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飞魔幻 > 2016飞魔幻 > 正文

[2016年11B]此间有游蛇

来源:互联网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9-05-03

  作者有话说:

  看徐克导演的《青蛇》的时候,我就特别喜欢张曼玉饰演的小青,觉得她天真烂漫、敢爱敢恨。于是这次我也尝试着以小青为原型,创造了一个叫“佘青”的姑娘。其实有心的人应该可以发现,“佘青”倒过来念就是“青蛇”,而我想写的,也就是这样一条因落尘网误终身的小小青蛇,希望你们能够喜欢。

  楔子

  有鸟鸣声自我头顶依稀传来。

  我侧翻一个身,打着呵欠懒洋洋地直起身来,探头望向这破塔的顶端–一只小雀儿正站在那破洞上头,欢快地唱歌。

  我仰头呆呆瞧了许久,心中想道:又是一年春天了。

  这样想时,口舌微张,一条舌头利箭似的飞出,缠上那替我报春的小小生命。

  –肉质鲜嫩,只可惜,这毛也忒多了些。

  我剔着牙想。

  一

  我今年九百岁。住在城西郊外的一处破佛塔底。

  五百年前,这里还是很新的,隔墙有香火,往来有人烟,晨曦日暮之时,还有僧人来敲钟,很是热闹。那时,我常常盘着身子,趴在壁上,透过塔顶一闪开合的窗户,瞧那日出日落。有时日头随着时间渐次发生移动,我便也跟随着那道光线的走向适时调整自己的位置。时日长了,我也渐渐记不得从何时起,此地沦得如此荒芜萧条。

  我并不想久居于此,中间好些时候都想逃离,却屡次被那镇塔的佛印打伤。如此反复数回,我渐渐知晓自己如今是难以逃脱,不禁又想起那人的样貌来–彼时那人高高在上,将我打回原形之后,却又虚伪地冲我双手合十,口中念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小小青蛇,从今往后,五百年间,你便在此,受佛法熏陶,盼你消除一身戾气,早往正途去……”如今想来,只觉他言辞可笑–我本是蛇,食肉便是我的天性,莫非他还祈盼我在此听经之后,能乖乖伏低去做那食草的绵羊?

  不禁又想起早上一口吞下的小雀儿。

  好吃好吃,只可惜,也忒小了些。

  我舔舔嘴巴。

  那呆和尚说,要将我囚禁在此五百年。此言莫不是说,五百年期满,我便可脱身出去?

  想到这里,我忽地来了精神,盘身而上,伸出手去,想要尝试触碰那烫手的佛印。

  手甫一伸出,却并无那灼烧之感,一时精神大振,铆足了精神冲身而上–竟一举便将那塔顶冲了个稀烂。

  我盘旋在那已然破烂的塔顶,张臂大力呼吸塔外的新鲜空气。

  “好你个和尚,荒废我这些时日的光阴,看我不去揭了你的皮!”

  正在这样想时,却听得塔下有惊诧人声。我低头一看,只见有人战战兢兢跪坐在地上,跟前摆放着一些熏香水果及糕点,大约是来拜神的,这会子见我侧过头去看她,腿似乎软了,几次发力都站不起来,只如鸡仔一般跌落在地,张皇无助。此刻她神魂也被吓飞,只仰头看着我,叨叨念道:“女娲娘娘显灵了,女娲娘娘显灵了……”

  我心中觉得好笑,女娲娘娘,我怎配与她相比?想来这一村妇,是受了谁人蛊惑,跑到我这里来拜我,将我当作女娲娘娘。

  我故意伏低身子,游下塔去,落在她身边,笑道:“你有什么心事未了?”

  她冲我磕了几个头,言道:“我……我那丈夫不成器,整日对我打骂,我那儿子也是个败家子,游手好闲,还伙同我夫君一同欺辱我……”

  我眼皮也不抬,道:“你是想要我替你教训他们?”

  她摇头道:“我……只盼……他们能改邪归正……”

  话说到这里,声音已然听不见了。只因我一张大口,已然将她生吞了进去。

  我一边懒懒剔牙,一边想:这妇人自己软弱,无力改变自己,却妄图让别人主动改正自己,哪有这等好事?未免她今后徒生忧愁,倒不如早早送了她去见佛祖,如此,可也算得善事一件。

  想到这里,我不禁抬头,故意瞧了瞧塔顶那损毁的佛像。

  阿弥……陀佛……

  我朝那佛像懒懒一拜。

  低头的时候,瞥见塔下尚存那拜祭用的果子,一个扬手,捞起几个,胡乱地丢入口中。

  虽不如生肉食来有味,倒也难得清甜。

  二

  我幻作人形,往人群里去。

  呀,五百年前,我也曾是这样逍遥。脚下莲步轻移,带起轻纱飞扬,一步一顿之间,不知惹得多少王孙公子侧头来瞧……

  今时今日,虽天下早已改头换面了一番,但这人情,却不见一丝一毫改变。

  我扬手,以袖拂面,偷笑那些为了瞧我而误事的蠢笨公子。

  今世离那时已有五百年。百年之间,人身便灭。这会子我若是想要找到那可恨的和尚,势必只能寻到他的转世。

  若他还能转世,到这一世,恐怕已是第五世。

  哼,但那又有什么要紧?谁让他好端端误我青春百年,我不过误他一世,又有什么干系?

  想到这里,我脚下步子愈发勤了,我要早早去到那寒潭寺,翻一翻那记录用的簿子,好瞧瞧五百年前,那臭和尚的生辰八字。

  到寒潭寺后,我翻箱倒柜,细细搜寻,是夙兴夜寐、枕书而眠,在我这样不懈努力之下,终于,我找到那和尚的生辰八字。

  好在那和尚性蠢,捉我之后,还知自报名姓。不然这许多年后,我又要到哪里去寻他?

  我将写有他生辰八字的一页撕下,揣入怀中。如此一来,只需将那生辰八字按例推算,去府衙上的人口簿子上核对一下,便知此世他落到哪户人家。

  想到大仇终得有报,我情难自禁,少不得露出一丝微笑。

  三

  从府衙出来之后,我早是一身轻松。哎呀呀,我心情如在云端,恨不能放声歌唱。

  许是经书听得久了,张口竟是:“南无阿……”心下讪讪,一时连唱歌的心也失去。

  低头踢着路上的石子儿,不知何故,竟绕路到小石潭边。

  但见月色溶溶,杨柳依依,水波粼粼,好一处人间美景。我劳顿这些时日,都不曾有心来瞧一瞧这外头风景,比起我那塔中单调景致,这里不晓得强上几倍。

  趁着柳下浓荫,我化作原形,扭腰摆尾地往那潭中石桥之下去。

  水中好生凉爽。只差了一点,如此美景,竟无佳肴,未免大煞风景。

  忽而闻得桥上人声。

  是个女子声音,娇声娇气,听来便觉舒爽,想必人也是细皮嫩肉,咀嚼起来必定味甘清甜。如此想着,我悄悄缠上桥底去。

  那女子犹在说话:“陆公子,前日,我送你的那香包,你可还喜欢……”

  原来正撞上两人谈情。我叹息一声,转念又想:如此也好,一箭双雕,正顺我意。

  侧耳再听一阵,却不见那陆公子回应。便听得那女子又轻声细语道:“陆公子?陆公子?”如此三催四唤,才把这陆公子的魂儿给唤回来。这陆公子终于开了口:“啊?薛姑娘方才之言,可否……再重述一遍?”说到这里,似怕她误会,多口又加一句,“方才见着月色甚美,倒出了一会儿神,唐突了薛姑娘……”

  听到这里,我早禁不住摇头叹息。姑娘呀姑娘,如斯月色,如斯美人,公子竟还有心魂游天外,证明他心中无你。如此负心人,待我少时一口吞了他,为你出气。

  我这里正在神思淼淼,却不妨那女子忽地惊叫一声,唤道:“有蛇!”

  我只当是自己哪里露了馅,定睛看时,原来却是水中浮有一条小蛇。那女子见到那小蛇,一下子便退到那公子身后,又是蹭肩,又是扯衫。我只觉好笑,这小小女子,看不出,倒还有几分手段。

  我一时兴起,故意指使那蛇儿向桥上爬去。

  那女子更加用力地拽他衫袖:“陆公子,那蛇游过来了……我们且走罢!”

  那陆姓公子这会儿倒显出他的英勇,赫然拦在她身前,威风凛凛道:“薛姑娘,你先走。”仿佛面前立着的是凶猛怪兽。但见得他身后,一双深情默默的眼睛,凝望着他,在月下忽闪。

  哼,好一个虚张声势的大英雄。

  我素来最见不惯这样你侬我侬–霎时双手一勾,直将那小蛇勾上桥去,正跌在那大英雄的衫袍之上。

  “呀–啊–”一时之间,便闻得那大英雄的阵阵惨叫。

  我伏在桥下,暗自好笑。

  须臾,我幻作人形,飘飘然,走上桥去。

  “啊呀,公子,你身上落有蛇呀。”我扭扭捏捏,故意做出害怕模样,“但是,你不要怕,对付蛇,我是有办法的。”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