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飞魔幻 > 2016飞魔幻 > 正文

[2016年11B]望见桐花谢了

来源:互联网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9-05-03

  作者有话说:

  大家好,这次写的是邰老爹的故事,我总觉得,邰家人的倒霉情路就是从他开始的,上梁不正下梁歪啊!

  一

  邰望州第一次遇到韦潋时,是在报馆门口。

  那天风和日丽,邰望州坐在对面茶楼的雅间里,看着手下把报馆砸了个稀巴烂。

  他的副官在一边拍马屁说:“这群人瞎了眼,敢写大帅您的坏话,实在死有余辜!”

  邰望州觉得他骂得不够带劲,刚想亲自上阵,就看到一辆雪佛兰缓缓开来,在路障边停下。

  过了会儿,他听到一声枪响,看过去才知道手下被人一枪打中肩膀,邰望州护短,带着人马走下茶馆,刚要掏枪,车窗便降了下来。

  日后回忆起来,邰望州都惊讶自己的记忆,竟能将韦潋的一举一动都描摹如新。那天她穿了件霜色的旗袍,精巧地绣上了同色的扶桑,光影笼在上面,端的是潋滟无比,而她一个眼波扫来,妩媚生姿到了极点,反而生了种肃穆的情态。

  邰望州美人见得多了,却在这一刻失了神,听得她冷冷道:“麻烦您让一下,我赶时间。”

  她声音柔软,语调不卑不亢,邰望州闻言一摆手,围了一圈的大兵立刻让开,他难得文雅道:“打扰到了小姐,实在抱歉,不知您是哪家千金,我日后上门赔礼……”

  “不必了。”她从窗里递出个钱袋子,“给那位被我打伤的军爷,顺便替我跟他讲,不是所有人都和我脾气一样好,被轻薄只伤他一条胳膊。”

  她的车开走后,邰望州还一直望着,身边的副官凑上来说:“大帅,您放心,我这就打听出来这是谁,咱们给她点颜色瞧瞧!”

  邰望州踹他一脚,心情却挺好:“滚蛋,让我知道你自作主张,就把你剁了喂狗。”

  邰望州土匪出身,靠着乱世攻下肃京,正好赶上小皇帝逃出紫禁城。他赶了个巧,日后说起来都夸他英雄盖世,他觍着脸认了,也觉得自己实在运气很好。

  不少人劝他娶妻,同勋贵结亲有个照应,他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副官担心过,怕他有什么难言之隐,他发了顿脾气,才幽幽说:“我瞧不上这些庸脂俗粉。当年我陪着我娘看戏,唱的《长生殿》,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一个根。”

  他长吁短叹,副官不敢纠正他那叫“连理枝”,他娶妻的事儿也就不了了之。可谁知道他开窍得挺快,在副官打听出来韦潋的身份后,提空了大半个库房的宝贝,上门提亲。

  韦家说起来是书香世家,韦老爷子当年是正儿八经的帝师,韦潋是他的小女儿,捧在掌心里的明珠,皇帝没退位拿来配她,韦老爷子都怕委屈了女儿,更别提邰望州这个土匪。

  因此当韦潋进来时,就看到邰望州笑眯眯地站在门口,耍嘴皮子说:“您老悠着点,别气坏了,将来您就是我老丈人,万一气坏了您,传出去不好听。”

  他说得嬉皮笑脸,转头看到韦潋正望着自己。他闭了嘴,讪讪地跟她打招呼说:“回来啦?”

  韦潋嗯了一声,先去给父亲倒了杯茶,这才走出来说:“去外面谈谈吧。”

  邰望州闻言,立刻跟着她走出去,自己都唾弃自己狗腿。她站在树下,阳光透过叶羽映在她面上,像是一个甜蜜的吻,飞翠流金间,她柔声道:“你想娶我?”

  “是啊……”

  邰望州刚想说嫁给自己的好处,便听到她说:“你答应我一件事,我就嫁给你。”

  二

  邰望州脾气急,不出三个月就将婚事准备好。

  日后多少年提起这场婚礼,老肃京没有一个不知道的,要是有谁夸奖说,谁谁的婚礼场面大,便会有老人不屑道:“这才哪到哪,你是没福气见识邰大帅的婚事。”

  韦潋正经牛津大学毕业,做派很西式,邰望州特意准备了两场婚礼,一场穿婚纱西服,在教堂举行,一场璎珞严妆,拜天地亲师。

  两场宴席举办完,韦潋自己先回了房,等邰望州进来时,就瞧见她已经换好了睡衣。

  她穿一身奶白色的丝绸睡衣,抬手时露出一截子皓腕。邰望州酒量好,却想借酒装疯,刚走过去要从后面抱住她,就看到镜子里,韦潋冲他扬眉一笑,手上正钩着把掌心雷。

  “大帅,您打算做什么?”

  韦潋真干得出给他一枪的事儿,邰望州收回手,故作无意道:“嗐,我瞧这边有只虫子,怕吓到了你。”

  “我不怕虫子。”韦潋收回手枪,眨眨眼说,“我怕我手抖,不小心伤了您。”

  邰望州喜欢她,就喜欢她这股子谁也瞧不上的腔调,一时心里又痒又酥,偏偏奈何不了她。其实邰望州长了张好相貌,不言语时仿佛几代教养出的世家子弟,眉眼间都透着矜贵冷淡。

  可他一动,那股子匪气便挡不住。

  韦潋想想两人还要在一起很久,便倒了杯酒递给他:“大喜的日子,把交杯酒喝了吧。”

  邰望州倒是愣了一下,他接过那杯酒,手指轻佻地在韦潋掌心划了一下,韦潋不恼,面不改色地说:“敬您,多谢您出手相助。”

  “不客气。”

  两人的手腕交缠在一起,气息相近,连彼此的睫毛颤动都看得一清二楚。一杯酒不过一饮而尽,韦潋收回手,听得身后,邰望州问她说:“你是为了谁,这样委屈自己?”

  “不为了谁。”她顿了顿,轻笑一声道,“我从来只为自己。”

  婚后日子过得挺悠闲。

  邰望州是个场面人,好轻裘快马,往日他对谁好,就是一箱箱金银珠宝赐下去。

  可对着韦潋,却不能这个样。

  韦潋不多简朴,日常所需一律要最好,邰望州陪着她选衣裳。画册上的衣服一件件瞧过去,她连个笑模样都没露,裁缝诚惶诚恐,私底下跟邰望州商量:“大帅,求您向夫人说句话好吧。”

  邰望州这才知道,韦潋在圈子里算是风向标,裁缝一件满意的都给不了她,说出去是要砸了招牌的。邰望州咂咂嘴,觉得这媳妇儿娶得长脸,心情一好订了全册的衣裳。

  裁缝喜气洋洋地走了,韦潋倚在沙发上问他说:“你发的哪门子疯,买这么多做什么?”

  “我赚钱给媳妇儿买衣服,谁能说什么?”

  韦潋被他的暴发户气质惊了一下,许久才说:“你钱花不完,倒不如给我干点正经事儿。”

  她不常向他提什么要求,邰望州巴不得替她做事,闻言一口答应下来。

  那年岁女人的地位很低,韦潋拿着邰望州批给她的公文,创办了肃京第一所平民也能上的女校。许多人看她,都说是大帅夫人闲得无聊,偏邰望州很当回事儿,学校落成当日,带着一群人去捧场。

  韦潋是校长,头发绾起来,盈盈而立,便如鹤立鸡群。邰望州举着花篮走过去,她有些错愕:“你怎么来了?”

  “来给你捧场,免得有不长眼的冲撞了你。”

  筹办学校很辛苦,她瘦了不少,本就巴掌大的脸越发清减。邰望州看得心疼,早上偷偷关了她的闹钟,想让她多睡一会儿。

  他们睡一间房,却放了两张床,邰望州支着臂看她的睡颜,一时手痒用掌心轻轻抚过她的眼睫。韦潋眉眼雍容,眼睫长得像是大翅蝴蝶。邰望州做贼一样蹲在她床边半晌,到底没忍住,偷偷亲了她一口。

  他得手之后立刻起身,心里扑腾乱跳,比战场上厮杀还要刺激。他动静太大,韦潋幽幽睁开眼,有些迷茫道:“早上好。”

  “早上好。”

  邰望州心虚,恨不得自己有条尾巴,来表达一下内心的友善,可韦潋感受不到他的心情,迷迷糊糊看了眼闹钟,立刻瞪大了眼。

  “邰望州!你把我闹钟关了做什么?!”

  “别恼,别恼,也没晚多少。”

  韦潋气得不成,把他推到一边,匆匆地去洗漱。邰望州站在门外,想了许久问她:“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他也不是第一次悲春伤秋了,韦潋不理他,他偏又凑来,堵住她的路说:“你读书多,跟我说说。”

  “你想要把所有好的东西都给一个人,就说明你喜欢她。”

  “那爱呢?”

  韦潋一滞,抬眼看他。他逆着光,深邃的眉目被笼在阴影里,越发锋芒毕露。韦潋犹豫一下,避重就轻道:“你想学着了解尊重一个人,以她的喜怒来喜怒,大概就离爱不远了。”

  “竟然是这样。”他有些惊讶,“原来是这样。”

  韦潋心有些慌,避开他往外走,他也不拦,倚在门上望着她,忽然叫她说:“窈娘。”

  这是她的小名,从来最亲近的人才这样叫。韦潋还没说话,他就走过来,若无其事道:“走,我送你去学校。”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