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飞魔幻 > 2016飞魔幻 > 正文

[2016年11B]娇客来游

来源:互联网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9-05-03

  作者有话说:

  好久没写“天下同萌”了,这次涉及了点官场,一直很敬佩那些真心为民的好官,一身浩然正气。希望大家喜欢这篇文。

  【一】

  夜风习习吹起一院桂香,梓今被香气勾出一个喷嚏,连忙抬手捂住鼻子,一声“阿嚏”被她压在了袖底。她抬头望了望满天繁星,嗯,好夜色,适合爬墙。

  范府虽大,仆从却少,守夜的就几个人,梓今如片叶般轻巧地翻过一道道墙,来到内院,径直往东边一处小院子去。

  她从开着的窗子跳进了屋。

  原本她预料屋里没点灯,肯定漆黑一片啥也看不见,进去后头一件事就是要点燃火折子。可她万没想到,还没做好落脚的准备就踩着个圆滚滚的东西,一滑一倾差点摔倒。若不是她身手敏捷翻个身险险落地,怕已摔断了牙。

  她听见衣被窸窣的声响,慌忙退了一退,手按到腰间软剑。接着窗外洒进来的一点星光,梓今隐约认出有个人影坐起身,右手抱着左胳膊,大概是方才被踩疼了。

  那人转过脸来盯她。屋里那么暗,他大概也盯不到什么,梓今想。

  “你是范太琮吗?”梓今与他对峙半晌,率先开口问。

  “你是何人?”

  这是默认了。梓今松了口气:“我是巽山曾重婴的徒弟,奉师命而来。”她又愧疚又欣喜地睁大眼睛想将一直以来仰慕的男子看清楚,“没想到你会睡在窗边……踩疼了你,对不住啊……”

  对方半天没言语。梓今摸出火折子一点,这一小方角落的桌椅床被霎时被火光照得清晰。竹床上穿着中衣的男子清雅冷淡,和想象中的将军模样差很多。梓今压住心头些许失望,凑上前去:“英雄,我是听着你的名声长大的,今日可算见着活人了。”

  那人面无表情地看她:“曾重婴?他派个女娃子来做什么?”

  “帮你们做大事。”梓今嘿嘿一笑,“你们不是让我师父帮忙查东南三省的私盐案吗?涉案的五个大狗官有三个已经招了,这是他们的供词,师父说上交朝廷的那一份必定会被贼党扣下,故而当时让他们仨多写了一份,让我带来京师交给你。”她从怀中掏出一份被布包裹的信件:“喏,给你。你们范府的防备太松了,我随随便便就翻了进来……”

  男子接过东西,并不急着拆开,只是淡淡地说了句:“我不是范太琮。”

  “啊?”梓今傻了,“不是说范府几代单传,府里只有范太琮一个年轻主子吗?”

  “我是他的好友溱游,太琮前日出京往北朔去了。”溱游瞥了她一眼,“你的防备心也不太好。”

  梓今怒了:“你不是范太琮你住范府干吗!还睡他的房间干吗!刚才问你你干吗不否认!”

  “我家不久前失火烧了,太琮请我来这儿住几日。”

  梓今伸出手去:“把信还给我!”

  溱游从容地将信收进怀里:“朝廷罪臣的供词,不能交给你一个女娃子。”

  “这是我千里迢迢带来的!”

  “哦,多谢了。”

  梓今拔剑相向:“还!给!我!”

  溱游望着她的怒容,叹气道:“曾重婴啊曾重婴,你教出来的徒弟和你真像,没脑。”梓今正要驳斥,却见溱游慢悠悠地把信掏了出来,“拿去吧。”

  梓今愣了,将信将疑地接过东西:“不是说你们这群人软硬不吃天地不怕,怎么怂得这么快?”扬了扬手里的信,“我带走了?”见溱游不阻止,便要往门那边走。

  “出了门记得跑快点。贼党派出的人日夜盯着范府,你一出去十有八九要被抓,一旦你被抓了,信肯定落到贼党手里,届时你师父半年来的努力功亏一篑,你也会被关到牢里尝遍各种酷刑。”溱游故意顿了顿,“所以,一定要跑快点。”

  梓今的手搭在门上,闻言抖了抖:“你少唬我,这一个多月千里行程我都没事……”

  溱游笑笑,手搭在脑后复又躺下。过了片刻,果然听见细碎的脚步声靠近。火折子的光扑朔摇曳,屋梁下的影子像只大青蛙跳来跳去。

  “范太琮什么时候回来?我把东西交给他再走。”梓今有些沮丧,英雄没见着,还陷在这了,本想着下月底前赶回去吃师兄的喜酒呢……

  “最快也要三个月。”溱游指了指窗外,“外边凉,你去外面睡吧,我不想把床让给你。”

  梓今哼了一声,提气一跃,踩着他的胸翻出了窗外。

  【二】

  来京师前,梓今跟着师父跑东跑西,见了许多人,对朝局略微知道点。以李太师为首的贼党把持朝政多年,卖官鬻爵结党营私,做了许多恶事。年前皇帝大病,至今还躺在病榻上,以太子为首的一干忠臣思量着换天的时日不远,与贼党开始了最后的较量,借着此次东南三省的私盐案,誓要大挫贼党元气。

  梓今的师父和范太琮是旧交,在范太琮的游说下答应帮忙倒贼,半年来几乎每日都在奔波。梓今便也跟着奔波,如今又奔到京师来了。来之前她满心欢喜地以为能见到范太琮了,师父总夸他少年英雄豪气冲天,一杆长枪入阵杀敌无人可挡,而且一片忠心赤胆。梓今一直很想见见他。

  谁知只见到个满嘴飞刀子的溱游。

  她在范府住了两个多月,极少出门,溱游老吓唬她出门就要被抓。范府的家丁受过叮嘱,从不来这儿,梓今连个说话的人都找不到,每日无聊至极,只能在门口挖挖土种种花。日影西斜时溱游回来了,脸色不太好,梓今跑上前去迎接:“大人你回来啦累吗今天兵部又发生了什么好玩的事啦?”

  溱游瞥了她一眼:“嗯,我被革职了。”

  梓今呆住,一把拉住他,身子微抖,口齿不清地问:“什……什么?”

  “我被革职了,不是官了,别叫我大人了。”

  梓今死死盯着他,半晌,拍手蹦着往屋里跑:“哈哈哈……活该这真是报应!”

  溱游的脸更黑,心中烦闷又不能发作,揉了揉额跟着进了屋:“没想到他们动作这么快。你快收拾收拾,跟我出京去。”

  “出京?去哪儿?我不走,还要等范太琮回来呢。”梓今坐在椅上抓了几个核桃,放在掌心一拍,“要走你自己走。”

  溱游还没来得及说话,外头已吵嚷起来。他叹气道:“走不了了。”说着,整整衣裳,缓步走出了屋子。夕光落在他身上,拖出细长的影,微风带动他的衣袂,他像一幅嵌在门框里的画,融在金黄的晚照中。梓今望着他的背影,竟觉得有些悲壮。

  她抓着手里的核桃,小跑出去。溱游被一群官兵围着,面上已没有先前的忧虑之色,反而一派云淡风轻。为首的官老爷眯着眼笑看他:“有没有收受贿赂,三司自会审清,我只负责抓人。”

  溱游也笑:“那我就跟大人走一趟吧。”说完回身指了指站在门前看热闹的梓今,“那女子是我未过门的妻子,我做的事她都知道。要不要一起抓走?”

  梓今吓得核桃都掉了。

  官老爷诧异地看看梓今,又不可置信地看看溱游。哪有硬把家人也拖进牢狱的道理,溱游莫不是脑子进水了吧?

  梓今急得跳脚:“我和他什么关系也没有!他做的龌龊事我一概不知!”

  官老爷沉吟片刻,下令道:“都抓起来。”

  如果能重来,梓今在进范府的头一晚,一定多补几脚踩死溱游。

  牢里又暗又潮,气味也难闻,狱卒送来的饭梓今扒了两口就吐了。溱游幽幽地看她一眼,夹起一筷子的饭菜慢腾腾地往嘴里送。梓今实在吃不下,放下碗筷缩到角落闭目养神,迷迷糊糊正要睡过去时,感觉有人拼命地摇自己的肩。她睁开眼,见溱游端着饭菜蹲在面前。

  “好歹吃几口。”

  梓今心里还憋着气,翻了个身不理他。

  溱游笑了声:“还以为你是混江湖的,没想到这么娇气。曾重婴教出来的徒弟不怎么样啊。”

  梓今在心里嘀咕,要你管!

  溱游见状,也不勉强,自己端着饭菜挪到另一边:“你不吃,我替你吃了。”

  梓今翻个白眼,吃死你!

  夜里牢中更加阴冷,梓今抱着胳膊发抖时,听见一阵脚步声,然后是开锁的声响。她偷眼一看,来了个用黑外袍裹得严实的高个儿,站在溱游面前低声说话:“受苦了。”那声音又尖又细,大约是个公公。

  溱游对他行了个礼:“黄公公。”

  “李太师给你扣的受贿贪墨的罪名,又咬定你有同党,太子爷的人不好出面,便央我来了。”黄公公把手中包袱一递,“这是些御寒的衣裳。太琮方才来密信说,会在十日内赶回。这十日你再熬一熬,他们若要用刑……”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