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盘优网 > 飞魔幻 > 2011飞魔幻 > 正文

千山诀之昆仑传说

来源:未知 编辑:盘优网 时间:2018-03-28

  *楔子*

  冷。好冷。

  漫天红色的雪纷纷扬扬,渐渐覆盖住了她未成形的身躯。四周是死寂的沉默,只听得见残存的柴噼噼啪啪的燃烧声。

  黑色的气息从遍野的尸骸上冉冉升起,慢慢向她聚拢,风吹,就是撕裂般的痛。她痛苦地张了张嘴,想尖叫,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铃铃,铃铃——

  模糊间,只见一抹光亮以破竹之势散开盘旋在苍茫大地上哀号的冤魂,于她头顶数尺处停下,腾于半空中。

  “就是她了,”挽着单髻的小仙难掩惊喜之情,“可真是奇了,这种地方竟然会孕育出一个灵体。”

  手执扶铃的仙人掐指一算,淡然道:“她是这场浩劫种下的果,日后……”他眉头倏然收紧,目光投向因剧烈的疼痛昏死过去的她,眼底闪过些许困惑。

  “总归是妖邪之物,我们不如在她未成气候前将其毁灭。”小仙拿出紫金钵,结起手印,准备念咒。

  “且慢。”夙烨扬起手,紫金钵的光芒即刻暗了下去。

  “师尊?”

  夙烨闭眼沉吟,咬破中指,手一挥,一滴血便朝胎灵融去,不消片刻,齐聚的煞气竟渐渐散开,一个少女的模样在雾气中清晰起来,额前的朱砂痣美不胜收。

  “带上她,我们回去罢。”

  “师尊你……”师尊不仅没有打散她,还助她成型。

  他真是越来越搞不懂师尊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了,只得悻悻地背起少女,跟在师尊后面腾云而去。

  *云升*

  传说昆仑山是没有冬天的。

  昆仑山上住的天尊是自父神开天以来灵力最高的仙人,蒙他庇佑,整座山四季如春,银色的仙气常年袅绕在山周,就连那百鸟之王神兽凤凰,都栖息在这里。此刻,它正倚在崎岖的青石间,眯着眼看温泉池里假寐的少女。

  有风吹过,少女微微睁开眼睛,低首掬起一捧水,倏地泼在它引以为傲的凤冠上。

  “你做什么?”凤凰拼命晃着脑袋,唧唧喳喳地抗议。

  沐雪笑吟吟地挑起搭在一旁的红纱,裹住自己玲珑的身躯,灵巧地抓住想要逃跑的凤凰,道:“凤十一,你胆子不小,敢偷看我!”

  “谁、谁偷看你了,准你泡温泉,就不许我晒太阳?”

  “是吗?”沐雪嘴角的笑意逐渐扩大, “小十一,我刚巧缺一件凤羽裘衣,我想你一定不介意暂且做一只秃鸟吧?”

  它很介意!

  无奈被沐雪掐住了脖子,连声救命都叫不出。

  “你又欺负十一了。”熟悉的声音如救命稻草般响起,趁沐雪怔住的刹那,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挣脱,拼命拍着翅膀向山外飞去,看来,它是有一阵子不能回来昆仑了。

  沐雪快步跑上前,亲昵地挽住来人的胳膊:“夙烨,你可回来了。”

  银色的眸子淡淡扫过她:“沐雪,你又伤害生灵了。”

  沐雪心虚地将手藏在身后,她明明已在这温泉里泡了几日,却还是被他闻到了。

  “是那鼠精不知好歹,使些下三烂的法术暗算我,我才……嗯,打了他几拳。”她讪笑,怕夙烨不相信,还煞有其事地竖起两指。在看到夙烨白色的眉蹙成小山后,认命地盘腿坐下。

  果不其然,夙烨坐在她对面开始长篇大论起来,如同她每次伤人后一样,用那些“上天有好生之德”、“向善为本”之类的佛经论道来折磨她的耳朵。虽是如此,她还是喜欢这样健谈的夙烨。他生性寡淡,静得好似这昆仑山的风,无波无澜,只是站在那儿,都有一种遥远的疏离感,好像下一秒钟他就会和背后的景色融为一体。也只有此刻,她才能感觉到他的真实。

  所以,她时常会故意去找些小妖的麻烦,惹他开尊口训诫她,然后在他沉稳的嗓音中,肆无忌惮地瞧他清俊的脸。

  她已经忘了这是她在昆仑山上的第几万个年头,从她睁开双眼,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夙烨,那时她还是一个未成型的怪物,无数冤魂围绕在她的身边,啃咬她的血肉,她痛不欲生,昏死前的一刻,她看见夙烨踏着祥云而来,黑发未加束绑,垂在腰际,时至今日,修成上神的他,发早已由黑变白,长过脚踝,她仍忘不掉那一日的他。

  他赶走冤魂,助她成型,带她去昆仑,从不限制她的自由。

  他不是她的亲人,也不是她的朋友,却是她心底最深的羁绊。而她亦清楚,她之于夙烨,只是一个他要度化的灵。

  她会不会出现在他身边,她因何开心或者是伤心。这些,夙烨毫不在乎。

  *龙殇*

  昆仑山上接连起了几天的大雾,就连夜里,都是一片茫茫的。沐雪坐在清水池边,望着端坐在莲花座上的夙烨,蹙眉轻抚倚靠着她熟睡的小白龙。

  那是她下山散心时顺手从几个山妖手里抢回来的,本以为夙烨会因她一时兴起的善心好好儿夸奖她一番,却不想天天把行善挂在嘴边的夙烨,竟还没等她开口道出原委,就施法把白龙送到山外,害得她寻了几座山,折腾了半宿才找回这条伤痕累累的笨龙。

  “救人有什么不对?难道看着这条小龙被扒皮抽筋,自个儿在旁边喝彩才是对的?”

  她和他大吵一架,确切地说,是她扯着嗓子骂了安静打坐的他一宿。

  银眸毫无预警地睁开,直直越过她向远处望去,脸上写满了沉重。

  她从未在夙烨的脸上看到过这样的表情,不由得紧张地顺着夙烨的目光望去,只见一片黑压压的幽光正从昆仑山下步步逼近:“那是什么?”

  “你种下的因。”他淡道,十指在空中倏然收紧,积聚了一团小小的雾气送到她鼻间。

  “咦,这雾里怎么有股血腥味儿。”她皱了皱眉,先前这雾散开时,她从未觉得有何异样,而现在被夙烨聚到一块后,不仅味变了,连颜色都变成惨淡的绿色。好像,好像……

  “这是龙血!”她惊呼一声,反射性地看向蜷缩在地上的小白龙。

  “他是龙族的太子,命里注定会因龙族叛乱,宗族被灭,而流落在外,成为山妖果腹之物,而现在,他却被你救下,改变了天道。”夙烨叹了一口气,衣袖轻扬,原先还悠闲打着盹儿的白龙顷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你把它弄去哪儿了?!”沐雪着急地抓住夙烨的胳膊。

  “蓬莱,那里自会有人救他,保他周全。”夙烨垂眼,反手握住沐雪的手,“他们来了,你在这等我。”语罢,便不紧不慢地朝山口走去。

  沐雪盯着被夙烨握的手愣了片刻,拔腿就想追上去,却发现自己动不了了。他竟偷偷给她下了禁身咒!她狠狠地瞪向夙烨,聚齐灵气冲破咒术。夙烨也未免太小看她了,她是这世间最邪恶的煞气而生,别的妖要修炼上万年的灵力,她却与生俱来。再加上自出生后就一直待在昆仑,沐浴仙气,她的修为更是可与上神相媲美。

  不消片刻,夙烨的咒术就被被她冲破,火红的身影即刻追了上去。

  远远地,她就看到一个穿着墨色盔甲的男人扬起掌刀向夙烨劈去。

  “夙烨!”

  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想都没想,腰间的血玲珑就飞了出去,直射那人的面门,自己也挡在夙烨面前,接回被打落的血玲珑,刚要补上一掌,却被夙烨抓住了手。

  “沐雪,你动了杀心。”他看向她额间。眉头微微蹙起,那点他用血结的朱砂印,正发出鲜红的光晕。

  “他要伤你!”她气得发抖,为他此刻的淡然,更为他拦她的举动。

  她瞪着面前的男人。她会记得这张脸,日后她定会让他天上地下不得安生。

  那人突然钩起嘴角,邪佞一笑:“夙烨,十日之后,她或龙太子,我带走一个。”

  *情醉*

  他生气了。

  自那夜那位龙族叛乱的将军丢下那句话,带着三万大军离开昆仑后,他就再没同她说过一句话。任凭她如何拿昆仑山上的神兽山精出气,他就好像把她当成这满山的雾气一般,可有可无。

  最后,她实在忍不住了,一脚踹翻他打坐的莲花,拽住他的衣袖。

  “夙烨,我又做错了什么?你倒是说说!”

  他连眼睛都懒得睁,维持着原先的姿势,盘腿悬在池面上。她瞪着他的脸,恶作剧地朝那紧闭的薄唇吻了上去。

  只是蜻蜓点水。她脸红地退了一步,企图在夙烨脸上找到些许不一样的情绪。

  什么都没有。

  心如擂鼓,紧张得要死的只有她一个。她没有比此刻更觉得难堪,撅着嘴飞身向山下逃去。

  直到那抹红色的身影消失在缭绕的雾间,银色的眸子才缓缓睁开,盯着沐雪消失的方向愣了许久。

上一篇:芙蓉骨(六)
下一篇:鸢萝盛开

本站所有百度网盘资源以及电子期刊杂志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侵权资源.

盘优网 联系方式:QQ1042565872 邮箱:1042565872@qq.com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盘优网(panyouwang.com)版权所有!粤ICP备18002949号

Top