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飞魔幻 > 2016飞魔幻 > 正文

[2016年03A]凤楼花陌

来源:互联网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8-11-28

  作者有话说:本来想写人性的黑暗面,却在最终落笔时才感知,原来每个人心中的光亮无法磨灭,所有的初心难以相忘,所有的本真不可磨灭。就像花陌哪怕这样逃脱,却也会因女主的善唤醒前尘过往,继续坚持;就像没有名字的女主哪怕差点放弃,却也在最后说了那句算了。

  元德元年初,陈国突袭华州,取青帝城,青帝城满城造屠。

  元德元年正月,楚都下了大雪,凤楼关上大门,楼内人自行设宴,款待楼中之人。一位身形纤长、面戴黄金面具的玄衣人驾汗血宝马而来,匆匆停在凤楼门前,惊扰了一地白雪。

  有人给他开了门,他匆匆进入门内,风雪夹杂而入,所有人注视着他,有人皱着眉,不敢相信地问了句:“镇安王爷?”

  他慢慢取下面具,白净的脸上布满泪水。沈夜抬眼看他,许久后,终于叫出他的名字:“花陌。”

  “主子,”花陌猛地跪在了地上,紧紧捏住黄金面具,在地上如同孩子一般,颤抖着蜷缩起了身子。

  “让我成为镇安王吧。”他匍匐着身子,仿佛许下什么誓言,眼前浮现的,却是那个少女苍白的面容,站在临河边上,眺望河岸茫茫芦苇,声音空茫。

  她说:“花陌,我可以死,镇安王不能。如果我死了……”

  她的声音仿佛是控制了他的身体,一字一句说出来:“请让我成为镇安王,让我以身护卫大楚,以魂固守山河。”

  【1】

  花陌进凤楼的时候是天庆十五年,之前他辗转于各大小倌馆,以美艳著称,沈夜听说之后,便重金将他买回了凤楼,那一年他二十岁,力压众人,成为当年大楚花魁,并连任两届。

  大楚花魁,向来没有连任两届的,可他却做到了。因着如此,当凤楼往魏楚安身边送人当镇安王的侍君时,首先便想到了他。从未有一个女人拒绝过他的美貌,他们以为,驻守边关二十三载的魏楚安,也应如此。

  然而花陌却清楚地记得,当他千里奔赴青帝城,梳洗装扮后,第一次见到魏楚安的景象。

  空旷的大殿,女子跪坐于高台上,身着黑色广袖玄服,面戴黄金面具,身后放了一排兵器,合着黑白相间的大理石地板,沁出森森凉意。然后她看着他华丽的衣衫,直言:“边境风沙甚大,你的衣服,不太好洗。”

  于是从初见开始,他便知道,魏楚安不会因他的容貌对他格外宽厚。当天晚上,他便开始给沈夜写信,要求换人来做这个任务。

  他的想法很简单,他不过就是个汲汲营生的小人,如果不是因为这是任务,他绝不会来受这份苦。她不喜欢他最好,忍一忍这些时日,他便回凤楼去。

  然而在魏楚安手里的生活比他想的还要艰难,他睡下第二日,魏楚安便派人来召,他本以为对方是让他过去接受恩宠,结果却被仆人一路带到了兵营。

  清晨阳光刚刚洒满校场,魏楚安独身立于高台之上,玄衣银剑,黄金面具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然后她转过头来看他,朗声道:“既然来了边疆,身为大楚儿郎,自当为国效力。自今日起,你便跟随在我身边行军吧。”

  说着,她走到他面前,将腰上的剑放进了他手里。

  花陌捧着剑,吓得当即跪在了地上。他心里想,送给沈夜的信,到底什么时候才到?

  【2】

  从那之后,魏楚安一直将他带在身边,她教他习武,教他兵法。他天资聪颖,但却吃不得苦,常常一点劳累,就要埋怨半天,然而他只要一开口,魏楚安便用鞭子抽他。他被抽得嗷嗷叫,魏楚安便道:“叫什么叫!这里哪一个人,吃的苦不比你多?”

  日子一日一日过,他知道自己的叫嚷没用,后来也就没有再叫唤,老老实实跟在魏楚安身边,认认真真习武学习。唯一能聊以自慰的,便是夜间,他一个人在自己的房间里,学着她的声音,和自己对话。

  他想着自己威风凛凛地骂她,再学着她的声音姿态小心翼翼地赔罪。他过往在凤楼里,原就跟着师父学过口技,一人一尺板,便可模拟芸芸众生,刻意学了她的声音,简直像得不能再像。他原以为没人知道,然而不久后,魏楚安就将他提了过来,笑着道:“听府里的人说,我夜夜偷偷跑到你的房里去给你赔礼道歉,看着对你很是凶狠,实则是个怕夫的软耳朵,你要不要解释一下?”

  他吓得冷汗涔涔,她摸了摸下巴,饶有兴致道:“我昨夜在梁上听了一晚,花陌,你这个人,还挺有意思的。不过,保家卫国本是每个人的责任,你为什么就这么不愿意呢?”

  听到这话,花陌抬起头来,他头一次露出那样的神色,坚毅而冰冷。

  他说:“我为他人,何人为我?”

  “如果人人都是你这样的想法,”魏楚安叹息出声,“山河何在,家土何在?”

  【3】

  从那以后,魏楚安不但开始教他习武看书,还时不时带他出去走走。青帝城繁荣多年,几乎是夜不闭户,路不拾遗,有外界小贼偷了城里人钱包,士兵抓住,也会以礼相待,询问事情缘由。

  魏楚安常常和他说世间之人的善,花陌虽然不说话,但很是不耐烦。然而久了,他有时候也会忍不住听她在说什么,顺着她的指尖看过去,看那阳光下每个人与人之间的爱与善。

  然后他开始忍不住做梦,梦里是寒冬腊月,士兵从村口驾马急冲入村里,敲响了他家大门,那一年风雪那么大,他父亲立刻起身,披着风衣开了门,他在屋里半醒半睡,紧接着便听到了门外父亲号啕之声。

  有时候又是他站在城墙之上,她母亲战马银装,手持长剑,在战场上回过头来,笑着看他,然后驾马疾驰而来,跑到城墙上抱起他说:“陌儿,你看,这是我大楚山河。日后你会继承我的位置,和母亲一样,保家卫国。”

  有了梦境,魏楚安每日打他、骂他,也就没了什么,痛楚时时刻刻啃噬着他的内心,他不由得希望沈夜的书信快点来,让他从这个地狱出去。

  然而沈夜书信未到,魏楚安便带他出城剿匪。一伙奸诈无比的土匪,抢了十几个男人,据险而守,魏楚安担心山上人的安危,便打算强攻,花陌却突然出声:“山背后是个悬崖,我可以带人爬上去,你我夹击。”

  魏楚安微微一愣,然后便看见她一直以为只会哭哭啼啼的男人抬起头看她,目光坦然从容。她准了他,他便带着人驾马前去,临行前魏楚安突然叫住他。

  “胜败不重要,”她说,“你活着最要紧。”

  花陌一时不知说些什么,只能僵硬着声音,回答了一句:“哦。”

  【4】

  他带着人上了山,山上乱了起来,魏楚安便立刻冲了上去。等冲上去之后,她便看见花陌手持长剑,站在山寨门口,手里提着一个女人的头颅。

  他身上全是伤,却那么坚毅地站着,在她伸手接过他的瞬间,他宛若一座大山一般,轰然坍塌。

  等花陌醒来后,他已经回到了青帝城,魏楚安睡在他旁边,似乎已经是待了好多天。他睁开眼没多久,魏楚安便霍然惊醒,然后她看着他,呆呆的模样,竟有些可爱。

  许久后,她慢慢开口:“沈夜给了我写信……他说要将你带回去,你……”她小心翼翼抬头,“你愿意留下来的吧?”

  花陌没说话,魏楚安便小心翼翼伸出手,握住了他的手:“我看出来了,你有些武功底子,也懂兵法,你虽然总是说着不在意,但其实你一直是个好人。我以后不打骂你了,你留下来,以后就可以上战场,保家卫国……”

  “不知王爷可记得,当年您身边有一位先锋,花长安,”说着,他抬起头来,看着满脸震惊的魏楚安,慢慢道,“她自十三岁开始追随你,出生入死,于天庆八年临河一役战死。

  “她便是我的母亲,和您一样,天天想着保家卫国。那时我与父亲住在不远处的村子里,她却能三过家门而不入,她和我在一起的时间很少,十三岁的时候,她替我报了名入伍,说没多久,我就可以上战场和她一起并肩作战。然而紧接着,姜国举兵来犯,她死于临河。

  “她死之后,我没能入伍,就陪着父亲。所有人都知道我母亲身亡,于是各家各户,总想在我们家占点便宜,没有女人撑腰的家里,谁都能欺负。

  “天庆九年,有劫匪入村,父亲带我躲入了地牢。我听着外面邻居稚子的哭喊,不顾父亲劝阻冲了出去,出去之后,我才发现,劫匪不过几十人,村民数百,却都为了保着自己的性命,无一抵抗。我一个人与劫匪拼死缠斗,父亲冲出来救我,皆被劫匪俘获。而我要去救的邻居,那些村民,却都默不作声。

  “而后劫匪将我们带走,父亲被凌辱至死,而我在数月之后,从山后悬崖攀爬着逃回村里,村民担心我报复,在我饭中下药,将我远卖至窑馆。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