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飞魔幻 > 2016飞魔幻 > 正文

[2016年08B]洛城樱花正当时

来源:互联网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9-03-07

  作者有话说:

  这篇文是我某天突发奇想写出来的——如果世界上只剩下一颗解药,而且早已经没有了,怎么办?那只好穿越了。对了,上次早起的事——为了把被打肿的脸变得美丽一些,听闻小米手环可以震到你清醒为止,我终于忍不住入手了一个。然而,第一天尝试的时候,果真酸爽啊!闹钟响起,我摁掉之后迷迷糊糊又睡着,然后手环又开始猛烈地震。我相信,有了这个神器后,我一定能早起看书码字的!(这真的不是广告……)

  楔子

  洛城每年这个时候便雪意垂垂、黑云压城。

  幽幽暗香透窗飘进来,晃动的烛火下,洛元朗蓦然睁开双眼。

  他眼眸深邃,恍若深不见底的幽潭,目光落在面前姜大夫手上那枚银针上,余光看到不远处的案几上摆着一碗冒着热气的药。

  不久前,他中了唐门的埋伏,身中剧毒。姜大夫此次是来为他祛毒的,他这猛地一睁眼,浑身上下都有种说不出的深沉,竟像是突然变了个人一般,倒让姜大夫的手微微一抖。

  他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姜大夫整个人都僵住了。

  “不必用娑罗花。”洛元朗指着案几上那碗用娑罗花熬成的药,微闭双眼,慢慢道,“将那碗娑罗花凝成一粒丹药给我封存起来。”

  传说,娑罗花是很久以前巫族留下的可救人于生死一线的奇珍,千年前有七朵流落人间,至今,世上仅存一株。天下第一城洛城的城主也是折了数十名杀手才得到这样用来救命的一株,如今到底为什么不肯用?

  “城主!”姜大夫僵了良久,脸色惨白,“你身上的毒用别的法子不是不能解,只是,若不用娑罗花入药,毒素无法全部除去,城主只怕……”

  “只怕什么?”他不咸不淡地问道,目光却有一丝缥缈。

  “只怕会双目失明……”姜大夫担不起也不愿担这样的责任。

  洛元朗却微微一笑,忽略了姜大夫声音里的惶恐和惊骇,淡淡道,“只是会瞎而已,你紧张什么?”他顿了一下,又道,“对外就说我已经用掉了娑罗花,所以才捡回一条命–这世上再也没有娑罗花了。”

  姜大夫愣住了–到底出了什么事,居然让他宁愿瞎都不肯用这株娑罗花?

  他站起身,慢慢地推开窗户,望着窗外纷飞的雪花,许久后,道:“可惜,这番美景,我再也看不到了。”

  1

  洛元朗在洛城三月樱花最美的时候乘轿来到城外的长亭中。他自从双目失明之后便深居简出,将洛城的大多事情都交给了弟弟洛元异打理,只过问一些重要的事情,从没有什么踏青游水的心思,所以墨书十分奇怪。

  “城主今天怎么会想出来踏青?”

  洛元朗虽泰然自若地坐在长亭中慢慢地饮茶,墨书却能感觉到他内心的轻微不安和焦躁。沉默片刻后,他说:“我在等一个不能错过的人。”

  忽然,河堤一旁传来咒骂的声音,洛元朗骤然起身,不小心将石桌上的茶杯摔了一地。他焦急道:“快扶我过去。”

  墨书从未见过他如此失神的模样,连忙伸手去扶他,他却已经不小心摔倒在地,碎片恰好割破他的手掌和膝盖,衣襟下摆也渗出血来。

  “求求好心人救救我娘,我愿意做牛做马……”

  洛元朗听到那个朝思暮想的声音,几乎是撕心裂肺般的痛。他在墨书的搀扶下越过人群来到她身旁,一把握住她的手,仿佛她是他失而复得的珍宝。

  –幸好,我找到你了。

  洛樱抬首望去,那人一身襦衫,风姿绰约,眼睛虽盯着她,眼神却没有任何焦距。他声音温和,仿佛能融化冬天的寒冰:“跟我走,我会救你娘。”

  洛樱在那一瞬间感觉到巨大的安心,直觉这个人将会一辈子照顾她。

  他寻来极好的大夫保住了她娘的性命,她甘愿留下来照顾他的饮食起居。

  2

  人人都知道洛元朗喜欢上了一个新买来的小姑娘,叫洛樱。

  洛樱是府内唯一可以自由出入洛元朗房间的人。她与他相处时间不长,但她总觉得他对自己十分宠溺。府内人皆知,只要她在一旁,洛元朗便不会随意发脾气,于是,下人挑事情汇报时,常常拉着她一起。

  她几乎朝夕与他在一起,晨起替他束发,夜间服侍他安寝。

  她最喜欢替他梳头,他一头乌黑的长发直直地垂下去,她慢慢地梳着,仿佛能这样一直梳到白头。

  她想,她心底也是极其喜欢他的,所以,她愿意跟他一直到白头。

  而他最喜欢替她描眉。洛樱自己也觉得奇怪,他明明无法看见,却总是能画出适合她的眉型。他慢慢地抚上她的眉梢,轻声喊她,好像总也喊不够似的:“樱樱。”

  这时,她都会轻轻答应一声,再任由他将自己抱在怀里。

  她常常想:洛元朗虽双目失明,却拥有如此天人之姿,若他的眼睛可以看见,那该是怎样完美的一个人!

  这是她一直的遗憾,于是,有一天在替他绾好发髻后,她问:“城主,你的眼睛真的没有法子吗?如果可以,我愿意把自己的眼睛换给你。”

  她稚嫩的话语让他一怔,随即,他心头一暖,将她搂在怀里,低声道:“你有这份心就够了。一双眼睛而已,我看不到,难道还听不到、感受不到吗?”

  “可是–”她仍是纠结,“你若能看到,就可以陪我看夏天的雨、冬天的雪,还可以陪我放风筝。”她语气里有一丝难过,“真的没有法子吗?”

  其实,她曾蒙住过自己的双眼体会他的生活,所以才更加心疼他。因为她日夜陪伴在他身旁,所以她才更加知道他的不便。而最重要的一句话她没敢说出口,那便是,她希望他能看看她的模样。

  他淡淡地询问道:“想去放风筝了?”

  洛樱不料他会突然问这个,只好说:“有点。”

  他终于沉默下去。洛樱见过他同旁人发脾气时的凌厉模样,也知道沉默便是他发脾气的征兆。她忽然莫名紧张起来,却听到他温和地说:“整日闷在府中的确有些无聊,明日让元异陪你去城郊放风筝吧。”他又道,“每日让你这样陪着我,委屈你了。”

  “不是的!”她急忙开口,“我原意陪在你身边,我……”

  “我知道。”他打断她,笑容温和,“偶尔也该出去散一散心。”

  秋高气爽,正是放风筝的好时节。洛元朗悄悄跟随他们二人来到城外不起眼的地方,坐在轿内听着外面的嬉笑声,缓缓问,“她开心吗?”

  墨书不知该如何回答,便听到他喃喃道:“她自然是开心的。她最喜欢放风筝了。可惜我不能陪她了。”

  洛樱回来时玩得满头大汗。她与洛元异年岁相仿,二人到底不过都是十四岁的孩子,经过这件事就彻底熟悉起来,还约了以后再去。只是,她在看到门厅里洛元朗的身影时,竟有一丝难过,当下便把所有的事情抛在脑后跑了过去。

  洛元朗含笑摸到她额头的汗水,嗔道:“出了这么多汗,都蹭到我身上了!”

  3

  放完风筝那天夜里,她服侍完洛元朗,回到自己房内刚刚躺下,便听到声响,接着便迎来一个温暖的怀抱。

  她熟悉洛元朗身上的气息,于是,在当时那样的情况下,她的第一反应竟是下意识地推开他。

  她并不是不想成为他的女人,只是觉得不该以这样的形式,不该这样地随意。

  他声音嘶哑:“你不愿意?”

  “我……不是……”

  “好了。”他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是我吓着你了。”

  他慢慢地俯身抱住她:“我可以等。我已然等了这样久。”

  洛元朗是真的对她好,好到所有人都以为他喜欢她,连她自己都这样以为。所以,她从来不曾想,这样的好一旦被收回,她是否能承受。

  他对她的态度,是从某日有神秘来客到访后突然发生改变的。

  那时,他几乎做所有的事都不会避着她,她也已将他当成自己生命中的一部分,唯独那日他却特意避开了她。

  她悄悄躲起来暗暗观察。他们在书房里谈话,守卫森严,最后,她只看到他将一个身穿黑色斗篷的女子从后门送出去。

  第二日,他便开始慢慢地疏远她,与此同时,洛元异来找她的次数却越来越多。

  府内渐渐生出她与二少爷的流言蜚语,他从不询问,所以,她也无法主动开口解释。

  她想,等时间再长一点,他自然会明白她的真心,却没想到,她已经永远失去了那个机会。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