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飞魔幻 > 2016飞魔幻 > 正文

[2016年11B]眉开秋山动

来源:互联网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9-05-03

  作者有话说:

  发乎情止于礼,不同于男配对长公主轰轰烈烈的追求,阿柿对长公主不可明说的卑微的情愫,长公主对阿柿介于亲情与爱情间朦胧的情感,或许只是深宫之中,一场相依为命的温暖,这是“宦官”系列的第二篇,希望大家看得开心。

  阿柿没有预想到会被戳穿得这么快,门被踹开屏风翻倒,仿佛某种即将大白于天下的真相,她满面通红咬牙切齿,揪提起他的衣领:“你的生平,到底有哪一桩事情隐瞒了我!”

  “没有,分毫都没有。”他平静地说。

  【一】

  酒旗高悬风满面,一人牵一马入城,范鲤头戴软帷帽,在天色晦暗之前找到了那挂有数盏通红灯笼的宅子。

  眼眸前出现一幅画面,一面花鸟繁盛的屏风前,姿态端正地垂坐着一个人,是个沉默寡言,颔首弓背的青年男子,淡雅绿袍,头顶乌冠,他终年是这样谦卑的姿态,阉党一支颇有势力的人物,服侍长公主到大的内监。

  范鲤只觉得奇怪,人人都说他不过二十六七岁,为什么两鬓渐白,已显老态。

  “我找到你,是想让你假冒我。”阿柿望向她慢慢道。

  “假冒你?内廷的权势人物,被人察觉了能死三四回吧?”范鲤冷笑一声。

  “如果你怕掉脑袋,我就不会找你来了,只需要短短一个月。”阿柿也笑起来。

  范鲤沉默不语,接下来几日阿柿带她游遍了整座宅子,这座公主府,曾经居住过死在鞑靼一役中的长公主谢还眉,也是阿柿侍奉了一生的人。

  他是个很奇怪的人,絮絮讲述自己平生,皆与谢还眉有关,仿佛除了她,他一生中就没有其他值得说的事情。

  最后一日,他指着一处被蛛网尘土掩埋的屋子,怔怔向她解释:“这是她当时的婚房,驸马入赘公主府,我亲自准备的。”

  从小都是这样,他对谢还眉的起居描述得极为详尽,天底下没有比他更了解的人。

  她的每件事都是他亲历所为,操劳喜筵,布置新府,清查嫁妆,众人曾劝公主说让一个阉人触碰喜物会招惹晦气,可她执意不听:“自小阿柿便在我身旁,有什么阴祟尽管来好了。”

  有一晚他命人釆置好花球红烛时,谢还眉望着他,突然像幼时不懂事那样,伸手替他扶正了冠帽。

  下一刻他惶恐至极,赶忙跪下,说被贵人高待会折了福寿,恳求她不要再这样。

  他能为他服侍十七年的姑娘准备一场出嫁,却不敢让她的目光丝毫停留在自己身上。

  当晚有紧急军情传至京都,谢还眉马上推迟了婚事,调动精兵赶赴边地援助自己的胞妹,当今女帝。

  公主府空荡荡了好几日,阿柿想等她回来了再试一试霞帔尺寸,但是有人告诉他不用了,边境乱箭之下谢还眉坠马,血肉模糊,辨认不清,始终料不到,她连尸骨都不能再回到他身旁,红事尚未便要挂起白幔,驸马在灵堂前悲痛欲绝地恸哭一场,淋漓尽致地展现给世人他的深情,而阿柿只敢在夜里长久地凝视着那具寂静的棺椁。

  说到这里,阿柿抬起眼眸,他的目光苍老,仿佛人世间最后一丝意义尚不存在。

  “我这小半辈子也并非全是寡淡无味,也曾做过一件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情。”

  【二】

  天顺四年的隆冬,九岁的阿柿入宫,他因为不慎将娘娘精心饲养的虎皮鹦鹉弄丢,那正得宠的娘娘眉聚一怒,命人将他押了起来,亲手夹出烧得通红的火炭往他嘴里塞,烫坏了他的嗓子。

  娘娘让他在天黑之前死也要将那会说乖巧话的鹦鹉给找出来,他没顾得给口里的伤抹药,就连滚带爬地在偌大的内廷寻找,小鹦鹉并非是他弄丢的,而是被有心人捉走,他听说有人在长公主的寝殿附近见过鹦鹉,于是向殿内求通报。

  谢还眉扬手让他进来了,她倚靠在榻,鼻尖微蹙,道:“进来瞧瞧,看我这里有没有藏陈嫔的多嘴雀儿。”

  话音甫落,一声鹦鹉的叫声便不合时宜地响起,阿柿猛然抬首,知道声音是从谢还眉拥得严实的雪白大氅内发出的。

  谢还眉不自然地干咳几声,又将大氅拢得紧些,鹦鹉愈发叫个不停,她索性直说了:“鹦鹉就在我这儿,可我偏不给。”

  她小时候任性妄为,尤其看不惯陈嫔,故意捉来她的鹦鹉,奈何阿柿百般央求,她虽心软,却不松嘴直接给他。

  阿柿鼻尖冒汗,他知道无功而返下场如何,更畏惧陈嫔会罪及他年事已高的师傅,此刻口里火烧火燎般地痛,渗出的血腥味让他心一横,毕竟只是个九岁的孩子,他闭眼咬牙,竟不顾礼数飞快地伸手去探她的大氅,扯回鹦鹉便连声告罪,惶恐不安地跑出去。

  谢还眉大惊失色,却不好高声呼人,脸上羞恼出大片红霞,咬碎了银牙。

  可是阿柿不知道,即使他将鹦鹉带回来,陈嫔仍不能饶过他,鹦鹉被养得娇贵,在长公主怀里闷了那样久,没过几日便恹恹地死了,陈嫔在听说是长公主带走鹦鹉后更是大怒,将满腔气都发泄在阿柿身上。

  打杀棍每一下都见血见肉,阿柿被打得意识模糊,仍旧在心底记下多少棍,第五十三下的时候,他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小姑娘,漫天雪粒子落在双睫上也掩不住那朦胧的红。

  长公主来带他走。

  她知道这个小内监受到这么严重的刑罚皆是因为她的一场顽劣,心中有愧,便向父亲求来了这个小内监,带他回自己的寝殿。

  阿柿醒来的时候只记得那个姑娘侧头,笑着说了一句话:“以后只能由我打骂你,你千万不能让别人欺负了去。”

  “有我护你。”

  【三】

  他们开始了这场深宫中长达十四年的陪伴,那时帝王膝下无一子,她是皇家长女,极有可能是未来的第一位女帝,却天性率真,不爱读书。

  她最喜欢的便是和阿柿在结成厚厚冰面的湖水中,凿冰取鲤,她无论如何都捉不到,阿柿却一下手一个准。

  在她的眼底他是神奇的,寒冬腊月里,他也能寻到灼盛的花,乱糟糟簪在头顶得她一笑。

  于是她在开春之日去山庙拜佛时,除了祈求父母康顺之外,还诚心求来一个小玉菩萨吊坠。

  看到他捧着小玉菩萨万分欢喜的模样,谢还眉突然伸过手,替他扶正了冠帽。

  这一刻他带着惊颤抬头,这样逾越规矩的接近,即使只是碰了他的冠帽,那温热却仿佛一路蔓延到肌肤,永远地记住了这双手触碰的感觉。

  他再抬头时眼眶微红,含着泪,他说:“小时候爹爹找人给我算命,先生说我可以活到八十岁,除去我遇见公主的之前的十年,还可以服侍公主七十年,真好。”

  她弯起嘴角,背过身,说了一句话:“阿柿,他们说公主千岁,你怎么能只服侍我七十年,还远远不够啊。”

  这一年秋日肃杀氛围尤为凝重,帝王的病势凶猛,摧枯拉朽般轰然倒下,他早已拟好继位密旨,众臣都猜测是他最为疼爱的长女谢还眉。

  谢还眉却并无欣喜之色,阿柿知道她从来都不愿做一个帝王,她说:“我虽是嫡长女的身份,可庙堂经纬制衡心术皆是平平,我从小也不愿如爹爹般操劳天下事,怕深负他殷望,怕扛不下这重担,更何况我还有一个极为出类拔萃的五妹。”

  她的忧虑不是没有缘由,那个渐露锋芒的五公主如同一只伺机直冲青天的野鹤,而她只是个双肩单薄不堪权力重压的寻常小姑娘,称帝之路险象环生,一个差错便足以置死。

  “好。”阿柿淡淡一笑,只说了这一个字。

  帝王身旁有秉笔掌印二监,是能替帝王朱批奏折的权宦,她口中所说的五妹身旁,亦有一个擅弄权术野心勃勃的宦官,名叫王前春。

  阿柿连夜违禁出宫,无人知道他去办什么事,到天明时,他回到公主寝殿,重重跪下,他忏悔,他为了他的公主,竟欲与王前春合谋偷梁换柱,改换先帝遗命!

  密旨一出,满朝哗然,竟然不是长公主!而新帝甫一登基,命先皇众女搬出宫,打压各方,却少有为难这位曾离称帝只差一步的长公主。

  【四】

  “篡改密旨?”范鲤先是一惊,继而嘴角一边弯起,“你和王前春竟然胆大包天,篡改了先皇旨意,果然是冒天下之大不韪!”

  “无妨,为了心中在意之人而已,但我要说的那件罪孽深重为世人唾弃的事情,却并不是这件。”阿柿扯起一丝苦笑。

  “那日我回宫,她依旧熟睡,我本想为她掖好被角,看到她面颊光滑如玉,又有帘帐翻飞香风扑面,四周无人之下,我情难自抑,竟俯身在她左颊留下一吻,我不知道她察觉没有,但这令我仓皇逃出后悔不已,为什么会对她起这样不堪的心思,当真罪该万死。”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