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飞魔幻 > 2016飞魔幻 > 正文

[2016年10B]东宫绘流光

来源:互联网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9-03-12

  作者有话说:

  一直觉得,人心和感情都是极其复杂、难以看透。有时候,众人传说的痴情无双,或许只是一厢情愿的美梦;而谁都以为不喜欢的,或许反倒情深义重。所以,写了这样一个姑娘,她看似淡漠无情,只知权谋算计,其实用了半生,去爱一个人……

  第一章

  薛流光从长明宫出来时,已近薄暮,廊前雪铺了厚厚一层,她一眼就看到了跪在阶前的君少琅。

  单薄的玄色衣袍,平日风流蕴藉的一张脸冻得发紫,狼狈不堪。

  君少琅虽贵为太子,却十分不得当今陛下辰帝的喜欢,若非他乃皇后所出,而皇后本家势大,只怕储君之位早已易主。

  宫人撑开红梅灼灼的竹骨纸伞,薛流光屈身行了一礼,缓缓走来,面上神情淡然,是惯常的波澜不惊。

  落雪融在绣有牡丹的裘衣上,洇开一点湿意,在与他擦肩而过时,薛流光突然顿足:“陛下心意已决,殿下与其在这里长跪,不如想想其他办法。”

  君少琅抬眼,对上一双乌黑沉静的眸子,微微一愣。

  他自然也是认识薛流光的,在他日渐声名狼藉的同时,这位相国千金以过人才貌名满帝都,甚至连辰帝都曾戏言,若她为男儿身,必定能出将入相,不输先祖风范。

  车辇在含光门候着,薛流光弯腰上车,摇晃的八角宫灯骤灭,一个黑影倏地掠入。

  衣袍带风,寒凉擦过肌肤,君少琅握住她的肩,将她抵在车壁上,嗓音低沉:“你若不怕毁了自己的清白名声,大可叫人过来。”

  如雾的气息散在眼前,薛流光难得面露惊愕,但也只是短短一瞬,便又恢复正常:“殿下想出宫?”

  见她没有叫喊的意思,君少琅稍稍松了手,他其实不大喜欢薛流光,他觉得这姑娘太假,就像用刻刀雕琢出来的玉像人偶,一言一行都不真实,连对他这样一个迟早会被废掉的太子,也始终恭恭敬敬,从无轻慢之态。

  车辇缓缓往前,君少琅身上沾染的冰雪融化,浸湿衣袍,薛流光瞥见,将怀中暖炉递了过去,君少琅抬眼,眸子里没有一丝温度。

  薛流光微微一笑:“殿下不是要去见霍姑娘?倘若受了寒,只怕不方便行事。”

  君少琅痴恋霍家大小姐霍瑶的事,整个帝都无人不知。

  霍家乃武将世家,霍瑶自小习武,一套枪法让无数高门子弟汗颜,君少琅年少时曾败在她手下,自此倾心,一发不可收拾。

  可那样不寻常的姑娘,注定有不寻常的志向和人生,前不久边关战事告急,霍老将军病重,她竟自请代父出征。

  战场上生死难测,君少琅不放心,遂跪在殿前,求辰帝赐婚,想以太子妃的身份留住她,谁知辰帝非但不允,反而大发雷霆,还勒令他在霍瑶出征前不许踏出宫门半步。辰帝那边行不通,他也只能去劝霍瑶主动放弃。

  梅枝承雪,横斜探头,君少琅没有从正门入府,径直越墙而过。

  薛流光靠着车,仰头出神,足足等了一个时辰,才等到他出来。

  君少琅没想到她竟然还在,不由得一愣。

  薛流光浅浅一笑:“我既带了殿下出宫,自然也要将陛下平安送回去。”

  清澈的眸子映着风雪夜色,静若秋水,仿佛什么事都无法惊扰,才被霍瑶拒绝的君少琅愈发觉得烦躁,一把推开车夫,驱车往另一边疾驰而去。

  车辇停在一家酒馆外,泛黄的灯笼随风摆动,君少琅提起酒壶就开始仰头猛灌。

  薛流光看着他,忍不住暗暗叹了口气,一国储君,天下多少人艳羡,而他却过得这样不快活。

  “霍氏一门军功显赫,手握西北兵权,殿下这样明目张胆求赐婚,陛下自然不会应允。至于霍姑娘,她要保住霍家,此行在所难免,殿下还是看开些为好。”

  君少琅停下动作,盯着她,嘲讽一笑:“你倒是清楚得很。”

  薛流光动了动唇,欲言又止。

  外间风雪飘摇,她就这样,看了他一夜。

  第二章

  相国千金偷带太子出宫,并与其醉酒一夜的流言很快传遍帝都。

  近来朝堂局势微妙,辰帝身体抱恙,有意废太子改立他最宠爱的三皇子平王殿下,平王也在暗中培植自己的势力,太子之位岌岌可危,倘若如日中天的薛家突然倒向太子的话,一切就要另当别论了。薛流光因此被薛连山禁足数日,再出府时,恰好是霍瑶出征之日。

  城头寒风凛冽,英姿飒爽的姑娘坐在马背上,红色披风似烈火灼灼,薛流光掀帘远远看了一眼,眸中闪过一丝歆羡,并未上前。

  侍女清霜不由得疑惑道:“小姐与霍姑娘素无交情,为何一定要来送她?”

  薛流光笑了笑,没有言语。

  许久,军队浩荡而去,一个人影蓦地闯入车内,带着浓烈的血腥味。

  清霜被支下车,君少琅捂着肩头伤口,看向眼前一脸淡定的薛流光,眸色深沉:“你特意在这里等我?”

  薛流光瞥见他衣衫上洇开的血迹,皱了皱眉:“殿下行事也太鲁莽了些。”辰帝三令五申不许他出宫,他却一再犯忌,明知道平王会趁此机会对他下手,也要来送霍瑶一程。

  君少琅一声冷笑,倾身逼近她,挑起眉宇:“你知道什么?你什么也不知道……”他似是有些无力,修长指骨撑在她宽大衣袖上,嗓音喑哑,“无论我怎么做,他都不会喜欢我,既然这样,我又何必顾忌?”

  辰帝不喜欢太子,是因为憎恶皇后,薛流光沉默了一下,道:“陛下再不喜,你也是东宫太子,想办法坐稳这个位子,才有可能拿到你想要的。”

  君少琅微怔,盯着她的眼睛看了一会儿,忽然凑到她耳边,言语间带了几分轻佻:“怎么,你想帮我?”

  薛流光避开他灼热的气息,耳根微微泛红,目光落在先前折的梅花上:“那就要看殿下如何选择了。”

  她取过干净白布,开始替他包扎伤口。鼻间掠过幽幽清香,君少琅看着她如云的乌发,低声问:“你帮我,想得到什么?”

  都是在权力旋涡里挣扎的人,步步为谋事事谨慎,没有人当真心思简单,她屡次三番示好,定然是有所图。

  薛流光低垂着眸,眸中幽深一片,半晌,她抬头,没什么表情道:“我要太子妃的位置。”

  果然是虚假无心之人,连终身都能这样平静地拿来交易,君少琅突然有种撕开她那张脸的冲动,猛地扣住她,嘴角挑起一个冰冷的弧度:“你是不是太高看自己了?”

  薛流光从容一笑:“世上没有白占的便宜,想得到什么,总该先付出些什么。”

  将君少琅送回宫,返回相府,薛流光又挨了训。

  她跪在祖宗牌位前,看向眉头紧皱的父亲,仍旧不肯悔改:“如果一定要扶持一个人,为何不能选他?”

  薛连山怒道:“他一个不受宠的太子,又不思进取,迟早被废,扶持他有什么用?”

  “就是因为不受宠,才好掌控,平王野心太大,父亲难道要冒险将赌注下在他身上?”薛流光抬眼直视前方,神情坚定,“至于不思进取……我既然选了他,就有办法让他振作起来。”

  薛连山思忖片刻,面色有所缓和:“事关薛氏一族的荣辱兴衰,你万不可行差踏错。”

  第三章

  冬去春来,院中杏花开出第一枝时,薛流光收到了东宫邀约赏花的帖子。

  天朗气清,红白相映的花簇重重叠叠,浮云般铺满天际,君少琅接过薛流光斟好的一杯茶,饶有兴味地看着她:“你说过,霍家手握兵权,所以父皇不会让我娶阿瑶,可相国大人权倾朝野,你又怎么说服父皇同意我和你的婚事?”

  薛流光端着青釉茶盏,从容道:“这个殿下无须担心。”

  “你是不是想找人散布流言,逼父皇答应?”君少琅瞥了她一眼,蓦地取过旁边备好的一壶酒,嘴角一勾,“这么麻烦做什么?”

  他仰头灌了两口,猛地倾身,吻住薛流光。

  袍袖拂过案几,茶盏酒壶落地,打碎了平静风光,薛流光始料未及,瞪大眼,好半天才想起挣扎。可她哪里敌得过男子的蛮力,挣扎间衣衫已凌乱不堪,脚步声适时传来,一干前来赏花的王孙贵胄路过,被眼前情景惊到。

  薛流光得到解救,扶住清霜的胳膊,扫了一眼围观的众人,视线最终落在君少琅身上:“殿下好计谋。”

  君少琅看着她通红的脸和眸中掩饰不住的怒意,没来由地觉得畅快:“我还以为,这世上,没什么能让你动怒的。”

  薛流光冷静下来,冷讽道:“殿下既然有这样好的计谋,当初为何不促成与霍姑娘的婚事?”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