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飞魔幻 > 2016飞魔幻 > 正文

[2016年09A]御妃

来源:互联网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9-03-11

  作者有话说:因为在驻颜师第一篇文章里我就已经交代过,韩柏成名是因为他第一个驻颜的客人后来成为皇上的宠妃,容我很心虚地说一句话,我原本没有打算写这个宠妃的故事,但是后来觉得还是应该有始有终,就先写了宠妃陶岭的故事,写到后来,才发现,其实陶岭是我很爱的一个女主,我也希望看过这篇文章的所有读者都会爱她。

  驻颜之术,起于东方,以驻颜师心血为之,方可容颜艳丽,永葆青春。

  我叫卓赛,是一名驻颜师。准确来说,我是一名从未为人驻过颜的驻颜师,是西冷上一代最有名的驻颜师林冷唯一的入门弟子。而这一代西冷最有名的驻颜师,是韩柏。

  韩柏成名那一年,十五岁。找他驻颜的那位客人,在驻颜之后成为当今圣上的宠妃,韩柏因此名动天下。可是那位客人在驻颜之前是什么身份,却无人知晓。她就好像凭空出现,等人们发现她的时候,她已经是皇上宠妃,独冠后宫。

  我从未见过传言中的那位宠妃,只是,我初入门时,曾听师父偶尔提过,让我要以韩柏为榜样,做一名好的驻颜师。后来,我与韩柏熟识之后,曾央着他给我讲那位宠妃的故事。韩柏偏头看我,淡淡地道:“阿赛,我曾答应过她,她的故事,她因何驻颜,都只能是我和她之间的秘密。”

  韩柏终未告诉我,那位宠妃的故事。

  只是,后来,我无意间在他书房看见他驻颜的案宗。被藏在最角落里的案宗上记录的,就是让韩柏声名鹊起的客人,宠妃陶岭。开篇写道:“辛酉年冬,大雪,景帝贴身侍卫陶岭来访。”促使我看下去的,是韩柏案宗上记录的陶岭之前的身份,景帝贴身侍卫–女子为侍,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历朝历代从未有女子为官为侍的先例。

  【一】

  案卷上记载,陶岭口述,她与景帝相识于少时,而故事缘起于当时还未成为景帝的苏翟救了陶岭一命。

  陶岭家境贫寒,父母又重男轻女,十二岁的时候,父母终于不堪重负将她遗弃。那个时候的陶岭,不知道自己是因为女儿身遭父母遗弃,还是因为贫穷的家境,但是这其中任何一种,她都无法接受。她忽然觉得人世是这样不公,她从来不曾做错过什么,凭什么就要成为父母的弃女?

  大抵就是因为这样的不公,陶岭迫切地想要跟命运抗争。她想,你们嫌弃我是女儿身,那我从今往后就做个男子;你们因为贫穷的家境丢弃我,那我非要王权富贵。

  她觉得,到了那一天,那些所有曾经嫌弃过她的人,大概都会后悔的。

  陶岭听说千喜山上有世外高人,她便不辞辛苦跋涉千里去千喜山拜师学艺。千喜山巍峨险峻,一般人轻易上不去,更别说十二岁的陶岭了。陶岭还未走到半山,就已经耗光了所有的力气,她便趴在石阶上,撑着一口气,一点一点地往上挪。到最后实在爬不动了,她想,不如就这样死去吧。

  就是在那个时候,她一心等死的时候,苏翟出现了。他坐在软轿上,听见外头侍卫的议论声,他用骨节分明的手掀开帘子,就看见了衣不蔽体、瘦骨伶仃的陶岭。他问:“这个人死了吗?”

  侍卫上前去看,陶岭凭着最后一口气,死死抓住侍卫的衣角,就像抓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她嘶哑着嗓子开口:“我要上山,带我上山。”

  大抵是出于怜悯,苏翟竟然真的让人带着陶岭一起上山。

  等陶岭醒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在山顶了。她记不太清是谁带她登顶的,她只依稀记得,那顶软轿,还有软轿里淡淡的香气。

  她跪在大殿前,叩头道:“小人陶岭,求见千喜主人。”一遍一遍,额头都被叩出血来。

  殿前的小童问道:“你来找我们主人干什么?”

  陶岭道:“学艺。”

  小童笑出声来,道:“我们家主人从不收徒弟。”

  陶岭抿着唇,没有说话,依旧跪在那里,以头叩地,在凛冽的风雪中,像极了一株迎风而绽的梅花。

  十六岁的苏翟坐在高楼上,微微偏头就能看见山庄外瘦弱的姑娘。他握着茶杯,许久后才道:“将那小孩带过来。”

  身边的侍卫虽有些奇怪,也只能依言行事。

  陶岭跟在侍卫身后走进苏翟所在的高楼时,又再次闻见了那股淡淡的香气。

  她站在帘外,只能依稀看见坐在案边的少年,她开口道:“我想见这里的主人。”

  苏翟闻言抬眼,声音里带着微微的冷意:“你来千喜山做什么?”

  陶岭道:“他们告诉我,千喜山上住着世外高人,通五行术法,精绝世武功,我想来拜师学艺。”

  苏翟又问:“你年纪这样小,学这些做什么?”

  陶岭想起自己的身世,哽着嗓子道:“我想要无上权势,滔天富贵,我想成为一个有用的人,我不想再被人抛弃。”

  那个时候,她心境坦荡,单纯得紧,对于自己想要的,都愿意将它赤裸裸地表现出来。不管她所追求的,在旁人眼里有多么不堪和丑陋。

  苏翟闻言愣了愣,终于起身掀帘去看她,道:“你回去吧。千喜山上早就没有什么世外高人,你所听见的千喜山的传说,全部都是虚构的,这里没有人能给你富贵与权势。”

  陶岭看着他,许久后才问:“你没有骗我?”

  十六岁的少年缓缓摇头,陶岭眼里的泪落下来,许久后她终于哭出声来。她说:“假的,全部都是假的。”

  然后,她飞快地越过苏翟,竟然纵身从高楼上跳了下去!

  见状,苏翟飞快地跑过去,手指堪堪掠过陶岭破碎的衣角。

  他站在栏杆旁,一脸震惊。那小姑娘看起来不过十一二岁,是什么让她连死都不怕?

  【二】

  所幸那高楼并不太高,陶岭并没有摔死,掉下去之后昏迷不醒。

  她醒来时已是第三日,抬眼就能看见床帐的蔷薇花,过了一会儿忽然嚎啕大哭。

  苏翟闻讯赶来的时候,陶岭哭得正伤心。他站在床头,问:“你哭什么?”

  陶岭心里难过,说话便就没什么好气:“活着那么难,为什么连死也这么难?”她偏头看他,眼神哀戚,完全不像一个十一二岁的姑娘,“你为什么救我?”

  苏翟看着她的眼神,愣了许久才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姑娘面如死灰地答:“陶岭,我叫陶岭。”

  苏翟没有说话,离开的时候,在门口驻足,回头道:“你曾说你想要权势富贵?那就跟着我,我给你想要的一切,如何?”

  陶岭微微蹙眉,问:“什么?”

  苏翟道:“我带你进宫。只不过宫中险恶,那里有太多想要地位权势的人,你若是不好好做人,很有可能随时都会死去。”他顿了顿,问,“我想,你那天连死都不怕,应该也不会放弃这样一个拼搏的机会,是不是?”

  陶岭愣了许久才从床上坐起来,颤抖着嗓子问:“你是说真的?”

  苏翟没有回答她,只是淡淡地开口:“我不喜欢在身边带个姑娘,以后你都着男装吧。”说着便缓步离去。

  那一天,陶岭看着苏翟离开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竟然真的从他同样单薄的背影上看见了希望。那时候她甚至都不知道苏翟到底是谁,他为什么能带她进宫?但她就那样相信了他,她想,大抵是因为她太绝望了吧。

  那个冬天过完之后,苏翟带着陶岭下山,回到京都。那时,陶岭方才知道,苏翟其实是华帝第六子。

  苏翟在马车上看着一身男装打扮的陶岭,道:“如果有人发现你的真实身份,你知道该怎么办吗?”

  陶岭摇头,苏翟慢慢地道:“要么他死,要么你死。”

  看着苏翟眼里的冷意,陶岭忽然开始意识到,她即将要去的地方,或许有金碧辉煌的殿堂,但同时也是杀戮丛生的修罗场。

  而且,她隐隐觉得,她的一生将会结束在这个地方。

  【三】

  陶岭进宫之后,因为六皇子身边突然多出个小侍卫,难免引来猜忌,所以时常有人私下询问她与六皇子的关系,陶岭只是道,他是六殿下救回来的孤儿,无家可归,六殿下心好才带她进宫的。

  陶岭好学,她知道宫里的侍卫都会功夫,便也想跟着苏翟练功。她跟苏翟说:“作为殿下的侍卫,陶岭就应当能有保护殿下的本事,在殿下遇到危险的时候,陶岭也能挡上一挡。”

  苏翟当时正在案边看书,闻言抬眼看了看她,眼里有莫名的情绪,许久后才道:“这样也好,明日你就陪我练功吧。”

  其实那个时候,他们各有各的算计。陶岭知道她要想留在苏翟身边,只有成为对苏翟有用的人。她想,不光是苏翟身边,宫里也是不会留下什么都不会的人的。而苏翟想的,亦不过是要将陶岭培养成一个可以随时为自己去死的人。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