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飞魔幻 > 2012飞魔幻 > 正文

白头约

来源:未知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8-05-14

  【一】

  没料到,竟还有人惦记她这个无宠的贵人。

  几个手脚麻利的太监送入许多东西,领头太监谄笑着朝她行了礼,才道:“这些都是丽妃娘娘赐下来的。”盒盘之内尽是华光异彩的锦缎,熠熠生光的钗环。这其中许多贵重事物,她都还是头一遭见到。可她却抬手翻覆——

  叮呤当啷,洒了一地。

  “熙宁用不起这样的好东西。”

  “是用不起,还是不敢用?”院外却忽而传来一阵冷笑,明艳耀目的女子一步步走至她面前来,“熙宁妹妹,许久不见了。”熙宁盯着面前这脂粉气极重的精致面孔,一时之间竟有些不敢认。是三年前与她一同入宫的夜樱,不,这是随侍与帝王身侧的第一宠妃。丽妃还在笑,说的话轻飘飘地钻入她的耳朵,刺入她的心底:“本宫就是见不得你这副畏畏缩缩,好像全天下都欠了你的样子。”

  “本宫知道,你喜欢皇上。”

  “可惜,你巴巴地苦等,还是连一句话都不敢同他讲。”

  当年的夜樱也是如此对她说的,只是语气真诚,毫无今日之嘲讽。那时她们还是应诏入选的秀女,更是亲密无间的好姐妹。熙宁先遇了初登基不久的新皇洛安衍,他朝她笑,骗她自己不过是个闲散王爷,故意捉弄她,害她差点掉进荷花塘里,却又伸手一把抓住她的手腕。

  那日春光明媚,清风醉人,乱花迷人眼,搅了心神。

  熙宁后来才知洛安衍就是皇上,可她生性胆怯懦弱,夜樱教她守在御花园的假山之后,让她在大选之前私下再见洛安衍一面。

  当时她浑身都在发抖,眼看着洛安衍一步步走来,她却连一步也迈不开。

  “你喜欢皇上就要去告诉他呀!”夜樱的神情比她还要急,“你不去我替你去!”熙宁大窘,死死地拉住夜樱的衣袖:“不要去……我……求你了……”

  “嘁,怕什么!你在这里将风筝高高地放起来,我去将皇上引来……”

  熙宁只觉得眼前飘过一抹绯色的衣摆,鼻尖嗅到一丝淡淡甜甜的香味。奇怪的是,那竟是她对那一天最清晰的记忆。

  三日后的大选,夜樱是所有秀女之中第一个得封的贵人。

  隔日熙宁接到宣旨,说她身患隐疾,为安心养病,赐住新殿碧竹轩。碧竹轩凄冷孤清,离洛安衍正殿最远。熙宁眼尖,瞧见来宣旨的太监之中,有个眼熟的,像是在夜樱身边伺候的黄公公。

  她以为她已经死了心,绝了情。

  可这个昔日的好姐妹却在此刻出现,说这些冷嘲热讽的话,偏偏在她心中激起了一丝波澜,令她又忆起多年前那细碎却迷人的阳光。

  “熙宁卑贱,不值得娘娘这样花费心思,还请娘娘高抬贵手……”她终是垂了首,若是不能站在她最想去的地方,那只好卑微祈求,以度余生。

  “你心里真是这样想的?”夜樱嫣红的唇轻抿,绽开一个笑来,“这可是你最后的机会……”

  “让他……看见你……”

  “你敢不敢?”

  【二】

  熙宁眉目素淡,的确不适宜穿红,索性只描了个浅妆,穿了浅碧的衫裙,墨色长发只用水青色的发带束了,就去了御花园。正是初夏,微暑,一园的花开得浓艳非常。洛安衍散朝之后与嫔妃们正在花园之中。

  他身着玄青色常服,身后跟着数众嫔妃。冷清的眉目凛凛看来,竟看得熙宁心中一惊。但那清隽的面容,单薄的嘴唇还是记忆中的样子,她这才敢确定,眼前这个看起来极为生冷的男人就是洛安衍。她还未来得及反应,一旁早有妃嫔惊叫:“这是哪里来凑热闹的宫娥!如此大胆,见了主子们也不下跪!”

  “她可不是宫娥……”一旁有熟悉的声音打断,却见夜樱一张似笑非笑的脸:“这位便是太后寿宴上一舞得封的宁贵人。”却见他眼中茫茫然似是毫无焦点,好像在看着她,又好像什么都没有看。

  “那便为朕跳一曲。”

  早有宫人备下了古琴长笛,一曲悠远缠绵的曲子缓缓而出,熙宁飞抛广袖,轻盈一跃便上了高台。才回眸却对上的是夜樱眼中一抹狡黠的笑意。她心中暗道不妙,只听得乐曲之中夹杂了轻轻一声骨碌,踏出的一步已然收不回来,熙宁只觉得脚下踩中了什么东西,再也站立不稳,整个人都要朝亭外之水扑倒下去。

  席间隐约有女子嗤笑之声。

  可预料之中的惨状却并未发生。熙宁眼前一晃,只觉得手腕被一股温柔的力道包裹住,原本要摔出去的身体亦被拉了回来,淡淡龙涎香的气味充盈在她鼻尖,她全身都依附在一具温暖宽厚的怀抱之中,她梦想了许久的气息正牢牢地笼罩着她。

  “原来是你。”没头没尾的一句。

  却是熙宁听懂了的一句。她知道,洛安衍记起了她,当初相遇在荷花池边,他曾假借亲王身份调戏她的那一段,他定然是记起了。

  可她还未答话,就见夜樱已施施然从座上起身,几步走上来从地上捡起了一枚枣核。

  “让妹妹受惊,是姐姐的一时糊涂,不小心将这枣核掉落在地,差点害了熙宁妹妹。”夜樱眼神澄澈,真诚不似作伪,嫣嫣笑开,甚是动人,“不过这一桩,看来倒是成就了皇上和妹妹的好事……”

  座上的嫔妃都附和着笑起来。

  可熙宁的心内却禁不住一阵阵发冷。

  【三】

  侍寝之后,很快有旨意晓谕六宫:宁贵人熙宁擢升为宁嫔,赐住锦阳宫。锦阳宫离洛安衍的寝殿极近,她又是刚侍寝便赐封的,这份宠爱绝不是普通宫嫔能轻易得到的。所以旨意一出,六宫上下都派人送了厚礼。

  那份最重的礼,却是丽妃送来的。当初害得她幽居多年的是夜樱,后来引她出来争宠的也是夜樱,在她跳舞之时更是想用枣核来害她。夜樱心里究竟有何打算,她一点也猜不透。她微皱着眉头,将那些盒子推至一边。

  “朕瞧着,怎么觉得似乎你与丽妃有什么嫌隙?”熟悉的声音打断她的沉思。熙宁这才发觉洛安衍正站在殿门前看着她。

  “不……”熙宁微微一怔,很快回答,“臣妾与姐姐并无嫌隙。”

  “那为何嫌厌她送来的东西?”

  “臣妾……”熙宁鼻头一酸,咬唇起身就拜倒在地,“臣妾罪该万死。”洛安衍有些莫名,却仍旧将她从地上扶起,好言宽慰:“朕不责怪你,只是……到底是何缘故?”

  熙宁轻擦了擦眼角,才站起身来:“臣妾与丽妃姐姐是一同入宫的,更何况丽妃姐姐素日来待我最好,我又如何敢存半分嫌隙?只是因为爱慕皇上,才……”这意思再明白不过,她是因为近日得宠才患得患失,对一直得宠的丽妃有所怨怼。她想用自己一片真心来试探,想知道洛安衍究竟会不会怪怨。

  没想到他却浅笑着轻抚过她的面颊:“倒是朕离间了你们姐妹之情。”

  “皇上……说我与她们不同,那比丽妃姐姐呢?也不同吗?”她心思一动,故作玩笑地问着含糊不清的问题。

  “自然。”洛安衍却半是认真似的答着话,虽口中说着甜言蜜语,可那眼神却依旧澄澈清明,似是极为理智冷静,他说,“在朕心里,你与天下千千万万的女子都不同。”

  “朕第一眼看见你,就知道你是不同的。”

  “朕还记得,那一日芍药开得极好,可它再美再艳,也比不过你半分笑颜。”

  熙宁第一次听洛安衍絮絮说了一气,语气倒真像是发自肺腑的真情,可她却总隐隐觉得与自己往日所盼的不同。可她的确是没有骗他。

  三年前她与夜樱一同入宫之时,她们的确有极其要好的情分。

  【四】

  三年前的熙宁便已知道,想要在后宫之内生存下去,便是连亲姐妹也不可尽信。因为她才入宫短短几日,便遭受了与她一同入宫的亲姐姐婉玉的陷害。

  有人告密说新进的秀女与侍卫私相授受。一方绣了鸳鸯戏水图纹的手帕,帕角还绣了个小小的宁字,正是熙宁的物件。好在夜樱说亲眼看见秀女婉玉曾乔装带着包袱半夜偷出过秀女所。亦很快便从婉玉的房里搜出了熙宁平日所绣的绣品。

  管事嬷嬷请示过太后之后,下令将秀女婉玉乱棍打死,以儆效尤。熙宁躲在房内哭了一整晚,她伤心被自己最信任最亲近的同胞姐姐陷害,也伤心这一夜死去的是自己最亲的姐姐。

  那一晚陪在她身边的是夜樱。

  “这世上哪怕所有人都不可信,熙宁妹妹你也还有我可以相信。我……”夜樱说着这话的时候,明亮的眸子在暗夜之中熠熠生光,“是绝不会背叛你的。”

上一篇:如意(六)
下一篇:笛心祸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