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飞魔幻 > 2016飞魔幻 > 正文

[2016年11B]南方有辰云

来源:互联网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9-05-03

  作者有话说:

  写故事时,想着君子之爱到底是什么样的。那应该是一种更内敛更克制的爱情吧。“如果表达爱慕会为你带来困扰,那我永不会开口”,故事里的三个人大概都是抱着这样的信念吧。君子重诺,有些事在他们的心里会比表达爱情更加重要。可我即便不曾开口,对你的爱却也未有丝毫的改变。

  一

  宫人领着我去太液池给父王请安。那时正是盛夏,天气燥热。太液池里的莲花全都争先恐后地绽放。我看着那接天莲叶,一瞬间双眼里没了别的色彩,只剩下一片太过浓烈的绿。

  我揉揉眼睛,转过头去。

  却陡然,有清新碧色闯入眼帘,像是山顶云雾一般轻纱笼罩。水面的风带起一缕淡青色的披帛,我见着一只手将那披帛随意拉扯了一下。

  一点也不温柔,甚至带着些许的孩子气。

  接着,我便听见了父王朗朗的笑声。脚步也不由得因此停了下来。

  父王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即便笑,也只是敷衍似的牵牵嘴角。可此时的父王却是如此开怀。

  我看向父王身后的人,她却被挡住了大半的身形,只听一把清脆的声音笑道:“王上你也知道,南边的佛心莲花枝硕大,我便也以为那佛心莲的莲子也应当极其甜美。有一年夏天,我和哥哥偷偷下了水去摘佛心莲,尝了那梦寐以求的莲子后,才发现,佛心莲那么好看,可莲子,却是又硬又苦。”

  那声音好听得很,不像宫中女子的轻声细语,亦不像冷宫里母妃的尖声厉叫。反倒,像是这盛夏里的凉风,让人听来就顿生清爽。

  我兀自发着呆,突然听见父王道:“云儿,过来。”

  我闻言抬头,终于见到了父王身后的人。

  我从未在宫中见过这样一张容颜,也从未在宫中见过如此清明单纯的笑意。谢辰云,她立在我父王的身后,挽着那飘飞的披帛,望着我静静地笑着。一双眼睛弯弯,明亮得让人无法逼视,就好像最清澈的河水。你想靠近,却害怕自己污浊了她。

  我听见父王道:“这是云南王的小女儿辰云郡主。”

  我被这声音惊醒,狼狈地掉转目光,却又忍不住偷偷看她。

  “辰云见过三殿下。”

  她向我行了个男儿般的叠手礼。

  我连忙回礼,还未来得及开口,却听见她轻笑道:“王上,三殿下的眼睛长得同你一模一样。”

  我心中一慌,已忍不住抬起头看向父王。他也正看着我,见我看他,竟朝我露出了一丝笑。我从不知道,原来父王笑起来,会露出单边的酒窝,看起来是如此温柔。

  “三殿下,你要常来我宫中玩耍啊。”我的手被她握住,她手心有茧子,在我手背上留下些微的痒,“我教你骑马射箭,好不好?”

  我小心翼翼地抬起头看着父王,意料之外的,父王竟冲我点头:“你以后可以常去郡主宫中。她自幼长在军中,十五岁的年纪便已能率领军队上阵杀敌。你跟着她,要学的有很多。”

  我垂头应诺。却又听见那明朗的声音继续问:“王上,我可以喊三殿下的名字吗?”

  大约过了很久,我只听见水面有风掠过。接着,我听见父王轻声道:“他叫尘云。尘埃的尘。”

  我终于忍不住抬起头,看向这个与我有相同名字的女子。可她却看着父王,清亮的眼里有一丝不可置信,下一刻,却笑了起来。

  她笑着转目看向我。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谢辰云,那时我只有七岁。而父王,还未到而立之年。

  二

  我时常会在谢辰云的宫中,见到父王。抑或是我去给父王请安时,却见到谢辰云。这密切的往来,以宫中人的调性,必然是要招致诸多非议。

  可那被非议的二人,却是十分清明端正。

  “本来那蛮夷是准备在这峡谷之中伏击我们,可天公作美,当夜便下了一场暴雨。山体滑坡,自然也没遂了敌军的意。”

  谢辰云指着沙盘,轻轻笑着。一说到军中之事,她整个人神采飞扬,几乎能耀出光彩来。

  我望着她,忘记出声。

  父王却笑道:“你父亲也是放心,让你一个女儿家冲锋陷阵。”

  “这有什么,做将领的自然要身先士卒。”她说到这里,掉转目光。

  我连忙低下头去,暗吐了一口气,才轻声道:“儿臣给父王请安。”

  “起来吧。”

  父王的声音又恢复成了惯常的冷淡。

  我直起身,却不敢抬头。我知道,谢辰云在看着我。她一双目光像是中天的太阳,照耀在我身上,令我浑身燥热。

  “今日可学习了?”

  “学了。”

  “太傅都让你读了什么书?”

  “《中庸》”

  我恭恭敬敬地回答,却陡然听见“扑哧”一声,有人已经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父王故意压沉了声音。

  谢辰云笑道:“王上,你在弟弟的心里,肯定如同一只大老虎一般骇人。”

  我听她此言,吓得冷汗连连,恨不得立时跪下,向父王请罪。可膝盖却不会打弯似的,我只得直挺挺站着。

  父王却问:“弟弟?他怎么就成了你弟弟了?”

  我偷偷抬眼看向谢辰云,她却看着父王,明丽的脸上有着微微的笑意:“尘云尘云地喊,像是在喊我自己似的。”

  她说到这里,双颊透红,却深深地望着父王:“我比他不过大十岁,喊弟弟,也没什么。再说……”她轻轻一笑,看了我一眼才继续道,“再说我在家中年纪最小,下面没有什么弟弟妹妹。有一个弟弟,自然欢喜。”

  可父王却蹙眉,无奈一笑,轻声道:“那这辈分可就岔了。”

  “你说什么?”谢辰云回头,她显然没听见父王刚刚说的那一句。

  她没听见,可我却听见了。

  我望着失落的父王,望着不明所以的谢辰云。心中有什么正在悄然骚动着,那感觉太过荒唐,让我忍不住生气,又忍不住难过。

  父王喜欢谢辰云。即便我年纪尚幼,可依旧能看出来。这喜欢,不像是对着皇后,也不像是对着贵妃。既不冷漠疏离,也不高高在上。谢辰云,好像是这茫茫人世间,这偌大深宫里,父王唯一的知己。

  确实是知己。父王所有想要完成却不能完成的事,谢辰云做到了。所有想要达成却无法达成的愿望,谢辰云也做到了。

  谢辰云,活成了父王梦寐以求的样子。

  可谢辰云,也是父王在这世上唯一喜欢却永远不想要得到女子。

  直到很多年后,我想起今日的一切,以及那心底细微的骚动,只觉得自己就如同一叶小舟面对着磅礴的巨浪。我在命运面前,同父王一样,无可奈何。

  三

  我从未想过,自己会坐上那王位。我也从未,想要那王位。

  父王子息单薄,统共也只有三个儿子。而我的母妃,位阶卑微,我也因此,成了父王最不重视的儿子。我的宫殿离父王很远,却离谢辰云很近。

  谢辰云客居京都,一年里总有大半年是在云南。偶尔回来,便会到我的宫殿里来找我。她教我骑马射箭,会带着我去校场检查临走时留给我的功课。我总要做得完美,才觉得对得起谢辰云的教诲。

  她却总是笑:“不要那么拼命,你年纪还小,慢慢学吧。”

  因为拉弓,我食指长了水泡。谢辰云将我的手握在掌中,轻声道:“水泡戳破就好了,你怕疼吗?”

  我连忙摇头,不敢抬起目光。

  耳边,却陡然听见一声叹息,接着,我便听见谢辰云道:“弟弟,你无须如此小心翼翼。在我面前,不要那样辛苦。”

  我只觉鼻尖一酸,险些落下泪来。她掌心温暖,有着粗糙的茧子。这双手,拉过大弓,提过长枪。捧过烈酒,杀过蛮夷。这双手,是一双掌握杀伐决断本该冷酷无情的手。可是,却好温柔。

  我咬紧嘴唇,不敢开口接话。只怕一开口,眼泪先落了下来。

  我是最卑微的王子。母妃不仅位阶低,更是在我四岁时,就莫名疯了,也因此,被关入了冷宫。我虽名为王后抚养,可比起王后的儿子我的王兄,我就如同街边最寻常的草芥,谁都能欺负。

  所以,我要谨言慎行,要小心翼翼,要做这宫中的透明人。

  这上天注定的出身,让我早已习惯这样活着。因而,让我从未意识到,我这样,是累的。

  大约是这样的境遇,激起了谢辰云的同情。她时常将我带在身边,不论去哪里。即便是去见父王,我也是立在左右。

  父王与谢辰云,坦荡得让人惊讶。他二人在一起,不是读书对弈便是讨论行军布阵。偶尔见我在侧,父王也会提点一二,倒是让我感受到了这近十年来少有的来自父亲的温暖。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