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飞魔幻 > 2016飞魔幻 > 正文

[2016飞魔幻12A]凤楼临渊

来源:互联网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9-11-04

  作者有话说:临渊是凤楼中我最喜欢的一篇,从这篇后,凤楼终于不再是一个个言情小故事,终于成为我心中的传奇。当临渊用指尖一一划过画上人的面容,他所怀念亦我所怀念,他所见亦我所见。从唐丞穿上黑衣当上卫国公开始,这就是凤楼的英雄末路。如同水浒投诚,三国一统,古来多少风流人物,付诸笑谈中。

  沈临渊低头看着唐丞手中的刀,一言不发。面前男子一身黑衣,在他面前站得笔直。

  他什么话都没说,眼中看不出情绪,仿佛一块坚硬的磐石,纹丝未动屹立在他身前。

  他已经比他高了,沉着冷静,全然看不出当年少年张狂的模样。沈临渊不由得有些恍惚,却是茫然问了句:“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恨我的?”

  唐丞愣了愣,随后抿紧了唇:“我并不恨你。”

  “不恨我……却要置我于死地?”沈临渊不由得笑了,“这是哪门子的不恨?”

  “大哥可曾记得,我们从楚都赶往西州那一年,大哥说过什么?”唐丞面色不改,暗中攥紧了拳头,沈临渊忍不住回想起很多年前,这个少年跟着他远赴边疆,第一次看见西州漫漫黄沙时的模样。

  他不说话,唐丞便以为他忘了。于是唐丞红着眼,一字一句,说起当年:“大哥说,你带我来,是以剑为道,守一方百姓,开万世太平。说着,唐丞抬起头来,红着的眼里全是坚定:“如今大哥做不到,我便帮大哥做到。”

  “黄泉路上,大哥若见到诸位兄弟,”说着,唐丞提起刀来,颤抖着道,“替阿丞问好。”

  【1】

  沈临渊出生在悬崖边上。那年他父母被人追杀,他母亲在悬崖边上临产,穷途末路时,有个人救了他们。他和父亲活了下来,他母亲却难产而死,于是父亲叫他临渊,跟着恩公姓了沈。

  救他们的人叫沈泉,为报救命之恩,父亲当了他一辈子护卫,沈泉死后,父亲就带着他护着沈泉的儿子沈夜。之后父亲为了护着沈夜死了,他比沈夜大四岁,那时候他也不过十二岁,提着剑跌跌撞撞带着这个八岁的孩子东躲西藏,还要教他读书练剑。

  沈夜天资好,十岁时便不再需要他保护,于是他就从明卫变成了暗卫,暗中保护着这个孩子,看着他一步一步从被追杀的最底层成为暗庭隐帝。沈夜怀念他的父亲,重新开了他父亲开过的凤楼,然后一步一步笼络了很多人。

  临渊很喜欢那时候的凤楼,大家从天南海北来,各怀伤心事,没有亲人,没有朋友,逢年过节,掬酒一杯,便仿若家人。他不喜欢说话,藏在人群里,只是有人到凤楼闹事,或者欺负了凤楼的人,他便会拔剑出去,久而久之,凤楼的人便跟着沈夜叫他大哥。

  天庆十七年时,凤楼已经成了大楚第一小倌馆,达官贵人无不和凤楼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不由得奇怪,摩挲着手中长剑问他:“其实你已经有能力保护自己了,撒这么大的网做什么呢?”沈夜笑了笑,他观摩着一张机械图,低声道:“我要蜀中唐家的机关谱,你要是能拿来给我,我就告诉你。”

  临渊抬头看他,抿了一口桌边的酒,提剑带着凤楼的兄弟当夜冲了出去。

  牡丹和花陌骑马跟在他身后,花陌眉目温和问他:“大哥,我们去哪里?”

  他头也不回,淡道:“去灭门。”

  牡丹惊叫起来:“哎呀,我好害怕!”花陌一剑鞘给他打在了脸上,立刻起了红印子。

  【2】

  蜀中唐家是百年名门。那一次,他带着凤楼三十个兄弟冲过去,过重重机关,斩了上百人,灭唐家满门,在江湖一战成名。然而他没找到机关谱,唐门的人聪慧,早早让自己的少主将机关册带了出去。他在蜀中找了半个月,实在找不到人,便只能回了凤楼。

  回到凤楼那天,沈夜身边带了个孩子。那孩子一身黑衣,胸口别着一朵白花,明显是在戴孝。他带着兄弟们换洗完衣物出来,便被沈夜叫了过去,沈夜握着那孩子的手,淡然道:“这是唐门遗孤唐丞,日后兄弟们好好待他。”

  众人愣了愣,片刻后,临渊最先反应过来,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临渊,你带孩子经验丰富,”沈夜敲着手中的小金扇,“这孩子交给你吧。”

  临渊没说话,直到牡丹在后面悄悄掐了他一下,他才终于点了头。

  当天晚上,他单独去找了沈夜:“日后要杀了他吗?”

  “他没回过唐家,什么都不知道。一个什么都不知道,还拿着机关册的人,杀他做什么?”

  “若有一日……”

  “你做得干净吗?”沈夜打断他,“只要手脚够干净,临渊,有些谎可以撒一辈子。”

  临渊看着沈夜,少年眼里波澜不惊,容不得反驳,于是他知道,他只能养着唐丞。

  养孩子他有经验,沈夜就是他养大的,他父亲刚死的时候,每晚都做噩梦,走到唐丞房门前,临渊想起来唐家那把大火,他忍不住推门走了进去。少年在床上静静睡着,紧皱着眉头,似乎陷入了深深的梦魇。临渊看了片刻,转身在香炉里撒了一把安眠香。

  后来每天晚上,临渊都去他房里,给他撒一把安眠香,少年什么都不知道,白天里很高兴地和沈夜说:“沈大哥,不知道为什么,我最近睡得特别好!”

  熟知他手段的沈夜朝他看过来,笑得意味深长。

  隔了两天,唐丞来找他,有些不好意思道:“临渊大哥,我想练武,沈大哥让我来找你,让你指点我……”说着,他抓了抓头:“我是练刀法的,但其他大哥都不练,听说只有你练过刀法。”

  “知道了。”临渊点点头,去柜子里翻了翻,给他扔过去一本书,然后便带着他去了练武场。

  凤楼练武场里全是人,唐丞跟着临渊走到石台上,两人各拿了一把刀。金河打着算盘路过,一看见两人拿刀,便直了眼,大声喊道:“那是楼里仅剩的两把刀,别弄坏了!弄坏扣你们月俸!”所有人哈哈大笑,朝着他们围了过来,沈从个头小,看不到,被沈夜抱起来坐在自己肩上,端着一张高贵脸,糯声糯气吩咐:“临渊哥,不要出手太狠。”

  “他不会的。”秉书摸了摸沈从的头。

  临渊忍不住笑了笑,单手背在身后,大刀往前划过一个完美的弧度,淡然出声:“来!”

  唐丞勾起嘴角,这是他来凤楼第一次笑,笑得肆意张扬,映着剑上红色剑穗,终于看出了少年人的张狂。“承让!”他出声,而后如鹰掠起,临渊一脚踹了过去,当即将他踹飞下台,身形纹丝未动,淡淡说了声,“承让。”

  “龟儿子……”这一次,唐丞的蜀中口音都被逼了出来。

  【3】

  唐丞在众人面前,被临渊从比武台上踹下来十三次。直到再也爬不起来,被人抬了回去。

  第二天,唐丞便扯了自己的孝服,然后来找临渊继续比。一连被踹了三个月,临渊终于被他逼出第一刀。那是一个夏日午后,少年人和他刀抵着刀,露出一口白牙,笑容亮得人心惊。

  临渊心中一动,连踹他的动作都忍不住温柔了一些。

  还是个孩子。他想。

  当天晚上,他去给他加安眠香,一进门便看见唐丞坐在床上,咧着嘴朝他笑:“临渊哥,你不用给我加安眠香了,我不做噩梦了。”

  临渊不说话,静静看着他。唐丞苦笑了一下,盘腿坐着,转头看了床上,眼里全是通透:“其实我也没怎么回过唐家,这么多年一直在外面。人死不能复生,他们去了,我好好活着就是了。大家都对我很好,就连沈从那个兔崽子也会安慰我,在唐家我也没有过这么好的待遇,能遇到你们,我很知足。”临渊想说什么,最后他只是走过去,揉了揉他的脑袋。

  唐丞在凤楼年纪就比沈从大些,沈从平时被沈夜宠得骄纵,唐丞却比沈从抗打抗摔很多,于是没半年,就成了凤楼里人气最高的人。所有人都喜欢和唐丞玩,争相教唐丞东西,花陌教唐丞兵法,牡丹教唐丞做探子和穿衣服,温衡教唐丞暗杀,金河教唐丞算账……

  一年过去,唐丞就彻底没了最初来时那单薄的模样,每天穿着一套火红的衣裳,背着一把大刀,成了楚都小混混们的老大。杀人越货、算账管家、八卦侦查,无一不是好手。

  大家都宠他,唯有临渊还是原来的样子,不冷不热。唐丞似乎也察觉了临渊的冷淡,不太敢去找他。他和牡丹说:“临渊哥不待见我,我就不去招惹他烦了。”

  所有人都这么以为,直到有一天,唐丞一晚上没回来。牡丹让人一查,发现他被白虎堂的人扣着打了。牡丹在大堂里拍案而起,才骂了句:“白虎堂这群挨千刀……”话还没说完,就看见临渊从屋里冲了出来,气势汹汹拉了马,转头吼道:“还不走?!”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