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飞魔幻 > 2016飞魔幻 > 正文

[2016年飞魔幻12A]烟霞满袖

来源:互联网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9-11-04

  作者有话说:写这个故事的时候小塔还在,作为一个小塔的迷妹,我忍不住要跟她告白。嗯,第一次过稿子,还要谢谢川贝,速度快到飞起。故事的灵感来自一个梦,一个很温暖的梦。大概写多了结局凄惨的幻境,这次忍不住写了一个很美好的结局,希望大家会喜欢。

  她是神,可神也有心,神也会疼。

  1.

  无忧城的少主降生那日,一缕翠色从远处晕开来,几乎将半边天都染成苍翠欲滴的青色。再之后天空中忽传一声怪异的鸣叫,城主府内便响起了婴孩的啼哭。

  那日城中降临的孩子不止她一个,却唯有她一人是在那一声怪鸣后出世的。百姓们都说,这个孩子出世时天生异象,往后必定有不凡成就。于是参商便成了无忧城古往今来唯一出生就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受尽宠爱的少城主。

  但此前并没有女子继承尊位的先例,参商从小是被当作男孩子养大的。在她的记忆里,这一世比起之前,简直是上天赐予她的礼物。如果,没有遇到夏榕的话。

  五年一届的仙剑大会在昆仑之巅召开,作为被寄予厚望的少城主,参商免不得随着城主一起跋山涉水远赴千里之外的昆仑山。

  路途遥远,她素来安静惯了,倒也不觉无聊。潜心修行之际,却忽然感觉到一丝危险,参商猛地睁开眼,自马车内一跃而出,稳稳立于地面。

  沉声而言:“既然来了,何必躲躲藏藏不肯现身!”

  四下里一片寂静,忽闻马儿嘶鸣,眼前突然暗下来,独独最前方一抹月白乘着独角兽疾驰而来。那一瞬间,参商感觉自己的心跳都快停止了–

  白衣容止天下人,公子无双胜渡仙。

  这话拿来形容面前之人最适合不过。眼前忽然一阵恍惚,只是……她已被这美艳的皮囊骗过一次,这次断然不会再上当了。

  “快跑!”她尚未做出防御的姿态,忽然见得那白衣的公子惊叫着,乘着独角兽打身边呼啸而过,随后身子一轻,参商就稳稳当当落在了独角兽背上。

  眉头微微皱起,她听见身后传来稀疏的吼叫声,但那人一直将她死死抱在怀里,淡淡的莲香涌入她的鼻尖,勾起一些隐藏在心底最深处的记忆来。

  “放我下来!”参商闭眼,狠狠咬了自己舌尖一下,抬手打在少年腰间,抓着他的腰带一起从独角兽上滚落下来,足尖轻点,轻轻松松带着一个比她高大的少年返回车队前。

  “是荒野银狼。”她听见爹爹的声音,心中一沉,将手中的少年朝旁边一丢,自腰间抽出一支碧箫,置于嘴边吹奏起来。高低起伏的音调在林间远远传开,惊起一片片飞鸟,扑棱翅膀的声音荡开,令人莫名慌乱起来。

  银狼亮起的绿瞳渐渐隐去,下一刻林子里骤然刮起飓风,有呢喃声从风中传来–

  “飞天御兽曲。”

  腰间一紧,揽上一只手臂,力道之大让她猝不及防,参商咬牙切齿道:“夏榕!你给我放开!”

  “上一次我放开了你,你就直接涅槃轮回了。”夏榕的声音里仔细听来还带着后怕,“这次,你别想再逃出我的手心。”

  2.

  她又做了那个梦。

  梦境冗杂繁重,她坐在高高的神殿上,俯身观望着座下来来往往的凡人,聆听着这些红尘中最细微而庞大的心愿。不过一个起身,顷刻间世界就天崩地裂,碎成无数流光。

  画面复又一转,神殿之上已积了一层厚厚的雪,她穿着四季未曾变过的霓裳羽衣,斜倚于殿前光秃秃的桃树上,望着天空发呆。陌生气息蓦地闯入神殿,她身形一晃,已出现在殿内。

  还未看清那闯入之人的模样,四周又有迷雾聚拢,散开之时,她躺在神殿的石床上,睁开双眼的瞬间,万物陷入死寂,沉睡不醒。门外有一人摇摇晃晃地走进来,见她醒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沉沉睡去。

  她抬起手,发现那是一双充满了神力,美好得如同羊脂白玉的手–这不是她的手!

  参商猛地从床上坐起来,赤着脚踩在地上向外跑去,打开房门的那一刻,刺眼的光线让她的视线一片空白。随后她听见了夏榕的叫喊,以及无数虔诚的,带着尊敬的呐喊声–恭迎神尊归来!

  画面到此戛然而止。

  从沉梦中猝然苏醒,参商竟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舒展了下身骨,她才抬起头打量自己所处的地方。纵横数百里的桃林织就绚烂的红霞,入眼之处皆是一片粉红,那人就背对着她,三千青丝垂落在身后,偶尔被风撩起。

  参商顿时露出愤愤的神色来:“你都回归神位了,干吗还来纠缠我!”

  夏榕闻言,自桃树上跃下,伸手就揽住参商的腰,在她的怒目下将她带至一块巨大的铜镜前。

  “三千年前的事情,我还欠你一个解释。”

  落地之后,他偏头躲过参商恼怒时的攻击,目光间满是无奈,只得先出言解释。待到参商安静下来,才小心翼翼地过来牵了她的手,轻声道:“这是我从司空上神那处借来的飞星流渊镜,我知道你不信我,那我便带着你去看。”

  沉吟了一会儿,他缓缓道:“如今你只是凡人之身,怕是受不住这穿梭时空的神力,一会儿把我抱紧了,我才好护你周全。”参商没有回他,却是慢慢地,伸手抱住了他的腰,脸上满是沉重,自然也就忽视了夏榕眼中一闪而过的笑意。

  3.

  闻到独属于寂静之岭云笙花的味道时,参商才幽幽转醒。她躺在大片的云笙花间,鼻尖好似还残留着夏榕身上清浅的莲香,尚未回过神来。天际忽地划过一声尖锐的鸣叫,参商蓦地就想起,三千多年前毁灭了整个寂静之岭的熔岩爆发就是在这声啼叫之时。

  那时她身为寂静之岭的领主,奉帝谣之命下界捉拿在凡界作乱的魑魅,夏榕同她约好,待她顺利归来,就去云海之巅提亲。她满心欢喜地去了,回来就听闻寂静之岭被深埋于地底–原本沉睡的熔岩突然爆发,将整个寂静之岭化作废墟。

  参商跌跌撞撞赶回,立于空中看到尚未完全凝固的熔浆,突然俯冲而下,直冲地心。

  四周画满符文的石潭上空空如也,没有了地心的火灵。

  参商脑袋里一片空白,这地心的火灵,乃是她苍穹凤凰一族的灵源,有火灵镇压在此,寂静之岭下的熔岩才不会暴动。这地方,除了她,只有夏榕一人来过。她看到了那块落于石潭旁的红羽,那是她离开前,亲手从自己尾翼上扯下来的羽毛。

  她愣了半晌,眼底的光亮一点点沉下去,化作无边的死寂。

  是夏榕入了地心,拿走了火灵。有这样先入为主的意识,后来她闯入十重天,不顾夏榕的阻拦,苍穹凤凰的怒火,几乎将十重天烧了个干净,滔天烈焰映红了所有人的眼睛,出乎意料,却没有找到失踪的火灵。

  再后来……知道自己做错了事,参商几乎落荒而逃。

  为了不让地底的熔岩再次爆发,她就自暴自弃涅槃,打算用自己的身体再煅烧一个火灵出来,谁料放火烧了十重天,涅槃之际天劫降临,愣是把她劈得灵魂离体后就再也回不去了。

  脚下的大地剧烈震动着,巨大裂痕从远处蜿蜒行来,像是快速游行的巨蛇。她四下环顾,没能找到夏榕的身影。不过瞬息,空气就已布满了深红色的灰尘,笼罩着整个天空,滚烫的熔浆从地底喷涌而出,倒映在参商眼中,化作永生难忘的场景。

  她好似能听见寂静之岭那些生灵发出凄厉的喊声。它们在召唤庇护它们的神灵,但直到熔岩倾洒下来,作为领主的参商却没有出现。

  参商眼中顿时噙满泪水,如同身临其境,感受着那些生灵的恐惧和怨愤,眼神忽然一凝。

  漫天火红中,那一抹月白便好似夜空中的明月,亮得有些刺眼。

  她眨了眨眼,确定那是夏榕无疑,还未惊呼就看见半空中的他化成风麒麟,四周翻腾起狂风,硬生生靠着风力将岩浆控制在一小片范围内。饶是参商对他的怨恨再深,此刻也明白过来,那日夏榕的确在场,却是听闻熔岩爆发的消息后径直赶来,虽力挽狂澜,但还是力竭。

  她就那般眼睁睁地看着他被熔岩埋住,惊叫起来:“夏榕!”

  参商心痛不已,心里满是对误会夏榕的愧疚,明知道此刻她只是个观客,还是聚集了毕生灵力想要帮他脱困。那种眼睁睁看着心爱的人在自己面前倒下却无能为力的感觉,像是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将她的心置于其上,翻滚炙烤。

  灵力打在空气中,好似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参商头一次知晓心如刀绞是个什么滋味,脑海里就只剩了一个念头–

  若是不曾发生这一切,她们还能不能回到之前?

  汹涌而澎湃的力量从胸口开始蔓延,渐渐有奇异的纹路从她白皙的肌肤下浮现出来,焕发出圣洁的光芒。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