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飞魔幻 > 2016飞魔幻 > 正文

[2016飞魔幻12A]枕上蕉叶好

来源:互联网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9-11-04

  作者有话说:因为最近特别馋李子,黑的红的青的,于是女主一出场卖李子,里面出现的角色,没有一个是真正干净的,可男女主角也不算纯粹的坏人,对他们而言,最后的结局也不算坏了,最后希望大家看得开心。

  窗外芭蕉叶荫翳浓重得叫人呼吸艰难,这一日年轻的冯家二娘端坐高堂,在众多冯家族人的眼底下,接过跪下的男子那盏认香火的茶。

  【一】

  日头毒辣,正午的市集愈发熙攘,打上了一个潮头,人们闹哄哄如没头苍蝇乱逛。

  有手不动声色地摸走瘪旧的夹包,如滑鱼溜过女人的臀腰,咤骂与调闹,这些臭烘烘的龌龊慢慢落入魏汤眼底。

  车慢慢开道,斜右边有一个卖癞李的摊子,一个约莫十四五岁的小姑娘蹲着,白汗衫下胸脯不怎么明显,编织的草帽下两条油辫搭在肩,她身前是满满一筐癞李。

  突然“咔嚓”脆裂的一声,魏汤知道车轮一定碾碎了什么东西,就看见那少女慌张奔过来,她不经心踩上谁的脚背,被那赤着上身的年轻男人一把拉住细胳膊,他是常混在这一带给人搬货的。

  那男人粗鲁地笑着一把脱去她脚底草鞋:“哪只鞋踩的,哪只还。”

  她一把挣开,光着一只脚跑到魏汤停留的车胎旁,利索地俯身将车轮下碎成几块的小圆瓷盒拾起来,上面描了精致的海棠,碎块仅仅边角有些胭脂渍,看来是用了许久将那剩余胭脂一刮再刮了的。

  这是小姑娘的姨娘用剩下的,被她小心翼翼收在怀中用指甲挑那边渍。

  小姑娘不敢造次车窗里的人,只在抬起头时赔笑了一声:“唐突老爷了。”

  车里一个年纪略大,颇有姿色的女人娇笑了一声,她缠在魏汤脖颈上的手臂如花蟒,声音不阴不阳:“魏汤,有人管你叫爷呢。”

  小姑娘不敢抬眼看是什么场景,只听见男人的声音落下来,与这闹市格格不入,平和温煦得像从前那个教绘画的先生:“你明天要还来这儿摆摊,就晚点再走。”

  女人嗤笑一声,别过头,小姑娘忙躬身,让这车缓缓行远了。

  小姑娘回过神,将那拎着她草鞋的男人狠狠瞪一眼,一把将鞋抢过,飞也似的逃走了。

  她叫陈和,在这一带长大的无外乎贫贱出身,她是服侍冯宅里太太的丫头,很少来集市卖癞李,不过为了践行约定,第二日特地向太太告假。

  第二天下起大雨,她摆摊时原以为要等很久,没想到他早早就来了,没坐汽车,打伞缓缓蹲在愣神的她身前,将一截食指长短的圆管递往装癞李的背篓里,陈和知道这个小圆管,她做工的太太家里,拿这个涂抹过嘴唇,不同于贱价的唇脂,抹在唇上是不会轻易刮蹭了去的。

  “这个涂上了,喝茶时也不会将红印子落在杯沿上。”他慢慢一笑。

  陈和有些慌乱,她想解释昨天压坏的东西根本值不了一个钱,不用管不用放在心上。

  可是一抬头,他澄澈温和的眼神,让人想起院子里大黄猫晒过日头后的毛尾巴,是个下巴有青楂儿却显得干净的男人,不过二十六七岁。

  魏汤看到陈和赶忙捧起一把癞李,他比她高出太多,轻易地,她颈下雪白的肌肤便暴露在他眼底,还是个黄毛丫头而已。

  她说:“卖相不好,但是很甜。”

  魏汤还是笑着拒绝了这些癞李,他起身慢慢走过拐角,上了一辆车,车里的女人一笑眼角细纹便夹粉,她懒懒道:“小魏打的什么主意,什么时候开始骗小姑娘了?”

  “要是我说我觉着她昨天喊的那声爷顺了心意,徐太太看这个理由怎么样?”

  徐太太冷哼一声,坐在后排的她微撩旗袍,将尖细的脚搭在他肩头。

  【二】

  魏汤再一次碰见她的场景不大好。

  他没留神,倒是徐太太注意到了,即将大雨的黄昏下,黑暗弄巷中仿佛潜伏魍魉,敬神的灯笼次第亮起。

  一排姑娘在班堂的石阶上坐灯,无神空洞的双眼搜索过路男子。

  “啧啧,”徐太太眯了眼,她记性好,又最喜欢嘲弄别人,“小姑娘年纪轻轻很厉害嘛。”

  魏汤顺着这一声看去,她还是那件汗衫,轻盈地跨进跨出,脸庞在夜色下模糊。

  他带着徐太太进了花烟间,上来打茶围,将钱压在碟子下,茶水瓜子立刻奉上来,女人一瞥徐太太,便不敢上前和魏汤打情骂俏。

  陈和一撩帘子进来时愣神一下,随即低头,在卧榻上摆好鸦片烟局,魏汤倚躺,离她很近,看见她的手有微微颤抖,动作并不娴熟。

  看到魏汤,她心底便很想解释,她是被家中二姨打骂得狠了,为了逃躲他们随意指配的夫家,一时赌气才跑来这里,她盘算好了只顶两天班,再重新想法子的。

  徐太太闭眼,已经拿着银杆烟枪吞云吐雾起来,烟熏雾缭中,他瞥见陈和脸上羞惭的红,因为见了他。

  魏汤一直沉默,徐太太突然开口:“还是个琵琶仔?”

  “是,她年纪小也不懂规矩,只应烟酒局。”一旁的女人笑道。

  徐太太弯起嘴角瞥向合眼的魏汤:“没关系,让小魏出一局花酒嘛。”

  魏汤依旧不睁眼,众人哄笑起来。

  魏汤送徐太太回家后,又回了一趟班堂。

  他没有问她为什么会出卖皮相,只是在她跨出门时笑道:“我能让你去更好的地界,何必在这小小的花烟间?”

  她未晃过神来就被他拉过来,动作生硬,扑到脸上的缎袍质感却温和。

  他带陈和去了玉萃书寓,高级娼妓的场所,清幽僻静,拿事婆恭敬地将他迎进去,一个脸蛋寻常,身段却丰腴白嫩的女子如鱼游过来。

  她笑道:“过几天就是我生日,你不来给我做一桌花头吗?”

  讲的是地道苏州话,她却并非苏州人,只不过男人都爱这类柔软的腔调。

  魏汤悄声对陈和道:“她是柜上姑娘,就是本家拿事婆的亲女儿。”

  女子望了陈和一眼,笑道:“身段模样都没长开,如果愈长愈丑叫我折了本呢?”

  魏汤感觉得到陈和紧张地攥住了他的衣角,本来要对这个怯生生的姑娘开玩笑说:“留这里怎么样,比花烟间要好。”

  但是他改了主意,带着陈和往回走,坐上车后,他笑着问:“现在是去哪里,你家还是我家?回我家呢,我可不是什么好人。”

  “要是我选择回花烟间呢?”她沉默了很久突然试探着说出这一句。

  魏汤看到她脖颈旁的掐痕,心底倏然清楚,他道:“那你就会像我从前认识的一个人一样,她是卖糖水的,家里的人也把她打得紧,后来她去水船上做不正经的生意,过了年纪就在钉棚跟老妈子挤在一块儿随便一拉铺就招呼男人来。”

  “你跟隔壁先生训人的法子真像,都爱打例子。”她嘴角柔和起来。

  【三】

  陈和直到很久之后才知道为什么魏汤愿意再三对她耐心,她不是出众的姑娘,魏汤也不是深情的男人,其实,她早该在第三次见面时就猜透他心思的。

  三次相见,仿佛某种刻意而为的巧合,然而陈和还是觉得,看到他眼神的那一刻,整个黄昏都明亮了。

  她没有深究他为什么会出现在冯家内宅的缘由,为什么他会出现在冯太太的房门外,她只是见到他心底很高兴。

  徐太太这次依旧在魏汤的身旁,她悠闲地扭摆腰肢走来,往陈和掌心里塞了银钱,笑道:“我跟你们太太是读书时候的相识,她老拿药罐子吊着,就请一个医生来给看看,你拿钱买些小玩意儿吃去,回来的时候就在落锁处蹲候着,要别让人搅扰了太太!”

  她听话地出门买了用油纸包的腌渍杨梅,坐在落锁处的台阶上一枚枚从黄昏吃到天地完全漆黑,天真又傻乎乎地守着门。

  魏汤出来时在她身旁停留了一会儿,她嗅到他衣领上沾染的清香,问了一句没头脑的话:“徐太太是什么人,你的母亲吗?”

  他眉眼一弯,眼底波光熠熠,看起来就像是笑出了眼泪,他说:“不是母亲。”

  陈和识相地不再问,魏汤摸了摸她的头,说:“我吃到了你第一回捧给我的癞李,虽然癞李斑驳看着怪可怕,一口咬下去是真的脆甜。”

  “比糖水要甜吗?”

  “是,比糖水要甜。”

  陈和打心眼里笑起来。

  陈和从前是在冯宅里做杂的,后来冯太太嫁进来就侍奉在她身旁。

  冯太太是很和善的女人,她年轻标致,是破落的书香门族教养出来的女儿,冯老爷也是个专情的男人,娶了她之后,即使她常年不孕,也没提纳妾。

  冯老爷要事缠身,时常外宿,冯太太的病情便愈发严重,只是这几日陈和看她好了很多,竟然主动提出要去院落里晒太阳,眼眸里是刚嫁过来时温柔的神采。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