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飞魔幻 > 2012飞魔幻 > 正文

百里碎江南

来源:未知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8-05-02

  他想告诉她,他没有背叛她的感情没有背叛这个国家。然而,他终究不能。

  1

  寂寞闲庭春雨久,可曾遥念故乡人?

  浙淅沥沥的雨声在耳边回荡,殷兰慢慢清醒过来,刚刚睁开眼,便如同遭遇雷击。

  已经……六年未见了吧。

  屋内陷入诡异的沉寂。

  段百里坐在木制的轮椅上,细白而骨节分明的手掌在膝盖上来回摩挲,神色复杂地看了她一眼。

  她身穿一袭鹅黄色衣衫,眉目如画,气质脱俗,依旧美得惊心动魄,只眉宇间透出一丝震惊,瞬间变化为淡漠和冰冷。

  良久,他终于道:“柳夫人,别来无恙。”

  他居然喊她一柳夫人。

  是啊,她早已经是柳夫人了,不是吗?

  殷兰声音微冷,带了一丝嘲讽:“居然是你,哈,真是想不到啊,居然是你派人抓了我。”她直直盯着他,似是恨极,猛地冲到他身前,一巴掌向他挥去。

  “啪——”清脆的一声打在段百里脸上,他生生受了这一掌,面色淡然。

  她微微一愣——他为什么不躲?

  仿佛看穿了她的心思,他慢慢抬起头,脸色苍白如纸,双手扶住轮椅移动几分,自嘲道:“我现在这个样子,躲的话真不太方便……”

  她盯着他的双腿,蹲下身子抚摸着他早已空了的膝盖,哑着嗓子问:“为什么?”

  为什么要背叛南唐?为什么要背叛他们的感情?

  六年来的千百个日夜,这两个问题仿佛梦魇一般始终缠绕在她心头,挥之不去。

  他伸手仿佛想要抚摸她的头发,最终却笑了一笑,生生将动作收回,冷冷道:“柳夫人,抓你来不过是为了逼迫你爹和柳辰元退兵而已,我没兴趣跟你叙旧。”

  是啊,她怎么忘了,北周南唐之战已是千钧一发之际,这个时候抓来南唐将领的女儿,副将的妻子,还能是为什么呢?

  他突然含笑望着她,徐徐道:“你说,如果南唐的将士们知道自己副将军的夫人嫁给了别人……会怎么样呢?”

  她蓦然一惊。

  他嘴角挂着残忍的笑:“别这么惊讶,我们不是说好要在一起的吗?虽然你无情,但是我不能无义啊,是不是?”

  她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他怎么会……变成了这样?

  2

  六年前的他意气风发,正直善良,是她爹殷如墨精心栽培的手下,更是与她两情相悦。

  他曾牵着她在细雨中采莲蓬,看云青青兮,远山如黛:他曾背着她在丝雨中漫步曲径,看雨打芭蕉,江南如画;他曾与她在风雨中海誓山盟,情定三生。

  她原以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她一定会是他的妻子。

  然而,她不知道,没有什么,是不可以改变的,尤其是人心。

  那年刑部突然收到一封通敌卖国的信件,与段百里的字迹一模一样,甚至还有他的印信。

  她爹登时大怒,一气之下竟剜去段百里膝盖骨,然后将他打人天牢,判斩立决。她不敢相信,亦不能相信。

  她在书房跪了三天三夜,希望她爹能替段百里查明真相,然而,一向疼爱她的爹爹第一次没有理会她。

  不久后,段百里被北周人救走,成为北周臣子,彻底背叛南唐。

  昨日的美好仿佛在瞬间定格,只是顷刻间,她便坠八地狱,万劫不复。

  3

  一川烟雨蒙蒙。

  婚礼在战地举行,十分简约。殷兰被点了穴道,木偶一般被人操纵着完成了仪式。坐在床上,她静静听着轮椅滑过越来越近的声音,心中忐忑。

  他在她面前停顿良久,才慢慢掀开盖头,看了她一眼,便转过头去,双手扶住床边,一借力便坐了上来,丝毫没有行动不便。

  她感觉到自己心跳越来越快,他捏住她的肩膀,猛然将她压在身下,离她不过一分的距离,呼吸可闻。

  他慢慢低下头,吻上她冰冷的锁骨。

  她心中一颤——这不是她一直希冀的吗?为什么却仿佛遭遇了莫大的耻辱?她不由得偏过头去,温热的泪水沿着脸颊落到他额头上。

  他仿佛清醒过来,触电般放开她。

  他在干什么?

  她露出失望和嘲讽的眼神:“我爹是不会上当的。”

  段百里笑了一笑。声音清晰而冷酷:“殷如墨心中只有南唐,他不来救你也就罢了,可是柳辰元能眼看着他的夫人嫁给我,这份胸怀倒是难得。”

  他的讥讽激怒了她,殷兰故意道:“辰元他以国家大事为先,我是他的妻子,绝不会怪罪他。”

  他身形似乎微微一颤,笑容阴冷:“全天下都知道你有多爱柳辰元,不用特意告诉我。”他冷眼看着她,

  “当年你连二皇子都不肯嫁,一定要抗旨嫁给柳辰元,连累你爹官职连降三级,全天下人都佩服得很。”他突然转过脸盯着她,“当然,我也佩服得很——”他猛地转了语气,”我不仅佩服,我还好奇,好奇你是如何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就爱上另一个人!”

  他眼中突然漫上一缕猩红,夹杂着不甘与愤怒。

  是的,他竟是如此妒忌——即使他早已不可能跟她长相厮守。

  她望着他,声音有一丝空幽:“你在乎吗?”

  他慢慢别过脸去,窗外猛地划过一道闪电。

  她的声音在这风雨中显得极为凄切:“你说不出话了?如果你对我有半点在乎。为什么要背叛南唐?”

  “我没有!”他一掌在墙上按下一个掌印,一字一顿道,“是你爹冤枉我——”说出这句话,他忽然有些后悔。

  殷兰僵了一下:“你……说什么?”

  他慢慢道:“我说,我没有背叛南唐,你信吗?”

  她脑海中蓦然一片空白,怔怔道:“我……”

  段百里嘴角泛起一丝笑意:“你果然还是不信。”他转身回到轮椅上,移动了几分。

  烛火忽明忽暗,他的影子若有若无地浮动在墙上,分外孤寂。

  岁月忽已远,当年发生的一切,却如同附骨之疽,只怕永生永世都无法忘却。

  她的心仿佛有千万根线绞在一起,勒出一道道血痕。

  她并非不相信他,只是铁证如山,他已经是北周的将领,甚至亲自领兵攻打南唐,她还能如何去相信他?

  终于,段百里在静谧的气氛中开口了。

  当年他奉命去江南查案,不小心丢了印信,还来不及向朝廷请罪,便已经被刑部的人捉拿归案。

  殷如墨暴跳如雷,认定那封通敌的信上是他的字迹,甚至不给他解释的机会,生生剜去他的膝盖骨,将他打入天牢。

  没过几天,北周帝派人将他从天牢救出,不惜自降身份,亲自劝降。

  那个时候,他终于知道,这一切全是北周的反间计而已。

  费尽心力栽培他的师父,仅仅凭着一封字迹相像的书信,打破了他们近十年的信任。

  他嘲讽地笑出声来,笑出了眼泪,终于答应效忠北周。

  他的声音很平静,没有悲伤,也没有愤怒,却仿佛隐藏着冻结血液的因素。

  陡然间,他提高了声音,几近咆哮:“你知不知道,是你爹将我逼上了背叛南唐的路!”

  “百里……”她突然喊。

  恍如隔世,他有多久,没有听到她喊自己的名字了。

  她走过来,慢慢地趴在他双腿上,他僵住了脊背,几乎是不由自主地将她抱在了怀里。

  一如往昔。

  她静静地凝视着他。他瘦了许多,下巴仿佛被削尖了,脸色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不知这些年来,他究竟是如何度过的。

  他亦是静静地凝视着她。她似乎成熟了许多,头发绾成髻,再也不是小丫头的模样,唯有那双眼依旧清澈如水,仿佛山间的一弯明月。

  她心疼地抚上他的膝盖,指尖轻颤,良久,终于轻声问:“还……疼吗?”

  他心中漫起酸涩的幸福,声音有些沙哑:“早就不疼了。”

  “对不起,”她道歉,“不要恨我爹……”

  风吹得窗户砰砰作响,竹影摇曳,发出沙沙的声音。

  他霍然问清醒过来,瞬间将她推开:“你做梦!你爹将我逼上了背叛南唐的路那天起,我就发誓……”看到她受伤的眼神,他声音渐渐弱了下去,闪过一丝心疼,低着头的她没有看到。

  “看在我的分儿上,不要恨我爹……”她几乎是哀求般地握住他的手。

  她从未求过他,然而,这唯一的请求,他却不能答应。

上一篇:一舞覆国
下一篇:卿怜东宫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