子的菜,终于放下心来,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小陶罐放在桌上:“这药你分三次吃,三天吃一次。”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