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飞魔幻 > 2016飞魔幻 > 正文

[2016年09B]愿卿长乐

来源:互联网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9-03-11

  小塔推荐:

  宫廷之中,蛰伏已久的爱恨,累积后终于得以爆发。阿星的笔触,有一种神奇的魔力——情感一旦经过阿星的笔下,就表现得十分动人。文章中,一个是手握兵权的臣子,一个是并无实权的皇姐,他们的爱情,似乎本能地便带着一丝防备和芥蒂—这使这段感情注定走得步履维艰。好在,故事的最后,阿星给出了他们一个美好结局。

  1

  明夙下嫁那一夜,在后世的史书上是浓墨重彩的一笔。

  她嫁的是秦家次子秦云,先帝离世前令秦相辅政,弟弟萧璟又是年少登基,朝政便皆在秦家把持之中。

  因须为先帝守孝而生生耽误了三年,那时她已十九岁了,孝期一过,秦云便入宫,求娶朝阳长公主。

  说是求,可哪里容她回绝,秦家要娶,她就得嫁。

  许多年后,邺京城的人还能记起朝阳公主下降到秦家那日,那样盛大的仪仗在京中已有几十年未见了。

  当夜秦府的内院里,明夙坐在铺陈奢华的榻边,头上金钗累累,她维持着同一姿势已不知多久,整个背脊都僵了。

  她垂下眼,长长的睫毛在眼下投了两扇阴影,脑中想着不久前,含凉殿的纱帘后,朱红嫁衣上丝绣繁复精致,她看着铜镜里的自己,却没有丝毫待嫁的喜悦。外面珠帘哗啦响起,有宫人的惊呼传来,不等回头,便听见身后熟悉的声音:“阿姐!”

  她那曾经不谙世事的弟弟仿佛一夜之间长大,眉间是晦暗不明的迟疑,犹豫后方坚定地道:“阿姐,你不必如此委屈自己,我会护着你的。”

  她苦笑了起来,到底是少年心性,喜怒皆形于色,可纵为天子,他又哪里能护得了她?不光是这萧家的江山,连他的性命,如今都捏在秦家手里。

  明夙清楚地记得,父皇刚驾崩时日子有多艰难,她害怕他们谋害阿璟,夜里都是守在他的身侧,他常在噩梦中惊起,然后扑到她的怀中大哭。

  那是她唯一的弟弟,为了他她能熬到如今,自然也要为了他,再继续撑下去。

  “阿姐很好,秦云他……”她低声道,“挺好的。”

  “阿姐,不用诓我了,你心里的人明明是……”

  “阿璟!”她出声喝断,顿了一下,声音却徒然软了下去,面上是一种从未流露过的软弱和哀求,“别再提他……”

  2

  夜已过半,可仍不见秦云身影,着实有些异常了。

  就在明夙疑惑之时,外间起了喧哗,门突然被撞开,秦云匆匆进来,竟拿着佩剑,拽着她就往外走。

  “秦云,你放肆!”她一边挣扎一边怒喊。

  他面色沉得可怕,在她后颈上一击,她便颓然倒在他臂弯里。

  明夙醒来时,发觉自己正在疾驰的马车上,手脚皆被绑住,嘴里也被塞了布团。车外寒风呼啸,马蹄声不绝,她听到有声音在车外响起:“少爷,他们追来了。”

  马车骤然停住,她便一下子撞到车壁上,车帘霍地被从外头挥开,秦云进来将她手臂捉住,就那么拖下车去。

  她被狠狠地摔在雪地里,头上的珠钗掉落,长发披散下来,狼狈不堪。秦云却毫不怜惜地将她身子拽起,等她将头抬起时,才发觉他们已被数十个士兵围在中间。

  很显然,秦云这是在逃命。

  马蹄声响在耳侧,不远处无数士兵骑马追至身前,将他们团团围住。夜色昏暗,瞧不甚清,明夙一眼望去,眼前黑压压全是士兵,望不到头。

  她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思索当下的境况,因为秦云已拿着匕首抵在她喉间,风雪大作,周身火把映照,那光亮在雪地上格外刺目。

  身前的士兵突然驱马向两边散开,空出了一条道来,马蹄声渐近,她直直地看着众人身后的远处,那轮廓清晰了起来,一人一骑从如墨的夜色里走来。

  黑色骏马背上,男子披着墨色的大氅,肩上覆雪,执着缰绳骑马上前。而他的声音,似乎比呼啸的风雪还冷。

  “秦云,放开她,我留你全尸。”

  话音落下,他身后的士兵将手里的布袋扔上前,那袋子散开,里头竟是一颗头颅,再一看,赫然就是权倾朝野的秦太师。

  秦云失控,刀在明夙的颈上划出血痕,她却似毫无惧怕,只怔怔地看着马上那个人。

  他眉头微皱,薄唇紧抿,颀长的身影在火光里迷离得如同梦境。

  “萧汝言!”秦云的声音于此刻响起,听闻那个名字,她竟微不可察地一颤,只听得秦云大声喊道,“这些年,你一直在晋阳韬光养晦,是我一时大意,让你闯入了帝京,不过,我却知道你的软肋在哪里,我活不了,也要你–”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手中的刀随之落地。

  明夙转过脸,就看见那令人心悸的一幕,染血的羽箭从秦云脑后将他头颅刺穿,他的面上甚至还保留着最后一刻狰狞的表情,那是言语无法描述的恐怖,让她一下子跌在雪地上。

  那人却下马走近,亲手解下绑着她的绳索,抽出她嘴里的布团,然后拉开大氅,倾身将她裹进怀里。

  风雪皆被他挡住,他的气息一下子盈满她的鼻间,耳边是他放轻放柔的声音。

  “夙夙别怕,是我。”

  3

  明夙回到宫中,一眼便看到焦急等待的萧璟。

  “阿姐,我说过会护着你的,”萧璟欢喜地对她道,“我怎么可能让你嫁给秦云那狗贼!”

  明夙的面上却一点喜色都没有,在昏黄的烛光下竟是惨白一片:“你告诉阿姐,今日的事,是你同他一起谋划的?”

  萧璟自然明白她口中的“他”是何人,于是点了点头:“我与二叔一直在暗中联系,他手下兵将虽不敌秦云掌控的禁军,可今夜秦家必松懈大意,且为方便各国来贺的使臣入京,严闾门阖夜不闭,那里离秦家近,连报信都赶不及,等秦家察觉,早已无力回天了。”

  说完他却发觉她的神色不对,迟疑道:“阿姐……你不高兴么?”

  明夙的脸上浮起一丝笑意,却格外凄凉。

  “不过都是为人鱼肉,谁为刀俎又有何区别……”

  秦家满门被诛,帝京一夜变色。

  明夙知道萧璟天真,他以为萧汝言驱兵千里而来,只是为她们解围。他还不懂萧汝言,可她明白这个人隐忍多年,一路而来谋求的是什么。

  他的可怕,秦云远远不及。

  她还记得初见他的第一眼,那时她大约是十二三岁的年纪。

  那日春光极好,太液池边绿柳垂荫,她在岸边同三姐踢毽子,宫女们围了一圈。她三姐的毽子踢得很好,身姿如舞,她却是争强好胜,只想着要赢。

  眼见落了下风时,便有些急躁,力道一大,那毽子斜飞了出去,围着的宫女散开,她抬眼看过去,目光越过众人,见毽子正躺在一个男子脚边。

  萧汝言那个人,纵然是站在茫茫人海里,只一眼,就能认出来。那种沉敛的神态和目光,像沉静的湖面,像无垠的夜空,像一切深远而不可捉摸的事物……

  他看了看她,弯下腰去拾了毽子,身边自有宫人接了给她拿去。

  她望着他远去的背影,问身后的宫人:“那人是谁?”

  宫人说,那是晋王府的二公子,圣上召其入宫教太子骑射。

  “梁王府世代镇守幽云之地,阖府都在晋阳,父皇怎召了他来教阿璟骑射?”

  “殿下不知,圣上数日前有旨,令掌有兵权的各方王侯都要在京中留子为质。”宫人解释。

  “入京为质,”她淡淡道,“那必是不受晋王喜爱。”

  4

  明夙猜得不错,萧汝言的确不为晋王所喜,只因他乃庶出,生母卑贱。

  大胤的世家讲究长幼嫡庶,留子为质的圣旨一出,晋王便遣了庶子萧汝言入京。

  先帝倒极为欣赏他,因他自幼在军中长成,早已数次出征,勇冠三军,骑射俱是上佳,正好可入宫教导太子。

  阖宫上下,明夙最在意的莫过于阿璟,他最依赖的也是她。可自从萧汝言入宫,阿璟再不去缠她了,每每见他,他都兴奋地说着晋王家二叔是如何厉害。

  她自然不屑,却免不了常与他在东宫相见,他长了她一辈,她理当叫他一声“叔叔”,可论身份尊卑,她却贵于他。

  于是,见时她便只依着他的爵位,唤他“郡王”,他也不恼,只恭恭敬敬行礼称“殿下”。

  记不得有多少次那样错身而过,倒是有一次,她临去时回身,却发现他并未离开,只停在那里偏头看着她,那时她并不懂那样的目光,只是觉得那回身伫望的身影竟有几分落寞。

  变故也是发生在那一年,她同先帝一起出宫行猎,朝中将领谋逆,带兵围山,见人就杀,先帝被近卫护着逃离,她与阿璟因外出狩猎而被留在贼众之中。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