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飞魔幻 > 2016飞魔幻 > 正文

[2016飞魔幻12A]故人西楼乘月来

来源:互联网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9-11-04

  作者有话说:这篇文的主角是在我第一篇文中打酱油的小皇帝和他最爱的皇后娘娘。刚开始构思的时候,我脑海里浮现的是英姿飒爽的“皇舅”轻松推倒小太子的画面,写着写着却变成了你情我愿的相爱相杀……沈昱徽和许凭都不够勇敢,所以只能互相伤害,而这条路怎么也走不下去时,我选择了让她忘记。总之哪,后妈易做,亲妈难为,我真的控制不住我自己啊!

  一

  沈昱徽回朝复命那日,九明山的红梅已开了满山,她策马挥枪挑了最高的一枝下来,仔仔细细用绳子绑了抱在怀中,想要给许凭一个惊喜,边境的风沙中长不出红梅,她已经五年未见到他。

  待立到城门前,天已经放暗,前来迎接的是御医薛珮,她偏头看向来人手中明黄的圣旨,有些疑惑地问:“阿凭怎么没出来?”

  薛珮心疼地拂去她肩头已经拇指高度的积雪,小心翼翼开口:“皇上也是刚刚才拟了旨意,里面正在为小皇子庆百岁,你先回将军府吧,陛下特许你今日不必觐见。”

  怀中红梅已经零落,沈昱徽低头摘下最后一朵轻轻放到手心,银白的铠甲照着泛白的脸庞,她屈膝跪下接旨,这是礼仪,尽管她的膝盖已经麻木到没有知觉。

  还记得半月前她终于攻下平宁城时的心情,明明受了严重的伤,她却执意背了战旗颤抖着插到城楼上,望着王都的方向,她从心里面开心地说,江山我帮你打好了,你看到了吗。

  他的信被加急送到她手中,仅仅一句话,她看了一遍又一遍,就着烛光想象他执笔时的模样,他说,你回来吧,我很想念你。

  于是她快马加鞭赶回来,膝上只缠了厚厚的纱布,七天七夜,带回收复的疆土,带回,他曾经为她折过的红梅。

  可惜王都不是边疆,她这五年里暌违的景色他一直都在拥有,怎么会稀罕这风尘仆仆下已经凋谢的梅花,更何况他已经不是当初跟着她的那个孩子了,他现在想要什么,她都给不起了。

  除了爱情,可是他有心爱的姑娘了,所以这点她想给也给不了。

  二

  薛珮三更的时候来了将军府,径直走到沈昱徽的房间,她还未睡着,看到提了药箱的薛珮,回来后第一次露出了笑容,薛珮却不理她,直接掀了她的被子查看伤势。灰白的纱布洇了一圈圈的血迹,薛珮皱着眉解开,待看到里面后终于还是忍不住哭了出来。

  沈昱徽的半条腿已经肿得不成形,那天她为了救被俘的杨缨而独自应战,本来凭她的武功完全可以应付,可是杨缨却因受伤而行走困难,眼看敌人的弯刀已经朝他砍过去,她来不及多想,身体便先挡了上去。最后那弯刀直直切进膝盖后部,她咬牙拉了杨缨上马,拼尽力气冲出重围。

  “你这筋都断了,别说武功,这条腿都不一定保得住!”薛珮牙齿咬得咯咯响,执了银针的手不住颤抖,“走的时候还好好的,回来就成了这个样子,你是把性命当儿戏吗?”

  沈昱徽平生最看不得的就是姑娘掉眼泪,想找方手帕替她擦擦,却突然发现自己长那么大还从未有过这种女儿家的物品,于是只得将袖子递过去:“你别担心,想必以后我也不会上战场了,等我伤好了,我必定什么都听薛神医的!”

  她该怎么对薛珮说,杨缨是杨清词的哥哥,他若是在她手下死了,她该怎么回来面对许凭,怎么保全她立下的誓言,怎么维护,她早已风光不盛的家族。

  为了哄皇后开心,沈昱徽丝毫不怀疑,他会立刻杀了她。

  七年前的那个夜晚她记得清清楚楚,他那时候才十六岁,整日跟在她后面喊舅舅。她进宫看望当时身为皇后的姐姐,他拉着她躲在寝殿外面,说要把生辰礼物偷偷送到母后房里去,却听到屋内人压低声音的谈话。

  沈昱徽永远忘不了那一夜的场景,原本笑意盈盈的少年在听闻生母死亡真相的刹那轰然倒下,横斜的月影打在他颤抖的肩头,当时她死死捂着他的嘴才没让他发出声音来,手指传来阵阵剧痛,她感到骨头都要碎裂开来,仍丝毫不敢放松。最后她拖着他到了御花园,她想去拍拍他的肩膀,却被他转身推到了水池中。寒冬腊月,她浮在结冰的水中不敢上来,少年的模样如困兽般狰狞。很久以后有滚烫的水滴落在脸上,她看着他空洞的双眼,沙哑着开口:“阿凭,对不起……”

  “你们沈家的人都是恶狗,我不会再相信你们了!”他伸手抚过她冰冷的脸颊,心中有什么东西刹那变得暗淡,那时候他不懂,不懂得横亘在两人中间的,不仅是深仇,还有大恨,恨她却更恨自己,曾经在杏花满城的时节,对自己的仇人偷偷动过心。

  沈昱徽也是刚刚知道这个真相,皇后为了巩固地位而害死许凭的母亲,只为了能让许凭过继到自己膝下,好使自己荣宠不败,可沈昱徽有什么办法,他和姐姐都是她至亲的人,她能做的,只有保护他,为他出生入死,为他斩除一切负担。

  她不能把这些事告诉家里人,只能接了他的命令四处征战。虽然名义上沈昱徽是许凭的舅舅,却也仅仅长他两岁而已,第一次上战场之前许凭带她去了九明山的寒牢,在那里她替他杀了第一个人。

  他站在远处看了她很久,直到她感觉身上的气息似乎都冻得凝固了,他才终于命人将罪犯的尸体拖走,满山红梅似火,他折了一朵放在她染了血的手心,望着脚下绵延不绝的白雪,笑得苍凉而绝望:“本来你可以安安静静做一名国舅爷,可你偏偏是个女子,你们沈家欺君罔上的事情这么多,哪一条都能诛九族。”

  “欠你的,全由我来还。”她抬头盯住他的眼睛,一字一顿,似用了平生所有的力气才能站立,“臣沈昱徽在此立誓,必将时刻忠于殿下,九死不悔。”

  从明德二十一年这天起,她将永远满手鲜血。

  三

  许凭想起来沈昱徽的时候,已经是三个月后,那时他正陪杨清词用膳,小小的婴孩被她抱在怀里逗弄,咯咯笑个不停。他停了箸微笑看着,脑海里却浮现出另一幅画面,那时候他不过八岁,因着太子的身份,父皇对他管教严格,摔倒了也没有人敢去扶一把,除了沈昱徽。记忆中的她是高高瘦瘦的男孩子模样,乌黑的发上落了淡粉的杏花,像极了绣了繁花的绸缎。他当时就觉得这个小舅舅真是生得好看,比宫里最漂亮的妃嫔都要好看。

  丛生的思绪被杨清词的柔声呼唤打断:“陛下想起了什么趣事,笑得这么开心?”

  轻轻抚上嘴角,有突兀弧度掠上指腹,许凭才意识到自己的笑意,匆忙叫来内侍询问近来事宜,最后他装作不经意提起沈昱徽的近况,才知道她已经很久没来上早朝了。没来由感到愤怒,她竟然敢缺勤偷懒,果真是越来越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还是杨清词在旁轻声提醒,大将军的职位现在是杨缨暂任,沈大人受了伤,是陛下您下旨准了她的假的。

  这才恍然记起来,她回来的那日似乎是带了伤回来的,那时他沉浸在初为人父的喜悦中,草草拟了旨让她在家静养。眼前的一切在一瞬间变得索然无味,再提不起兴致,他索性当即便换了衣服出宫。

  到了将军府,才知道沈昱徽跟着薛珮去游湖了。等到他找到两人的时候已经快日暮,画舫上燃了火红的灯笼,他使了轻功掠上去,轻轻掀开帘子的一角,就看见笑得开怀的沈昱徽。她穿了一身粉色的绒毛小衫,简单的发髻上别了碧玉的流苏,坐在一群浓妆艳抹的姑娘当中,丝毫不逊色。

  过去他只见过一次穿成这样的沈昱徽,可是那时候的她穿得奇怪,圆圆的小脸画得红一片白一片,眉毛乌黑得像两条大虫子。他还不知道她是女儿身,她突然在他面前冒出来,把他吓了一大跳,倒是来得及时的一场雨,将外出狩猎的两人浇得湿透,她那日没有束胸,大雨下的玲珑曲线映入眼帘,他看得直了眼,心中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就被她的一声怒喝唤回了神志:“阿凭,知道我是女子的除了我娘就是你了,我喜欢你,你愿不愿意对我负责?”

  当时他鬼使神差地就想说好了,脚下却一滑,天旋地转间,她的喊声越来越远,陷入黑暗前他想起的竟是这些年来常常无端加速的心跳,只觉得自己真是个超级无敌大傻瓜。许凭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坠了崖,伤了腿无法走动,而杨清词便在这时出现。那段时间他整日待在谷底等待,沈昱徽与援兵却迟迟没有到来,仿佛是赌气般,他开始关注起面前姑娘的示好,杨清词美丽温柔,这和沈昱徽完全不同,他在心里告诉自己,他喜欢上的,他在未来要娶的,是这样身家清白性子和顺的姑娘。

  休养了一月后,许凭便带着杨清词回了皇宫。而此后沈昱徽也再没有穿过女儿家的衣服,他也对那天的事绝口不提。有几次他在太学里拦住她,口中酝酿许久的话始终无从倾吐,而她只抱了剑从他面前面无表情地走过,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后来像是被他堵得烦了,她直接退学进了军营历练,再也没主动来过东宫。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