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飞魔幻 > 2012飞魔幻 > 正文

羽.青琉璃珠

来源:未知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8-01-11

  序章红·嫁衣

  我和白璃出嫁的那一天,正逢百年一遇的双月映空,两个巨大的月轮遥遥相对,清晖洒满合虚山,满目青翠如披轻纱,似梦似幻。

  同样的吉时,却是不一样的方向。

  我往北,带着爹爹的坐骑玄豹,穿过荒瘠的沙漠,嫁入司幽城。听说那里有瞬间可以冻结血液的螟蛉花,还有比螟蛉花更冷的城主大人。

  而师妹白璃则嫁给大师兄夙清,留在合虚山。待夙清一年后师满,便会带着她回到羽国都城扶摇,正式成为羽国七世子妃。

  作为合虚山所有姑娘暗恋的对象,以及所有小伙子嫉妒的对象,夙清的婚事可谓万众瞩目。因此那天婚事宣布的时候,很多人对我投来同情的目光。他们不理解,作为合虚山主人东极神君的女儿,那个整天缠着夙清形影不离的南溪,为什么没有近水楼台先得月?

  其实,这件事我也不甚理解。

  我只知道,当我痛哭流涕地跪在爹爹面前,说我非夙清不嫁的时候,爹爹却叹了口气,说道这门婚事是夙清亲口提的。既然他喜欢的人是白璃,就算是师父,也不好再强求。

  知道真相之后,我大受打击,终日郁郁。

  爹爹为了安慰我,又另替我寻了一门亲事。他拍着我的肩膀说,南南呀,司幽城虽然远了点,但司幽王可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据说他不光是四海八荒难得的美男子,宫殿里还遍布着黄金宝石,连浇花的水瓢都是金的。

  我却更郁闷了。

  爹爹真傻,司幽王不是夙清,金子也不是夙清,我要来何用?

  临走之前,我忍不住回头,却正看到那个修长清逸的影子从合虚宫的最高处跃起,洁白巨大的羽翼镀着银子般的月光。他怀里的白璃笑声如银铃一般,刺痛了我的心脏。

  我记得他曾经说过,有朝一日会带着心爱的人御风飞翔,看遍河山。说这句话的时候,那双浅灰色的眼睛温柔专注地看着我,四野寂静,我的心跳如鼓,

  可最后,我终归是曲解了他的眼神。那个人,原来并不是我!

  我抬起手擦眼泪,玄豹不耐烦地瞪了我一眼,撒开四蹄,刷地跃上了半空。这一路往北,不知何时是归期。

  (一)白·少衍

  十天之后,我看到了那座黑色巨石砌成的都城。

  司幽王辛少衍亲自出城迎接我,他是一个有着奇异的银色长发和琥珀色眼睛的男子,如传闻一般容颜俊美,却如冰雪雕刻一般,冷过悬崖边的螟蛉花。

  我唤他君上,他淡淡地问:“南溪,你可知东极神君为何会将你嫁给我?”

  我愣愣地望着他:“因为他缺钱?”

  除了这个,我实在想不出更好的理由。

  他听了之后弯起嘴角,我顿时有点犯傻,原来这位冷若冰霜的城主大人,也是会笑的,笑得还那样……倾倒众生。

  只是他依旧没有告诉我,为什么要娶我。

  婚礼定于三月之后,在那之前我独自住在重华宫里。这地方虽然不像爹爹说的那样遍地黄金,但也足够奢华。我亲眼看到辛少衍巡视都城时坐着十只玄乌拉着的赤金辇——要知道四大玄兽可是难得的神物,爹爹穷尽心力也不过得到了一只玄豹,辛少衍却有整整十只,还只是用来拉车的!

  除了有钱,辛少衍还挺慷慨。我每天都会收到他送的礼物,那些衣服首饰,每一件都足够合虚山的弟子们开销一年。没事可干的时候,我就望着那堆金光灿灿的宝贝发呆。爹爹,你许我的幸福就是这样的吧?没有很多很多的爱,至少我还有很多很多的钱。

  作为一城之主,辛少衍很忙,可我却总能看到他。

  有时是飘着雪花的清晨,等我被侍女从被窝硬生生挖出来,哆嗦着开门,他却只是从赤金辇里探出头来,淡淡地说一声“早上好”,气得我想破口大骂的时候,十只玄鸟已经呼啦一声不见踪影。

  有时是深夜,我莫名惊醒,睁开眼却看到他半躺在床边的摇椅上,即使隔着一层纱帐,仍能看到他一眨不眨地盯着我。只是早上醒来,屋里却总是空无一人,害得我以为自己神经衰弱。

  偶尔他也会过来陪我吃饭,但是话很少,无非问我想要什么,还缺什么,天冷不要随意走动……其实我很想告诉他,我什么也不想要,只想回家。合虚山有爹爹,有吵吵闹闹的师兄们,还有……夙清。

  可是这些话,又怎么能告诉他呢?

  爹爹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既然嫁了辛少衍,以后司幽城就是我的家,再冷,再远,都要习惯。

  等我好不容易习惯了司幽城的天气,某一天,辛少衍突然说要带我去一个地方。

  没有赤金辇,没有玄鸟,他就这么牵着我的手,来到一处山谷。

  前些天刚下了雪,一路银装素裹,可踏进山谷的第一步,大片浓烈的红却在~刹那撞入眼帘,几乎灼伤我的眼睛。

  那是满谷盛开的梅花。

  我想起了遥远的合虚山,山后也有一片梅林,每到冬天我就拉着夙清一起折梅赏雪,彼时彼处,谁都知道我醉翁之意不在酒,谁都看得出我的欢喜。

  而此时此地,陪我看花的,却已换了别人。

  我忍不住走近,却忘了北方的雪何止及膝,顿时一个趔趄往前扑倒,忍不住大叫起来。

  下一刻,身体突然一轻,一双手环上腰间,将我轻轻地提起,背靠进一个散发着冷梅清香的怀抱。

  我抬起头,辛少衍正俯视着我,琥珀色的瞳孔里星星点点,倒映着细碎的雪光,银白长发披在身后,衬着黑色狐裘和浓艳红梅,有种让人窒息的美。

  我脑子一热,叹道:“君上你好美啊!”

  他愣了愣,转开头,低低说道:“抓紧我。”

  我没看错吧?那一瞬掠过眼中的,可是一抹羞涩的笑意?

  尚未回过神,身子便倏然间腾空,我急忙搂住他的脖子,眼看千万株红梅掠过眼前,柔软的银发拂过眼睑

  回望来时的路,白皑皑的雪地,竟然一个脚印也没有。

  轻盈,却稳定。

  我盯着他的紧抿的嘴角,突然问,觉得有点温暖。

  也许这样也不错,爹爹。

  虽然我喜欢夙清,可我终究有一天会忘了他的,终究有一天,我的心,会属于别人。

  (二)青·家书

  当司幽城进入一年中最冷的季节,我已在重华宫里越过越惬意,连带着玄豹也越来越懒,迅速胖了起来。

  我每天最常做的事情,就是研究怎样用北地的食材做成南方口味的菜肴,这样成婚以后,辛少衍跟我回娘家就不至于水土不服。有时候我也会去院子里弹琴,因为他送我一本叫做《落羽徽音》的谱子,并答应只要把曲子练成,就带我一起回合虚山看爹爹。

  我已经,不太会想起那夜月下展翅飞翔的身影和白璃的笑声了。

  天命如此,不是我的,终究不是我的。

  直到那一天,千里鸟送来了合虚山的家书。

  我再也想不到,这封加急书信,竟是白璃写来的。

  才看了一半,我就把一口汤呛在了喉咙里,指着玄豹直喘气,吓得它一口咬住我的领子把我甩到背上,飞奔至辛少衍的朝华宫。

  辛少衍刚从赤金辇上下来,我一头撞进他的怀里,结结巴巴的,连尊称都免了:“辛……辛少衍,我要回娘家!”

  他皱起好看的眉头,把我扶正:“怎么?”

  我扬了扬手中的信:“我师妹传信来,合虚山出事了!大批魔道中人想要夺取东极神君的法宝纯青琉璃珠,爹爹失踪,十大长老都受了伤,山上一团乱我必须回去!”

  辛少衍静静地听我说完,开口道:“不行。”

  我一愣:“你说什么?“

  “我说不行,你不能回去。”他一把夺过我手里的信纸,只瞥了一眼,手指微动,薄薄的信纸顿时化作碎片。

  我顿时怒了:“那是我的家人,你……你凭什么说不行?我还没嫁给你呢,我的事你管不着!”

  他薄唇紧抿:“就算合虚山烧成了白地,没有我的允许,你也不能走!”

  我又是生气又是委屈,转身就走,不料却被他一把握住手臂从玄豹背上扯落下来,用力地箍在怀中。

  他的力气真大,疼得我眼角都沁出了泪花。

  “把王妃带回重华宫,设九重结界。谁也不能放她走,违者重罚!”

  他面无表情地说完这句话,头也不回地离开。

  认识至今,我从来没有见过他这副模样,那双原本就冷淡的琥珀色眼睛布满了冰霜。

  原来,这才是真正的辛少衍——传说中比螟蛉花更冷的城主大人!

  我徒劳地挣扎着,想起这段日子里的平和安稳,想起自己为之怦然的心跳,顿时觉得受到了莫大的欺骗伤心欲绝,嘶声道:“辛少衍,你这个王八蛋I我不要嫁给你了,放我回家!”

上一篇:西窗剪烛
下一篇:不负天下宁负卿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