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飞魔幻 > 2016飞魔幻 > 正文

[2016年11B]陛下往哪跑(五)

来源:互联网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9-05-03

  上期回顾:

  陛下和右相大人的那些事儿传得满城风雨,流言四起。按说陛下避嫌的功夫也是做得挺到位的,可天意弄人,连出门喝个花酒散散心都能撞见那冤家,造孽哟!

  更可气的是,堂堂右相大人看不懂陛下的脸色,一连番的动作下来竟是把流言蜚语给坐实了!陛下十分苦恼,陛下真想拔腿就跑啊!

  抽了抽眼角,君天姒终于败下阵来:“呃,那个,要不……还是算了吧。”

  闵竺凡再次勾起嘴角,笑得云淡风轻:“……真可惜。”

  君天姒:“……”闵大人,您有时候真的很欠抽您知道吗?!

  君天姒收回了手,立在一旁,语气有点不和善:“既然如此,朕先回去了!”

  “陛下……”

  “右相不必担心!”

  “臣……”

  “朕能回去!”想也不想,君天姒抬脚就要走。

  “陛下。”闵竺凡却忽然出声叫住了她。

  君天姒回头,就看见闵竺凡站在自己身后,精致的五官已经恢复了平日里的优雅从容,淡蓝色的衣衫衬着他微显苍白的脸,一切都是那么自然,仿佛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要不是刚刚那样亲密地接触过,从他的举止神态中,她根本看不出丝毫的病态。

  闵竺凡上前一步,朝她的脸颊伸出手,君天姒不由得僵住了:“你……”然后,那双手就优雅地绕到她颈间,帮她系好了扣子,不经意间,指尖擦过那柔嫩,君天姒瑟缩了一下。

  “忘记系扣子了。”闵竺凡的声音淡淡的,没有一丝情绪。

  “朕,朕该走了!”君天姒面上更红,扭过头慌不择路。

  望着君天姒有点慌乱的脚步,闵竺凡的眼神黯了黯,他微微吸了口气,让自己的神志再清醒一些。

  没错,他是一直在发热,但他还要去见一个人。为了见这个人,他花了七天的时间堵塞了他的所有巢穴,让他无从逃窜,不得不来见自己。

  当然了,他觉得就算是自己神志不清,也完全能将那个人轻松地踩在脚底下。只是,中途出了岔子,这岔子有点微妙,让自己一直紧绷的一根弦差点就功亏一篑。

  抚了抚自己的唇,似乎还带着那份温润,他又觉得,其实这个岔子也没什么不好。

  另一厢,君天姒离了闵竺凡刚走到街口。

  “爷,您跑哪儿去了!”

  “……”君天姒忽然觉得,有时候被人找怎么就这么烦人呢。

  李广已经小跑着到了君天姒身边:“爷,回……”

  “爷让你办的事呢?”君天姒一只手揽在怀里,另一只手一挥,直奔主题。

  “这……”李广愁苦了一张脸,显然没有成功。

  “爷让你办这么点小事你都办不成,你说你是不是想挨板子了?”君天姒扶了下额头叹气,再回头,却看见一人黑纱垂下遮了面,就立在两步之外。

  夜色初降时,遥遥是星辰客,君天姒默了默,忽然犹豫道:“请问阁下,我们是否见过?”

  那人脚步一顿,没有回答。

  君天姒想了想却又笑:“不过我很少出门,要认得阁下也不大可能,定然是我想多了,此番冲撞了阁下,还望阁下不要在意。”

  “想进去?”那人默了片刻,答非所问。

  “阁下有办法?”君天姒诧异。

  “今日敖将军寿宴,在下碰巧得了一张请帖。”默了片刻,那人将语调压得极低道,“阁下若有兴趣,不如同往。”

  “哦?”君天姒抿了下嘴角,“你和敖将军很熟?”

  “从未谋面。”那人道。

  君天姒不语。

  那人淡淡笑了声:“在下此去,寻的是另外一个人物。”

  君天姒顿一顿,拱手道:“那此番,却是多谢阁下相助了。”

  将小毛球交给李广,吩咐他在原地等着便转身跟那人进了“群芳楼”,守门的两个侍卫才看了一眼请帖就恭敬地让开了路,君天姒于他身后打量他,说不上是哪里来的熟悉感。

  大堂之中已经是一派歌舞声乐,两队婀娜妙人款款而出,轻纱蔽体,金铃赤足,由三楼的楼阁梯台一路舞下来,风姿妙曼,夺人眼目。宴席中更是时不时有人喝着彩。

  觥筹交错,其乐融融。

  君天姒站在大堂入口,眯起眼往上瞧,视线穿过人群高阁,就那么自然而然地落在了二楼的一个人身上,那人穿着淡蓝色的衣衫,举手投足间尽是优雅从容,他的眉眼掩映在光影闪烁间,看不清神色,只能遥遥地看清他置酒盏的动作,似是思索着什么,酒盏把玩在他手中,显得漫不经心。

  其实,十年来君天姒从没有好好观察过闵竺凡,想想也知道,一个大权在握,一个受制于人,见了面除了虚与委蛇还是虚与委蛇,又哪里来的心思去观察对方。

  而如此这般,看着他高高在上的样子,更是不曾有过。君天姒静静地想,原来,从这里看一个人,这种感觉,无法言表。

  “走吧。”那人回身见君天姒默然不动,淡淡地催了句。

  君天姒回神,跟上几步道:“你的位置在哪儿?”

  那人头也不回向前走去:“二楼。”

  闵竺凡坐在竹椅上,似是百无聊赖地转着酒杯,从他这个位置斜过去,只能隐隐地看到一袭紫衣。他不太满意,便换了个姿势,往左靠,支了头,视线就恰巧落在了君天姒身上,一丝极淡的笑意一闪而过。君天姒虽是个没有实权的皇帝,但自小却受了做皇帝的教导,行事作风不免稳重严谨,对事对人向来低调,心思也很沉,久而久之,整个人都显得老气横秋死气沉沉的。若不是逼急了,很少会做出些带有情绪的行为。

  像今天这样,如刚才般的模样,闵竺凡更是从没见过,就这样看着她,他觉得……很有趣。

  前漠西卫军统领敖西敖将军,向来对自己的一双慧眼颇有自信。他老人家打心底里觉得能爬上今天这个位置,靠的就是自己这双能看透世间各路红尘的眼。

  当然了,虽然已经退位多年,但很多事情,他还是能一眼就看穿。比如说,今日的这场宴该将二楼中间的主位让给右相,又比如说,此时该派谁到主位去侍候。

  据说,右相大人好美色,近年来,更是对群芳楼的头牌胭脂红宠幸得很。虽是自己过寿,但到底是打着右相的旗号才能在这天子脚下办得风风光光。既然右相如此给面子,那自己要是招呼不周就太说不过去了!

  因此他早就吩咐好了:“听说胭脂红姑娘善‘玲珑足舞’,那就让她上去单独给右相舞上一段。”

  一段悦耳的丝竹缓缓响起,君天姒才随着那人走到二楼的楼梯口,便同着众人具惊了惊,然后,回身便望见随着金玲轻音自竹梯下正走来了一个女子。

  什么叫纤腰柳摆,什么叫婀娜多姿,君天姒总算是见识到了。女子赤着足,三步一舞,五步一旋,将白纱的灵动与金铃的微妙结合得恰到好处,楼上楼下的人都看呆了,不用多说,众人心知肚明,这位妙人一定就是群芳楼的头牌胭脂红了。

  胭脂红在竹梯上旋了几个圈,便目光灼灼地望见了闵竺凡,当下足尖轻点,迈着舞步就要向右相而去。

  美,果然是美!

  瞧这身段,这相貌,此情此景,就连君天姒都忍不住拍腿称绝,可是,她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她刚刚顺手从一旁的桌上取了一盏茶,而这茶盏又刚好是上乘的白瓷,光莹玉润,触手温华,唯有一点……就是爱碎。

  于是,唯美灵动的音乐中只听得“砰”的一声,一盏雪白的茶盏应声而碎,紧接着是女子“啊”的一声。

  众人皆惊。

  高高的楼阁上,白纱女子倒在地上,十根纤纤细指捂着足部,咬着唇面色惨白,君天姒愣了几秒,看了看自己空空的手,又看了看碎了一地的茶盏,再看了看捂住娇嫩赤足的胭脂红。

  君天姒干咳了一声,有点囧,做皇帝做了这么久,她是不大会安慰人的,可瞄了一眼周围,她就更囧了,她无动于衷就算了,可站在她身前遮了面的玄衣男子无动于衷,不远处号称全大君最风流倜傥怜香惜玉的闵竺凡也无动于衷!

  何其的世风日下!何其的世态炎凉!

  君天姒只得一个劲儿地给闵竺凡使眼色。

  “胭脂姑娘,还能起来吗?”闵竺凡叹气,终于开口,越发苍白的脸色,温和适宜的关切,他吩咐着,“来人,帮姑娘查看一下伤势。”

  被这么一关心,胭脂红微微低头红了脸,却仍旧急忙出声:“不必了大人!胭脂只是受惊扭了脚,没什么大碍,不过是站着不大稳罢了,这次……这次能不能让胭脂……坐在您身边侍候呢?想必这位公子也不是有意的!”说完最后一句,美人定定地抬头,目光中是仿佛隔了许久的期待。

上一篇:[2016年11B]我的熊猫城主(六)
下一篇:没有了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