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飞魔幻 > 2016飞魔幻 > 正文

[2016年11B]我寄长安雪满头

来源:互联网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9-05-03

  作者有话说:

  这是我颓废了N久之后,第一篇文,一篇团子从春天催到秋天的文。这篇文写了一个家暴变态男,希望你们会喜欢。

  【一】

  入夜,皓月当空,安静的巷子里空无一人,皑皑白雪铺了一地,巍峨的长安城映在苍茫的雪色里,庄重而孤寂,再无白日里的半点繁华。

  将军府门前挂满大红灯笼,点点烛火成了这寒冬里唯一的暖色。

  院内却是一片喧嚣,丝竹声透过正厅厚重的金丝勾边帘幕隐隐传到月色中来。

  厅里宾朋满座,一女子站在正中央,绯红的长裙,青丝未绾,眉间一点花钿。莲步轻移,衣袖翻飞,她的脸映在摇摇曳曳的烛光里,明艳而清冷。

  顾玦懒懒地倚在紫金座上,一袭明紫色长袍,玉冠束发,面貌白皙,狭长的眼睛微微眯着看向远处的身姿曼妙,脸上却冷淡得没有一丝情绪。

  舞毕,众人皆拊掌称好。

  有人道:“早就听闻将军府里有个祸国的美人,今日一见果然美艳至极。这眉眼之间,却有几分与明月夫人相像。”

  随口一句打趣的话,顾玦的眼神却在一瞬间冰冷至极,手中的杯盏露出一条条裂纹,他冷声:“像明月夫人,她也配?”

  说完,他一脚踢开面前的案几,起身离开。

  众人面面相觑,随后便窃窃私语起来。

  宋清漪依旧站在那里,安静的身影映在大片大片的阴影里,明明灭灭。

  宋清漪找到顾玦的时候,顾玦正站在窗前,夜色打在他的脸上,让他的脸色格外阴郁。

  书房里极为安静,只余窗外风吹落雪的声音。

  半晌之后,顾玦终于说话:“你可知错?”

  宋清漪还未回答,下颌便嗖然一紧,顾玦不知何时来到她面前,伸手掐住她的下颌。她被迫抬起眼,看到顾玦的眼神像刀子一样,“宋清漪,我允许你伤害这世上任何一人,唯独明月。若还有下次,我绝不轻饶。”

  说完,他甩手:“滚。”

  再不看她一眼。

  宋清漪走出书房,冷风打在脸上,带着略微的疼意。

  几步远外,一群人簇拥着一个女子走了过来,碧色长裙,发间别着玉簪,清明的眸子像蒙了一层水雾,白皙的颈子上一道血红的刀痕格外醒目。

  顾玦喜欢的姑娘,明月。

  【二】

  顾玦遇见明月那天,是一个凉风瑟瑟的初秋。

  当时正是黄昏,夕阳渐渐沉没在远处的山峦后,余晖绵绵延延洒了一地。

  顾玦在村落前与一众玩伴发生了争执,说了几句便动起手来。他孤身一人,自然不敌,很快就被人推倒在地。

  一群小小少年将他围在一处,拳脚相加。一边打,一边嘲笑道:“就你,还想做将军?”

  不时有人从他们身边经过,但那些人只是摇了摇头,未有一人伸手制止,仿佛早已习惯这样的场面。

  顾玦是孤儿,独自在村中的废院子里生活了数年。教书先生看他可怜,便让他跟着其他人一起来学堂念书。

  众人本就瞧不起他,当听他说长大后要做将军时,心里对他的嘲讽和厌恶更甚。

  顾玦整个身子蜷缩在一起,消瘦的背上满是青色的瘀痕。

  打得累了,他们便停了下来。站在最前面的少年大笑道:“没有爹娘的野孩子,你只能给将军做下人。”

  闻言,一群人哄堂大笑,而后,推搡着离去。

  顾玦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摸了摸脸上的血,疼得龇牙咧嘴。

  他看着自己狼狈的样子,低叹一声,有些懦弱地想,自己怕是真的只能做下人了。

  他拍了拍衣袖,正要离开,突然听到耳边传来一把软糯稚嫩的声音:“我相信你能做将军。”

  顾玦惊诧地抬起眼,正看到一个小姑娘站在几步远外。碧色留仙裙,细碎的额发下是微弯的眉眼,漆黑的眼睛极为灵动。

  顾玦愣住,小姑娘以为他没有听到,便拎着裙角轻轻跳到他面前,仰着巴掌大的小脸看着他又说了一遍:“哥哥,我相信你能做将军。”

  她的眼睛分外明亮,像夜空里的点点星光。顾玦眨了眨眼睛,蓦地红了脸。

  小姑娘看到他脸上的伤,便取出锦帕给他。

  顾玦看了看自己满是泥污的手,缩了回去。小姑娘瞧见,便踮起脚,轻轻擦去了他脸上的血迹。

  还是第一次有人对他这样好,顾玦有些紧张,说话都结巴起来:“你……你是谁?”

  小姑娘浅笑盈盈:“我叫明月,哥哥,你知道上山的路吗?”

  这样干净的笑容,当真像夜幕里的皎月一样,如玉清柔,顾玦心里突然一片明亮。

  【三】

  顾玦自然知道路,两人便深一脚浅一脚朝山上走去。

  明月似是许久未见与她年纪相仿的玩伴,因此对顾玦格外亲近。

  从她的话中,顾玦知道她是随着娘亲来青城山拜佛,平日里闷坏了,这才偷偷溜了出来。

  天色很快暗了下来,山林里一片漆黑,像是遮了一层帷幕,没有一丝光亮。

  夜风瑟瑟,让顾玦未想到的是,他们迷了路。

  明月体弱,顾玦扶她在树下休息,自己前去探路。可当他回来,眼前的一幕险些让他站不住脚。

  只见几步远处,明月抵在身后的树上,脸色煞白,一只绿眸野狼在她面前,怒目而视,步步紧逼。

  眼见野狼就要扑上去,顾玦第一次这样有勇气,拿起身旁的树枝朝野狼冲了过去。

  野狼受惊,露着锋利的獠牙,猛地将顾玦扑倒在地。

  明月吓得尖叫出声,顾玦也闭上了眼睛。

  在这瞬间,一支羽箭破空而来,直直插在野狼肚子上。野狼哀号一声,没了气息。

  明月紧攥的手松了下来,跌倒在地,顾玦也遮住脸重重地喘着气。

  无数火把渐渐靠近,一个中年男子自夜色里而来,紧接着,一个妇人快步走来将明月抱在怀里。

  是明月的家人。

  顾玦看明月呆滞着任由妇人揽着一步一步朝外走去,想唤她的名字。可他动了动嘴角,终究没有唤出来。

  数百禁兵,她一定不是寻常人家的姑娘。

  大抵走了百十步,明月突然清醒过来,回身朝顾玦跑来。

  她将身上的玉佩取下戴在他的颈上,歪着头冲他笑道:“哥哥,你一定要做将军,做了将军,你就能去长安找我了。”

  月光斑驳,树影婆娑,在那一瞬间,顾玦能看到的只有眼前姑娘的一颦一笑。

  他紧紧攥着玉佩,看着她一步步消失在远处的黑暗中。

  许久之后,他猛地朝她离开的方向跑去,一边跑一边喊:“月儿,我叫顾玦。月儿,等着我做了将军就去长安找你。”

  那一年,明月十一岁,顾玦十三岁。

  顾玦想的没错,明月的确不是寻常人家的姑娘。昭帝年幼,摄政王掌权,在朝堂中只手遮天。他唯有一女,待之如珠如宝,宠得厉害。

  朱门贵女,众星捧月,却没有半分骄纵,端秀内敛,一颦一笑都是让长安城里的大家闺秀艳羡的模样。

  这样的明月,宋清漪也羡慕。

  【四】

  长安城里关于宋清漪的传言很多,说得最多的便是她容貌绝美,人也极为聪慧,善兵法,女诸葛也。

  可宋清漪却知道,她并不如传言中那样好,而她遇到顾玦那天,是她一生中最不堪的时候。

  西北战乱,蛮人在边城祸乱百姓。她与亲人走散,在城外遇到几个搜城的蛮人。他们将她按在地上,撕破了她的衣衫。

  顾玦就是在那时出现的,在她最无助的时候,救她于水火。

  他抱着她躲避蛮人的追杀,让嬷嬷给她医治身上的伤口。为报恩情,她教了他一些兵法。

  寒暄之后,就此别过。

  她总觉得他们不会再见,毕竟她已是不洁之人,所有人对她都避之不及。可几日后,顾玦却跑到她的面前,攥住她的双肩,道:“清漪,清漪,我立战功了,我用那些兵法击败了城外三千蛮人。”

  十七岁的少年,丰神俊朗,意气风发,弯起的眼睛像暗夜里的星辰,在他的眼中,宋清漪看到整个世界都是明亮的。

  她也跟着笑了起来,心中的话脱口而出:“你想不想做将军?”

  顾玦先是一愣,而后重重地点了点头。

  宋清漪抬起眼眸:“我帮你。”

  宋清漪不能去军营,便在营地不远处寻了一处地方住了下来。顾玦平日在军营里操练,到了夜里便偷偷溜出来。

  宋清漪教他兵法,教他排兵布阵。

  顾玦枪法极好,无事时,还能教她些。

  初夏的山林郁郁葱葱,风过影动,世间仿佛安静下来,宋清漪的眼中只有那个玉面寒枪的清朗少年。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